当前位置: 主页 > 奇遇物语 >

邪书

时间:2022-09-12 06:3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小弟第一次写作,希望大家多多指教。

邪书(1)

暑假开始了!

今天是结业典礼,忙碌的国一生涯结束了┅┅

我的名字叫林志尧,大家都叫我小志。我是一个国一要升国二的学生。从明天开始就是暑假了,其实从期末考还没开始我就已经开始计划这个暑假我要怎么好好的过了。我准备要在前两个星期把所有的作业做完,然后和阿德、阿伟(我的死党)一起去唱卡拉OK、游泳、泡马子┅┅

“啪!”咦?我好象踢到一本书了┅┅

这本书还真奇怪,看起来和我爷爷常看的书一样,而且还没有封面。里面写了一大堆字,后面还画了几张画得很丑的人象图。“算了,有时间再去看吧!”

就把它丢进了我的书包里,然后开始了我两个礼拜辛苦的作业地狱┅┅

呼~~终于把作业都写完了。花了八天的时间终于把所有的作业都写好了,明天开始就可以快乐的渡过我剩下将近五十天快乐日子了,嘿嘿嘿嘿┅┅看看时间,哇!都已经十一点了,不过也睡不着,不如找本漫画来看看。

咦!这不是我结业典礼那一天捡到的破书吗?原来我把它塞到书架上啦,反正也没事,拿出来看看里面到底在写些什么。

第一章惑心术

“人生而为人,必由精,气,神┅┅”

妈呀!竟然还是用文言文写的,勉强把第一章看完,里面内容好象在教催眠术的用法,还有教什么把意念注想于后脑的什么位置再转到什么地方,再移到眼睛,说可以把人引导到恍惚的状态┅┅

虽然平常上网也有看到一些有关催眠术的文章,但是平常很少看小说的我,也很少去看那些东西,也因此对这些总是抱持着怀疑的态度,所以才看完第一章我就看不下去,直接跑去睡了。

隔天,打电话问阿伟和阿德作业做好了没,结果他们都还只做了一半,又不好意思叫他们作业没写完就出来陪我玩,看来这几天只好自己过了。

早上妈妈把早餐放在桌上,要我自己热了来吃,而姊姊则去上辅导课了,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在(我爸爸在我六岁那一年就死了)。

中午,隔壁叶嘉慈阿姨要我过去和她们一起吃午餐。我家和嘉慈阿姨家感情很好,妈妈不在时常要嘉慈阿姨来照顾我们,不过我很讨厌谢叔叔,每次他看着妈妈和姊姊时的眼神都好象要把她们吃下去一样,但是我很喜欢他们的女儿∶谢玉婷。

平常我都叫她小婷,小婷今年才刚要升国一而已,比我小一岁,身材娇小可爱,留着一头充满活力的短发,脸蛋姣好,俨然就是一个小美人胚子,个性天真活泼又善解人意,再加上我们又是青梅竹马,所以感情比一般兄妹还要来得好。

因为嘉慈阿姨是一个家庭主妇,所以整天都在家里,不过因为下午忽然有急事要办,要到晚上七点左右才会回来,就叫我和小婷两个人一起看家。

下午我和小婷一起看电视、聊天,不过到了四点的时候我终于受不了了,因为年龄有差距,而且男生和女生的话题本来就没什么交集。忽然,我想起了昨晚看的那一本书,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不是真的。我就把话题一转,带到了催眠术上面。

“我说,小婷啊!你相不相信催眠术这种东西呢?”

“我才不信呢!那都是电视上在骗人的。”

“哦~~真的吗?那上次那个什么催眠秀又是谁吵着要去看的啊?”

“我才没有呢┅┅”

“好,好,你没有┅┅”

“本来就没有。”

“好啦,不逗你了。不过我最近倒是跟人家学了一套催眠术,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要不要试试看啊?”看她面露犹豫之色,我赶紧再补了一句∶“还是你不敢呢?”

“谁不敢啊,就怕你到时候不能成功,那可就糗了┅┅”

“没关系,如果没成功我就请你去吃一客巧克力圣代。不过如果我成功了就换你请我。”反正就算没成功,和她一起出去也有姊姊帮我付钱。

“好!一言为定,赖皮的是小狗。”

“好。一言为定,赖皮的是小狗。”

“那,我现在要做什么呢?”

“嗯~~首先你先坐在沙发上,然后尽量把身体放松。”

“呦~~还蛮象那么一回事的嘛~~”

“好啦,别闹啦~~”看着她轻松的坐在沙发,我也不禁紧张了起来,不知道那本书上写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虽然假的对我来说也没差,但是总是会有点失望。

然后,我定下了心,照著书上的方法施行,把意念贯注在脑后┅┅“小婷,看着我的眼睛!”

“咦!你的眼睛怎么看起来象是红色的┅┅”

话还没讲完,小婷的眼神突然变得有点恍惚,最后整个眼神从灵活而转变成茫然,整个人瘫在沙发上,眼睛象是在看着远方。

看到小婷变成这样,我就知道我已经成功了,没想到那本破书写的竟然都是真的,回去一定要好好把它看完。然后,我想既然已经催眠成功了,就去拿个拍立得把小婷照下来,好作为证据,让她不能赖掉。

就在我去拿拍立得时,经过镜子一看。哇!我的眼睛真的变成红色的了。不过红红的像红宝石一样的颜色,也蛮漂亮的。而且那本书上写说,只要不意想眼睛,过一段时间自然也会恢复。

看着看着,我的内心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我何不控制住小婷呢?

看着小婷茫然的看着远方,我突然想起了以前在网路上看的照片,里面的人就象现在的小婷一样坐着,不过眼前的小婷比她们迷人上千百倍;又想到我可以像网路上的文章里写的一样,让小婷平时还是像平常一样过生活,但是在只有我们的时候她将会是我的玩具,我的宠物、我的性奴隶┅┅想到这里,我的心开始沸腾了起来。我走到小婷面前并看着她∶“小婷,把你的衣服脱光。”

出乎意料的,她并没有把衣服脱光,还问我∶“为什么?妈妈说不能在别的男孩子面前脱衣服的啊!”

这时我忽然想起那本书上好象写着惑心术不能强迫别人做她不想做的事,只能用引导的方法。沉默了一会儿,我已经想好要用什么方法来引导小婷,并且让她永远成为我的性奴隶。

“小婷,你是不是觉的你的妈妈是全世界最漂亮的人?”

“嗯,妈妈是全世界最漂亮的人。”

“那遗传***妈的你是否也很漂亮呢?”

“那当然。”小婷骄傲的挺了挺她那刚开始发育的小胸部。

“喔~~可是我不相信耶,除非你把你的衣服脱光,让我比比看。”

“好。”然后就看到小婷慢慢的把她的衣服脱光。

慢慢的,小婷那娇小可爱的身躯完全裸露在我的眼前。

我是第一次真的看到女人的裸体,虽然小婷没有像网路上的那些女人有大大的胸部和修长的美腿,但是小婷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全身上下没有一点脂肪,娇小的身躯,刚开始发育的椒乳,一切都是那么的娇小玲珑,精巧可爱。

忽然,我发现我的小弟弟已经整个胀大了起来,比以前自慰还要大了许多,足足有将近七寸长。

“小婷,我们到房间里面。”

“好。”然后小婷就这么裸露着身体跟我走进我的房里。

“小婷,你喜不喜欢志哥哥啊?”进到房间后我这么对小婷说。

“嗯,喜欢。”

“那你知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喜欢一个男孩子应该要做什么呢?”

“嗯~~不知道耶!”

“好,那志哥哥告诉你,一个女孩子如果喜欢一个男孩子,就要完全听他的话,而且还要和他作爱。”

“作爱?作爱是什么啊?”小婷顶着她那茫然的眼神向我问。

“作爱是一种能让你和我都很快乐,而且会让我更喜欢你的一件事喔!”

“真的吗?那你要教我吗?”

“你真的要学吗?”

“嗯。”

“好,可是你跟我学以后不能告诉别人,也不能和别的男孩子作,而且以后都要听我的,不管我要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

“好啊,不过为什么不能和别的男孩子作呢?”

“因为如果你和我作的话,以后你就是属于我的了,我的东西怎么可以让别人碰呢?”

“喔,好。”

“以后不能回答‘喔’或者‘好’或者‘嗯’,你必须回答‘是’。”

“是。”

看着小婷一脸茫然的样子可是却又顺从我的引导,慢慢接受我的命令,我的心越来越兴奋,可是脑筋却越来越清楚。

“来,小婷,躺到床上去,然后打开你的双脚。”

“是。”小婷顺从的躺到床上并打开了她的双脚。

我兴奋的也上了床,虽然我很想直接插入她的小穴,但是小婷还是个处女,如果在没有前戏的情况下强插进去的话,小婷可能会痛不欲生,而且我也不想让我的第一次这么没有情趣。

“小婷,我们要开始了喔!”

“是。”

我把我的嘴唇凑向小婷的嘴唇,一下就和她来了一次法国式的热吻。然后我就象A片里演的一样,一下吻向小婷的嘴唇,一下爱抚小婷小巧的乳房,一下又摸向小婷那从来没人到过的处女地带。小婷的小穴附近还只稀松的长了几根嫩毛而已,但是小穴很红嫩,看起来却又异常的漂亮。

爱抚了二十多分钟后,小婷的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她的小穴也湿淋淋地,我一看差不多是时候了∶“小婷,我等一下要把我的小弟弟插入你的小穴里面,刚开始会很痛,但是你要忍住,不能叫出声音喔!”

“是。”

然后我慢慢把小弟弟伸入小婷的小穴里,在遇到一层薄膜时,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腰一挺,就冲破那一层薄膜。

“啊┅┅”

看到小婷忍着痛的样子,我不禁怜惜的轻抚小婷的椒乳,以减轻她的痛苦。

过了不久后,我看小婷脸上表情已经不再那么痛的样子,我就慢慢地开始抽动,而小婷脸上也由忍受痛苦的表情变成忍受快感的表情。

“啊┅┅喔┅┅啊┅┅”

看着她可爱表情,听着她可爱的声音,我不禁告诉她∶“小婷,如果想叫的话就大声地叫出来,不必忍受了。”

才刚说完,就听小婷大声的叫∶“啊┅┅好┅┅好┅┅舒┅┅服┅┅志┅┅志哥哥┅┅啊┅┅再来┅┅喔┅┅”

听着小婷的浪声,我更加卖力的抽插。插了半个多小时,忽然感到龟头有一股热流浇了上去,而我也在同时射了精。

休息了好一阵子,我才起来,我把我的小弟弟从小婷的小穴拔出来,登时看到一堆红红白白而且又黏稠的液体流出来,我知道这是小婷第一次的证明。一想到这里,我的小弟弟又硬了起来。不过看了看时间,已经六点半了,时间实在是不够让我再来一次。

“小婷,起来。”

“是。”虽然小婷好象很累的样子,不过她还是顺从的爬了起来。

“小婷,记得刚刚我告诉你的话吗?不管我要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

“是的,我记得。”

“很好。不过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所以以后你回答我时,后面要加一句‘主人’。”

“是,主人。”

“嗯,好。从今以后在有别人在的地方你就和平常一样叫我志哥哥,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就叫我主人,即使是在我解除你的催眠状态的时候。”

“是,主人。”

然后我又在小婷的脑海里刻下了更多的指令,让我能更方便控制她,其中包括在只有我们时她将丢弃道德和羞耻心。然后我又改变她的记忆,让她认为她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在心底奉我为主人,而今天就是她实现愿望的日子。

最后,我把功力散去,而我的眼睛也回复为黑色。于此同时,小婷也从催眠状态中回复回来。只见她双眼茫然的望向四周,象是在找什么东西似的。突然,她的眼神象是对准了焦距一样,面露喜色扑倒在我的怀里,并叫∶“主人。”

然后,我又问了几句,确定她将永远成为我的奴隶。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七点了,我就要小婷回去洗澡,等嘉慈阿姨回来,明天再过来。然后,我也洗了个澡,晚餐后我很早就睡了。

不过,我相信明天、后天、大后天,甚至以后,我都将会非常的快乐。

哇~~光打字就花了我五个小时,又要边想边打(本来想先写在纸上,不过太麻烦了,就边打边想),结果打完已经快天亮了┅┅这是第一集,希望大家喜欢,后面大概还有十集左右,不过如果大家不喜欢这种催眠+乱伦+强奸+┅┅的内容的话,那就当作是短篇的就此打住了。

总而言之,希望大家喜欢我写的小说。

魔月拜上90·4·21

邪书(2)

隔天┅┅

当我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我吓了一大跳,记得我昨天晚上九点多就睡了,算一算我竟然睡了二十个小时,而且现在头还有点晕。

在我起来的时候,小婷已经在我床边坐了十个小时左右,当她早上起来以后就到我房里来等我了。

看到小婷那么乖,我不禁又感到一丝兴奋,不过也很讶异我竟然会强奸了小婷。我虽然会对“性”这方面的事有兴趣,但却怎么也想不到我会就这么强奸了小婷,何况我还一直只把小婷当作是我的妹妹,平常疼她都来不及了,何况是强奸小婷呢?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想,我和小婷本来就很有可能成为恋人,我和小婷本来就对对方互有好感,现在只是提前了几年,和换了一种方式相处而已。

想到这里,我对昨天强奸小婷的事也就感到释然了。反正我只要对小婷好一点就好了,而且以后在外面花心也没有关系,多么棒的恋人啊!(但我却忘了小婷是我的性奴隶,而不是恋人。)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头一直都好晕,精神也不大能集中。

算了,填饱肚子要紧,我就和小婷到外面找东西吃。在吃饭的时候,我才从小婷那里知道原来今天嘉慈阿姨也有事,又出去了。不过也还幸好如此,否则我昏睡到五点才起来,不被骂死才怪。

吃饱回去后我也想再和小婷玩一次,不过实在提不起精神来,而且嘉慈阿姨也快回来了,就直接要小婷回去,明天再来,然后晚上我就这样很没精神的渡过了。

接下来的两天都一样,整天都会头很晕,精神不能集中,连和小婷做爱也没办法,到了第三天我的精神才回复了回来。精神回复了以后,我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和小婷做爱。这一次是我第一次在没有催眠状态下和小婷做爱(在催眠状态下也只有一次啊,废话!),而令我惊讶的是,小婷比我还期待我和她做爱,而且对她而言,我和她做爱是一种恩典,能够让我干她是她的荣幸。

这样的感觉让我更加的性奋,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小婷很容易高潮,才爱抚几下就湿了,把我的阳具放进她的小穴抽插个二十几分钟就泄了,通常我要在小婷高潮了三到四次,在她快昏过去时才会射出来。

在我精神回复以后,我除了和小婷做爱以外,就是研究那本书了。那本书里面共分上、下两册,上册里面主要分为惑心术,迷心术,邪心术,和三篇分别可以加强精神,智能,体力的内功心法,和一篇可以令女人永保青春的内功心法。

而下册则是上册四篇内功心法的辅助用的药方(是中药)和一些不同的伤药、春药,还有最后一些有关于利用三术引导她人心智的技术。

而且在认真的看了一遍这本书以后我才发现,原来上次看的惑心术其实只看了前半段而已(因为段落的关系,让我以后上次已经把第一章看完了),原本惑心术是要把自己的精神力包住对方的精神面,再利用对方在精神面上的破绽趁虚而入,才能令对方陷入催眠状态中。但是因为我只看了前半,我的精神力没有张开,集中在一点,等于是用一点突破,所以马上就把小婷的精神控制住了,(不过这一方面是因为小婷年纪还小,精神力比较弱,另一方面也因为小婷很信任我不会害她,所以才能成功。)也因此我的精神力耗损殆尽,才会在之后休息了三天才回复。

接下来这几天,我就在白天整天和小婷过着甜美的生活,晚上则研究那本书的日子下过去了。

在我研究完那本书后我也试着练那三套内功心法过,但是却不能象惑心术一样马上就学会了。而书上也提到要练那些内功心,刚开始最好要配合下册的药方服食练功,否则通常不会有什么效果。

在我知道练不成的时候也有一点遗憾,不过我只是一个国中生而已,实在买不起那些中药来练功,看来只好等我的财力能支付那些钱的时候再去练吧!

不过下半册引导她人心智的那一段我倒是很有兴趣(毕竟我已经学了惑心术了嘛),而且越研究越有心得,每次拿小婷来实验都是屡试不爽。

到最后,小婷在我的改造下变成了一只属于我的淫兽,原本天真、活泼而且又纯洁的小婷变得只要在我身边就会极其淫荡,只想要我的肉棒能插入她的淫穴里,比一个最下贱的妓女都还不如。但是她原本天真又纯洁脸庞加上了淫秽的表情,却比什么春药都还要有效。但是因为嘉慈阿姨几乎每天都在家,所以也实在不是很方便太放纵。

从小,我就和嘉慈阿姨很亲近,因为自从爸爸死了以后,妈妈就忙着管理爸爸留下来的公司,根本没时间好好照顾我和姊姊,所以我和姊姊几乎是由嘉慈阿姨带大的(从六岁到十四岁,超过半辈子了),嘉慈阿姨在我心目中更是一个如姊如母的完美女人。而且自从姊姊上国中以后我们又渐渐的疏离了,所以嘉慈阿姨可以说是我最亲的人了。

在我尝过了小婷的滋味以后,我不免会以看女人的角度去看嘉慈阿姨。嘉慈阿姨真的很漂亮,因为嘉慈阿姨在高中的时候就怀了小婷,所以现在也才二十九岁,再加上平时保养得很好,看上去也只象二十三、四岁而已。及肩的卷发、俏丽的脸庞、修长的身裁,再加上大大的胸部(大概有35E左右)真是美到了没有话说,再加上她成熟的韵味,俨然就是一个邻家少妇的样子。啊~~真是又羡慕又嫉妒那个谢叔叔啊!

有了这样的想法以后,我的心越来越不能忍受。我越来越想和嘉慈阿姨做一次爱,因为她的美丽是如此的耀眼,如此的吸引我,令我无法自拔。

在经过内心的一番挣扎之后,我决定要把我在书后学的技术拿来学以致用,我要把它用在嘉慈阿姨身上。不过我会在之后让嘉慈阿姨忘记这件事,毕竟我已经让她的女儿成为我的性奴隶了,而且我不想破坏嘉慈阿姨的家庭,所以我只做一次,就这么一次,以后绝对不会再犯。

在七月十五号那一天,嘉慈阿姨因为有事出去,要到下午才会回来,而这正是我最好的机会。我在嘉慈阿姨快回来的时候带小婷到嘉慈阿姨的房间里,要小婷脱光衣服自慰,并要她发出声音来引嘉慈阿姨进来,而我则运起惑心术,等嘉慈阿姨进来受到惊吓时趁虚而入,把嘉慈阿姨引入催眠状态。

(附带说明一下,其实惑心术并不能让对方进入催眠状态。它只是能令对方进入恍惚状态,其实一切记忆尚在,而上次小婷那一次一方面是因为我用一点突破的方法破坏了小婷的精神面才会害小婷忘了我催眠她,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用引导的方法让她以后那是她原本的愿望,所以她对一切都还记得很清楚,只是那一段催眠的那一段有点模糊而已。至于迷心术和邪心术就请恕小弟卖个关子,现在说了就不好玩了。)

然后在和嘉慈阿姨做完爱以后,我再用像上次一样一点突破的方法破坏嘉慈阿姨的精神面(这方面的技术,书后面也有),让她忘了今天的事。

现在,我看嘉慈阿姨应该快回来了,所以我就带着小婷进到嘉慈阿姨的房间里,然后要小婷脱光衣服,要她开始自慰,而我就在旁边看着。

小婷好象因为我在旁边看着,显得特别兴奋,才十分钟就高潮了一次。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小婷自慰,就看到小婷一手抚弄着自己的胸部,一手伸到她的神秘地带,用力的抚摸着。小婷好象很兴奋的样子,本来如白玉般的皮肤浮现出一层淫靡的粉红色,而且可爱的小脸庞上更露出了淫荡的表情。

看到这里,我差点要上去和小婷真枪实弹的来一场,不过想到等一下可以和更美丽的嘉慈阿姨做,我也只好忍了下来。

然后,我运起了惑心术来。在我运功时我的头脑马上冷静了下来,虽然我还是很兴奋,但是我却有一种理智和欲望分开了的感觉。

我在旁边看着小婷自慰,已经变成了以一种欣赏的角度去欣赏她。小婷和嘉慈阿姨长得很象,只象是小了两号,和少了那一股成熟的韵味而已,而小婷却比嘉慈阿姨多了三分的年轻和活泼。

在我欣赏小婷的自慰秀时,突然感觉到嘉慈阿姨回来了,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但是我就是知道嘉慈阿姨已经回来了,而且听到小婷的淫叫,正奇怪的走过来。而看看小婷,她正沉迷于她的自慰中,连我的眼睛变成红色了都不知道。

门开了┅┅

“小婷!?你在做什么?”

小婷似乎吓了一跳,不过在看了我一眼之后又继续自慰下去。

而这时候嘉慈阿姨也发现我竟然也在这里,然后嘉慈阿姨瞪了我一眼∶“小志,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嘉慈阿姨的声音却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因为我已经趁嘉慈阿姨受到惊吓的时候,用惑心术侵入了嘉慈阿姨的心灵。

“没有啊,嘉慈阿姨,小婷只是在发泄她内心的欲望而已啊!每个人都会这样做的,不是吗?”

“嗯,对┅┅”

“而我和小婷是这么好的朋友,所以我在这里教她如何发泄她的欲望也是理所当然的啊!”

“对啊,理所当然的啊┅┅”

“而且我和小婷小时候常常一起洗澡,所以在我面前脱光衣服,裸体给我看也没什么啊!”

“对啊,在你面前脱光衣服,裸体给你看也没什么啊┅┅”

“嘉慈阿姨,你是小婷的妈妈,所以你也有责任在这里看着,对吗?”

“对,我也有责任在这里看┅┅”

看着嘉慈阿姨渐渐缓和的脸庞(看来嘉慈阿姨已经觉得这是对的了),我知道我已经成功了,接下来,只要引发嘉慈阿姨内心的欲望,我的愿望就可以实现了,只要之后再用那个方法就不会有人知道我和嘉慈阿姨做过爱,虽然我之后要再休息三天,不过我认为那是值得的。

忽然,我想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于是我就问呆在那里的嘉慈阿姨∶“嘉慈阿姨,为什么你会和谢叔叔睡不同的房间呢?还有,这几天你为什么常常跑出来呢?”

这些问题平常都是我不敢问,而大人们也不会告诉我。反正会让嘉慈阿姨忘记,不如把一些我平常不能问的事问一问。

然后我就看到嘉慈阿姨犹豫了一下,然后问我∶“我一定要回答吗?”(平常的话一定会要我不要问,但她现在处于恍惚状态,没什么思考能力。)“当然啦,你平常不是教我做人要诚实,不可以说谎吗?”

“嗯,对┅┅”

“其实嘉慈阿姨在高一的时候就被你谢叔叔骗了身子,也没想到就那一次我就有了小婷,之后也只好奉子女之命结婚了(注∶谢叔叔比嘉慈阿姨大了十岁,那时候已经出社会了)。本来以为结婚以后他会收敛一点,却没想到在我怀孕的期间他就去找别的女人了。后来我一气之下就要和他分房睡,不准他碰我。而这十几年来我和他也只是貌合神离,他还是继续在外面找他的女人,而我则一方面用心的抚养小婷,另一方面又尽量的花他的钱,象之后上大学啊、买房子啊,都是为了要向他报复┅┅”

(不过可惜谢叔叔是一个有钱人,这些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嘉慈阿姨在讲这段话的时候脸上有一股浓浓的哀伤,好象很痛苦的样子,我禁不住正要阻止嘉慈阿姨时,她又继续了下去∶“而这几天我常出去是因为我和他已经准备离婚了,他已经有了别的结婚对象了,我正在和他谈有关小婷的抚养权和赡养费的问题。而今天我出去则是要去应征你们国中的老师,好以后有个工作,不至于没有收入┅┅”

当我听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里不禁恨起了谢叔叔,他竟然这样对待嘉慈阿姨。不过另一方面,我又偷偷地高兴,因为这样嘉慈阿姨就逃出了谢叔叔的魔掌了,而且┅┅而且┅┅想到这里,我的内心忽然蹦出了一个想法∶“反正嘉慈阿姨已经是自由之身了,而且嘉慈阿姨还年轻,与其以后让别人得到她,不如把她留在我身边┅┅”

不过转念又想∶“嘉慈阿姨又不可能嫁给我,我们年龄差太多了,以嘉慈阿姨的个性又不可能在没有名份下和我在一起,她可是一个很保守的女人呢┅┅”

忽然,我看到了小婷,一个卑鄙而下流而且邪恶的想法浮上了我的心头┅┅我改变了我的心意,我要让她和小婷一样。

我在想了一下后,对嘉慈阿姨说∶“嘉慈阿姨,你这十三年来都和谢叔叔分房睡,那如果你和小婷一样,想要发泄心里的欲望时,你要怎么办呢?”

嘉慈阿姨的脸犹豫了一下,不过马上又对我说∶“我都会用藏在壁橱里的假阳具来自我发泄。”

听到嘉慈阿姨这么说,我还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平常文静而贤淑的嘉慈阿姨竟然会用假阳具来自慰,不过这样反而对我的计划有利。

“是吗?那嘉慈阿姨,你刚刚看到小婷自慰,有没有也有冲动想和小婷一样去自慰呢?”

“有┅┅虽然刚开始我觉得很惊讶,不过同时我也感到兴奋,也有点想自慰了。”

“那你为什么不去把那把假阳具拿出来,去发泄你心中的欲望呢?”

“可是┅┅”

“嘉慈阿姨,你别担心,记得你刚刚说的吗?在我面前脱光衣服,裸体给我看也没什么啊!”

“对啊┅┅在你面前脱光衣服,裸体给你看也没什么啊┅┅我为什么不去把它拿出来呢?”就看到嘉慈阿姨一边说一边走到壁橱边,并打开壁橱找出了那把假阳具。

那把假阳具其实很小,只有四寸长,而且小小枝的,大概只和油性笔差不多大小,甚至还比油性笔小了一点。想来是因为只有做过一次爱,而且嘉慈阿姨又是一个很保守的人,所以才会只敢买这么小一根吧!

嘉慈阿姨今天穿着一套白色连身套装,然后在上半身加了一件白色的薄纱外套,看起来高贵又大方,而且上半身因为被衣服紧紧的包住,那突出的乳房尖挺的立在胸前,引人遐思。

然后,就看到嘉慈阿姨半躺在床头,就坐在小婷的旁边,并把她的连身裙拉起来,把一件白色内裤拉到膝盖处,就开始把她的欲望发泄出来,也把她拉到永远的色欲地狱之中┅┅

嘉慈阿姨的阴毛并不浓,只淡淡的长了一小撮在阴户上。而她的阴唇非常红润,看起来根本不象一个二十九岁的女人应该有的阴唇,配合嘉慈阿姨洁白的皮肤,整体看起来有一种异样般的美丽,完全没有淫靡的感觉,令人有一股想膜拜的冲动┅┅

嘉慈阿姨先用手爱抚她的阴户,才不过十分钟就已经湿淋淋的了。然后她把那一枝小按摩棒放到阴唇边慢慢摩擦。这时候的嘉慈阿姨整个脸都已经变成桃红色的了,她的呼吸也变得非常急促,嘴角带着一丝淫荡的笑意,慢慢发出声声表示她快乐的证据。

看到原本温柔、端庄的嘉慈阿姨在我眼前把她最羞耻的一面表现给我看,我几乎要失去理智,就这么扑上去,把我的肉棒狠狠的插进嘉慈阿姨的小淫穴里。

而这时候的小婷还在嘉慈阿姨的旁边努力的抚摸着她的小穴,两母女就这样并列在床上。看着她们俩有如白玉般洁白无暇的身躯一起在床上扭曲着,我的肉棒已经胀得快爆了,不过我必须忍耐,这样我的目的才能达成,而她们母女俩将永远会象今天一样在我眼前婉转承欢于我的膝下!

过了一下,嘉慈阿姨把按摩棒缓缓插入她的小穴中,好似怕弄坏似的,她始终只是轻微的抽插而已┅┅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嘉慈阿姨就已经达到了高潮,还射出了一道阴精,把整个床单弄得湿淋淋的,整个床单上都是嘉慈阿姨的汗还有她的爱液。

而我知道,现在正是我计划的关键时刻┅┅

“嘉慈阿姨,您真是一个端庄又贤淑的长辈啊┅┅”我用一种极其讽刺的语气说出了这一段话。

“!?”

“你身为一个长辈,竟然在你的女儿面前,在身为你的子侄辈的我面前,露出如此淫荡的模样,你到底还知不知羞耻为何物啊?”

只见嘉慈阿姨的脸上出现了满是羞辱,惭愧的表情,但却又有一丝快感浮现在她的嘴角┅┅

“你刚刚竟然还有脸说你已经尽力的抚养小婷了,象你这样的女人根本没有资格当小婷的母亲,你甚至没有资格当我的长辈,没有资格当一个人!”

这时候她一脸绝望的表情喃喃自语的说∶“对啊,我没有资格当一个人┅┅我没有资格当一个人┅┅”

“不过我这个人是很有良心的┅┅”

嘉慈阿姨就象一个溺水的人抓到一枝稻草一样,满脸期望的看着我。

“本来,象你这种比母狗还要下贱,比妓女还要淫荡的小荡妇是没资格活下去的。”

“对,象我这种比母狗还要下贱,比妓女还要淫荡的小荡妇是没资格活下去的┅┅”

“但是,伟大而慈悲的我却愿意给这样的你一个生存的意义。”

“伟大而慈悲的你┅┅生存的意义┅┅”

“没错,就象你那自愿成为我专属的性奴隶的淫荡的女儿一样。”

“专属的性奴隶┅┅淫荡┅┅”

“小婷,过来。告诉你这淫秽而下贱的母亲你和我的关系。”

“是的,主人。妈妈,我从很久以前就已经知道主人的存在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我的身体,我的淫穴,我的一切都是为了奉献给主人而存在的。而我终于在六天前实现了我的愿望,主人恩宠了我卑贱的身体,并恩赐我能在主人身边当一个性奴隶,永远服侍主人。”小婷用着一种神气又骄傲的语气对她从前最敬爱的母亲说,而嘉慈阿姨则用一种羡慕到近似嫉妒的眼神看着小婷。

“很好,小婷。那么,叶嘉慈,你呢?”我用我那红得象红宝石一样的眼睛看着嘉慈阿姨,并问她。

而嘉慈阿姨刚开始有一丝迷罔和犹豫,但马上就不见了,并向我说∶“我,叶嘉慈,愿意奉献我卑贱而淫秽的身体,奉献我的一切给主人,只愿主人给予小荡妇一个生存的理由。小荡妇不敢奢求像玉婷大人一样能留在主人身边当主人伟大的性奴隶,只求能留在玉婷大人身边服侍玉婷大人,能在此同时偷偷的望着主人伟大的脸庞,小荡妇就已经很满足了。”

看来嘉慈阿姨已经不把自己当作人看了,连自己的女儿都称为大人。再看小婷,她似乎很惊慌的样子,看来毕竟嘉慈阿姨是她最敬爱的母亲。

然后小婷突然对我说∶“主人,求求你,请您收容小淫奴的母亲┅┅”

“嗯,叶嘉慈,那从今以后,你就和小婷一样当我专属的性奴隶,你们的身体,你们的心,你们的一切都是我的,你们必须全心全意的爱我,没有我的允许不能让其他人碰、看,知道吗?”

“是的,主人。”她们俩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小婷,你愿意和你的母亲一起服侍我吗?”

“是的,主人,我愿意。”小婷一脸感激的样子回答我。

“好,那么叶嘉慈,从今以后你和小婷就是同等地位的性奴隶了。”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网路上的色情小说∶“那以后我就叫你嘉奴好了。”

“是的,谢谢主人,并感谢主人恩赐小荡妇名字。”

这时候小婷缠在我身上,并向我撒娇∶“嗯~~主人~~小淫奴也要一个新名字嘛~~”

“嗯~~好吧,那从今以后我就叫你玉奴吧!”

“好啊~~嗯嘛(亲吻的声音)~~谢谢主人。”

“好,玉奴,你先到旁边去,我要先宠幸嘉奴一次,知道吗?”

“是的,主人。”然后小婷暧昧的看了嘉慈阿姨一眼,坐到床边,准备看我干她的娘。

“嘉奴,过来,你知道我要干什么吗?”

“是的,主人,主人要临幸小荡妇。”嘉慈阿姨红着脸害羞的说。

“嗯,不错。不过以后你们在我面前必须用最下流、最淫秽的话来回答,知道吗?来,再说一次。”

“是的,主人,主人要用您那伟大的阴茎干穿小荡妇的淫穴。”嘉慈阿姨的脸更红了。

“嗯,很好,现在,脱光你的衣服。”

“是的,主人。”然后嘉慈阿姨羞涩把她的套装脱了下来。

令我惊讶的是,嘉慈阿姨的内衣竟然如此朴素,就象国中生穿的白色内衣似的,和她那傲人的身材完全不相配。虽然她的胸部很大(重复一次∶35E),但完全没有一丝下垂,双峰尖挺的立在那里,粉红色而小巧的乳头,已经立了起来,小巧的乳晕,配上那白玉般的肌肤,引人遐思,配合她修长的身材,全身上下无一不美,就象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一样。

我的鸡巴马上翘了起来,好象还比上次和小婷做爱时还大。

“嘉奴,躺到床上去,并把你的双脚抬起来。”

“是的,主人。”然后嘉慈阿姨温驯的照我的话做了。

我靠过去,一手抓起了嘉慈阿姨的乳房开始摸索,一手往下抚摸她的小穴,然后嘴巴吻上了她的唇,开始吸吮她的丁香小舌。“啊┅┅”她似乎比我还要兴奋,马上发出了一声快乐的呻吟。

因为刚刚她已经自慰了一次,所以小穴还很湿。

“嘉奴,我要把我的鸡巴插进去了喔!”

嘉慈阿姨兴奋的说∶“是的,主人,请主人干穿小荡妇的淫穴,把小荡妇干死。”

听到原本端庄的嘉慈阿姨说着如此淫荡的话,我也忍不住就把我的鸡巴插进了嘉慈阿姨的小穴中开始抽插。

“啊┅┅哈┅┅哈┅┅哈┅┅大┅┅大┅┅鸡巴┅┅大鸡巴┅┅哥哥┅┅主人┅┅干┅┅干死小荡妇┅┅把小荡妇干死┅┅啊┅┅主人┅┅”

听着嘉慈阿姨的淫声秽语,我更卖力的干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体质的关系,嘉慈阿姨和小婷都很敏感,而且很容易高潮,我才干了嘉慈阿姨十几分钟而已,嘉慈阿姨就已经第一次高潮了。也不知道我干了多久,只记得后来连小婷也一起上来让我干,干到她们俩人都昏倒了我才把功力散掉,不过才一散掉,我就马上和她们一样昏倒了。

“你们在干什么!?”

我是被这一声怒吼吵起来的。

我起来一看,只见嘉慈阿姨和小婷拥着被子挤在床角,而谢叔叔竟然就站在门口。这一看把我吓得魂飞魄散,我马上运起惑心术,不过没时间找谢叔叔精神面的破绽了,只好用一点突破的方法,再昏迷三天也在所不惜了。

意想脑后,功聚双眼┅┅

“小志,你的眼睛┅┅”

看着谢叔叔脸上蒙上一层茫然的神色,我就放下心了,只怕他不中招,不怕我没办法摆平他的心智,我对秘笈后半部可是很有信心的。

现在,我的脑筋非常的清淅,我同时想到了以后的问题∶赡养费的问题、小婷抚养权的问题┅┅

“叔叔,你不必这么生气啊,你已经要和嘉慈阿姨离婚了不是吗?那她做什么都和你没关系不是吗?”

“对啊,她和我没关系了啊┅┅”

“对了,谢叔叔啊,你觉不觉得你这十多年来对嘉慈阿姨很不起啊?”

“对啊,我很对不起她┅┅”

“那你是不是应该补偿她呢?”

“对啊,我应该补偿她┅┅”

“所以你是不是应该拿出一半的财产来当她的赡养费呢?”

“对啊,我应该拿出一半的财产来当她的赡养费┅┅”

“而且小婷从小就比较黏妈妈,所以她的抚养权应该要让给嘉慈阿姨吧?”

“对啊,我应该把抚养权让给嘉慈┅┅”

“好,叔叔,你回去后要记得刚刚的一切,把离婚手续办妥,然后你会忘了嘉慈阿姨和小婷,你会忘了我和我的妈妈和姊姊,忘了这十多年来的生活,快快乐乐的和你的新婚妻子一起生活。”

“我会忘了一切┅┅快快乐乐的生活┅┅”

“对,快快乐乐的生活。好,现在你回去吧,记得把你该办的办妥。”

“把我该办的办妥┅┅”谢叔叔就这样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走了出去。

散功以后我几乎虚脱了,不过我知道,嘉奴和玉奴已经真正属于我了,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了,我可以随心所欲的干她们了!

“主人,我们照您的吩咐,没有让外人看到我们的身体。”

“主人,您怎么了?”

就在这一片莺莺燕燕的声音中,我昏了过去。

这次我休养了一个礼拜才好,而嘉奴的离婚手续也在这个礼拜办好了。出乎意料的,赡养费竟然有一亿四千万之多,而这些钱理所当然也属于我的,从今以后我可以享尽一切我想享的福,不论我想做什么都可以了,我可以买任何我想买的东西,也可以随时随地的干嘉奴和玉奴,也可以┅┅我想,我将会更幸福,比别人还幸福很多很多。

邪书(3)

就这样,我休养了七天。

在这七天里,我和上次一样,根本不能思考(有点像嘉奴她们一样,只能作一些简单的直线思考),整天只能躺在床上。

我让嘉奴去向妈妈讲,让我住在她家里。大概是因为平常家里没人,又住得近,嘉奴和妈妈又熟,所以妈妈也没反对,不过说不定其实妈妈觉得这样才好,还省得她要分神照顾我呢,毕竟公司永远比我重要。

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不,该算第八天了,因为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了。我上次睡着是早上十点,这几天都是这样,一下醒来个四、五个小时,一下又昏睡十几个小时。

醒来以后,我看到嘉奴和玉奴睡美人般的躺在我身边。看到她们两人有如海棠春睡图般睡在我旁边,我的小弟弟马上硬了起来。大概是因为嘉奴是抱着我睡的,所以她也因为感觉到我的异动而惊醒了。

她一起来,感觉到我的小弟弟已经硬得象根铁棒似的,先横了我千娇百媚的一眼∶“主人真坏,才一醒来就想用主人的大肉棒干穿小荡妇的淫穴了。”

“ㄡ~~那嘉奴是不想要罗?那我叫玉奴起来,玉奴一定会很乐意┅┅”

话还没讲完,嘉奴就急忙否认∶“不,主人,不要找玉奴,小荡妇愿意。小荡妇的一切都是主人的,请主人把小荡妇的淫穴干坏┅┅”

“好,好,我知道,不过以后不要叫自己小荡妇了,你是属于我的淫奴,不再是别人的妻子了,以后叫自己嘉奴或小淫奴,知道吗?”

“是的,主人,嘉奴知道。”

“好,我们到你的房间去吧,别把玉奴吵起来了。”

“是,主人。”

在嘉奴的房间里。

“好,嘉奴。来,先把你的睡衣脱光吧!”

“是,主人。”然后,就看到嘉奴羞红着脸慢慢的脱下她的睡衣。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嘉奴好象比当初更加美丽了。她脸上原有的淡淡的忧郁和悲伤都消失了,现在正象一个新婚的小妻子般,害羞的服侍她的丈夫我。

虽然已经是第二次看到嘉奴的裸体,但它依然使我感到惊艳,大概是因为上次有运功的关系,这次我的小弟弟马上胀得我快受不了。

我走过去让嘉奴躺下来,并把她的双脚抬起来。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才这一点时间,嘉奴的小穴就已经湿透了,而且有些已经流到床单上了。

“嘉奴真是淫荡啊!我都还没碰到就已经湿成这样了。”

嘉奴羞红着脸说∶“因为小淫奴希望主人能干穿她的淫穴,因为小淫奴是主人专属的淫奴、专属的妓女,所以小淫奴的小穴随时都会为能让主人干而湿。”

“好,很好。”我一边夸奖嘉奴,一边扶起我的鸡巴,准备要插进去┅┅忽然,从我的内心深处涌出了无限的内疚和罪恶感∶天啊!我做了什么┅┅嘉慈阿姨┅┅小婷┅┅天啊!我既然把她们强奸了┅┅而且我还控制了她们的心灵┅┅

“主人?您怎么了?小淫奴的淫穴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主人的大肉棒来干穿它了┅┅”

“不要再用那种淫秽的语气讲话了,不要再叫自己小淫奴了。”

“是,主人。”

“不要再叫我主人了!”我近似歇斯底里的轰出了这一句话。

嘉慈阿姨呆了半晌后,忽然哭了起来∶“┅┅呜┅┅咽┅┅主人┅┅主人不要我了┅┅”

但是我能做什么呢?我总不能过去要嘉慈阿姨再当我的性奴隶吧!而且我发现,只要我一运起惑心术,我的内心就会变得格外的邪恶,完全不受我自己控制┅┅就算我想用惑心术让嘉慈阿姨回复也没办法┅┅我象在逃避什么似的逃出了嘉慈阿姨的房间。

在客厅中,我回想这几天我所做的事∶

我真是一个不可原谅的畜生┅┅嘉慈阿姨平常就象妈妈,象姊姊一样的照顾我┅┅小婷就象我的妹妹一般┅┅而我竟然对她们┅┅就在我懊悔不已的时候,一个放在高低柜里的匣子吸引了我的目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注意到这个匣子,只是觉得它很特别。然后我打开高低柜取出了那个匣子┅┅这匣子上有一些奇怪的花纹,但更奇怪的是它上面根本没有裂缝,根本打不开。

哎呀!这上面竟然有一根针,我的血都流到匣子上了┅┅突然,匣子发出了一阵红光,然后我感觉到有一些东西“流”进了我的脑海里┅┅那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我突然“看”到了一个人┅┅但我又觉得他是我┅┅

我正抱着一个女人┅┅她被浸猪笼(我本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我忽然懂了)┅┅因为她爱我┅┅而我也爱她┅┅有很多人正在打我┅┅每一下都是那么的刻骨铭心┅┅我看不清楚那些人┅┅但我恨他们┅┅我恨苍天┅┅我恨我自己┅┅恨我没有足够的力量保护我所爱的人┅┅

如果我有力量┅┅如果当初她听我的话别回来了┅┅如果不是这些***的道德,***的礼义廉耻┅┅我就不用和她分开了┅┅她┅┅我的妈妈┅┅天啊┅┅为什么?为什么!?难道这就是命运吗?既然如此┅┅我发誓┅┅不管轮回几次┅┅我都要施行“魔渡众生”┅┅

我可以感觉到“他”永无止境的愤恨┅┅因为┅┅因为┅┅我┅┅我┅┅我┅┅就是他。

当我睁开眼睛(正确点说,是当我回过神以后),我看到匣子已经打开了,里头是一本和那本书一样质料的书,封面上写着四个触目惊心的红字∶《魔道天书》。

不知道为什么,这本书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魔月注∶这一段绝对不是小志的前世,而是《魔道天书》原本的作者的记忆。简单说是因为他把他的记忆复制了一份到小志的脑海中,让小志以为那是他的前世。)

打开封面,书的开头就写道∶“天道魔道都是道,天道因求而舍,魔道因舍而求,佛无善恶,魔无对错┅┅”

不过看了这几句,我的内心就起了无限的波涛∶

对啊,我没有必要为了嘉慈阿姨和小婷被我控制而内疚啊┅┅谁能说我做错呢?她们不是很快乐吗?原本的她们将要面临家庭破碎┅┅我救了她们┅┅并给她们我的爱┅┅只要大家幸福,不就够了吗?

换一方面来想(这是小志的一个习惯,也是***妈从小训练他的一项功课,要他想事情的时候要从多方面去思考,如果她知道因为如此让她和她的女儿还有更多的女人因而永远坠入淫欲地狱中,不知她作何感想?),我拥有力量,我能控制别人是因为我比她们强┅┅弱肉强食,这是不变的定理┅┅就象妈妈从小要我看的一些什么孙子兵法,司马法,法家┅┅的书一样,胜者为王,不须计较手段,只要最后我让大家都幸福就够了┅┅只要我快乐就行了┅┅这时候,我看到嘉慈阿姨一脸担心的神色躲在门后偷偷看着我。

“嘉奴,过来。”

嘉慈阿姨一脸担心的走到我面前,怯怯的问∶“主人,您还要嘉奴吗?嘉奴以后会努力服侍主人,不会再嫉妒玉奴了,嘉奴┅┅”

我用我的吻阻止了她的话∶“嘉奴,你幸福吗?”我在吻完以后,轻声地在她的耳边问。

“是的,主人,嘉奴好幸福。只要嘉奴能够和主人在一起,嘉奴就心满意足了。”

虽然她这么说,虽然我知道我这是实行魔道,没有对错,但是我还是不禁想到,她是因为我控制了她,她才会这么说的,想到这里,我的心就象被扭曲了一般,痛得我说不出话来。

“主人┅┅”

“不要叫我主人了,象以前一样叫我小志就好了,嘉慈阿姨。”

忽然,她用一种很温柔的语气,缓缓的对我说∶“小志,你会对控制了我和小婷感到愧疚吗?”

!!!

她都知道了!

“不要那么惊讶,小志。那天你控制小婷的父亲时,我和小婷就已经都知道了。虽然我们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控制了我们,但是我们绝对不会恨你的。虽然你让我们变成了一个地位低下的性奴隶,但是我们的心灵却满足了,我这一生从未这么满足和快乐,我的心里存在的,只有对你的爱,每天想的也只有你,只要想到我的身体是属于你的,我的心灵只有你的存在,我的全身就会热了起来。

虽然你控制了我们的一切,但是你让我们的心灵丰富了起来。而且┅┅”

她突然顿了一下,然后羞红着脸说∶“而且你让我尝到性的快乐,让我知道被你干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我不禁爱怜的将她拥入怀中,看着她那哭得象个泪人儿的脸庞,我发誓一定要让她幸福!

“嘉奴,我们到房间里头,继续刚刚的事。”

“嗯┅┅”嘉慈阿姨羞红着脸,点了点她的头。

回到房间,我轻轻爱抚着她的全身,她的唇、她的双峰、她的小穴┅┅她的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这样的想法让我兴奋不已。

然后,我和她合为一体了┅┅我激烈的摆动我的下半身,而她也激烈的回应我给予她的热情∶

“啊┅┅啊┅┅哈┅┅哈┅┅哈┅┅啊┅┅好┅┅好┅┅舒服┅┅好舒服喔┅┅再┅┅来┅┅再来┅┅啊┅┅主人┅┅”

在经过五次高潮后,嘉慈阿姨昏倒在我的跨下┅┅

这时候,门口传来小婷娇憨的声音∶“哼,主人偏心。主人只喜欢妈妈,不喜欢玉奴┅┅”

回头一看,小婷正嘟着她可爱的小嘴,娇嗔的站在门口。

“玉奴,你也想要吗?要就过来啊!”

“是的,主人。”小婷转嗔为喜的跑到我身边来。

“主人,玉奴可以有一个请求吗?”

“喔,是什么呢?”

“玉奴想要舔主人的大肉棒,玉奴想要像A片里面的女人一样舔主人的大肉棒。”

“哦~~好啊,你就试试看吧!”

“谢谢主人!”然后小婷张开她可爱的樱桃小口,把我的小弟弟含了起来。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女人除了小穴以外还可以这样做,以前虽然知道,但是一直觉得那很脏、很呕心,但我现在不会这样觉得了,我的小弟弟也是干净的,其实这就象亲吻和做爱一样,没什么的。

小婷她先把我的小弟弟全部舔了一遍,然后她用她的嘴唇包紧我的小弟弟,用她的舌头抵住我的小弟弟,再前后抽插┅┅才没十分钟,我那刚射精的小弟弟又硬了起来。

然后,我感到她一边前后抽动,一边用她的舌头左右的舔着我的小弟弟。接下来,她的手抚上了我的小弟弟,配合着她的唇一起摩擦┅┅啊,我感到她的气息呼在我的小弟弟上┅┅

在我越来越有感觉的时候,嘉慈阿姨忽然坐到我身旁,用她的丁香小舌舔起了我的乳头,我从来不知道原来男人的乳头是这么敏感。然后,我感到小婷她用力的吸住我的小弟弟,边用舌头顶住边用力的吸吮,同时她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忽然,一阵冷飕飕的感觉从背脊传来┅┅

我又射了一次┅┅射在小婷的嘴里,还有些溢了出来,而嘉慈阿姨抢着把溢出的精液舔下,好象那是什么琼浆玉液似的。

休息了一阵子,我问嘉慈阿姨∶“嘉奴,客厅的那个匣子是哪来的?”

“主人,那是我朋友陈毓茵的,她把那个匣子寄放在我这,后天要来拿。”

“哦,那你说说,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是的,主人。她从高中开始就和我一直在一起,我们交情一直都很好。她是我们学校的校长,也是一个中药的中盘商,更是一个漂亮的美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到现在都还没有结婚。这次我找工作也是她一听到消息马上来找我,直接聘请我当你们学校的国文老师的。”

“哦,很有利用价值,再谈谈一些她的事吧,小时候的更好。”

“┅┅(秘密)”

我想了一阵子,才说∶“嘉奴,明天你去买一些中药和绳子回来,药方我明天再给你。”

“是的,主人。”

今天,我终于见到了我们的校长∶陈毓茵了,虽然她是我们的校长,但是她从未出现在任何公开的全校集会等场合。而我真没想到她竟然那么美,几乎和嘉慈阿姨不相上下了。

细看她全身上下,皮肤如雪似玉,白得异乎寻常,黑衣白肤,明艳夺目。她如玄丝般的双眉飞插入鬓,乌黑的头发长长的垂到腰际。一撮浏海轻柔地复在额上,眼角朝上倾斜高挑,最使人印象深刻的是她挺直的鼻梁与稍微高起的观骨匹配得无可挑剔,傲气十足但又不失风姿清雅。红润的嘴唇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动人神气,就象正在梦中碰上了甜蜜的遭遇般,令人禁不住想和她分享那最甜美的果实。

而最令人惊讶的是她看起来的样子,绝不会有人相信她是一个已经年近三十的女人,她的身上散发着一股长期身处上位而有的威严,但她的双眸却又象一个青葱岁月的少女般,充满了无尽的梦幻┅┅两种完全相反的气质却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再仔细看她的双眸,黑白分明,象宝石一般,极具神采。顾盼之间可令任何男人情迷倾倒,配合她宛如无暇白玉雕琢而成娇柔白 的皮肤,谁能不生出惊艳之感。而她全身上下却散发着灼热的青春和令人艳羡的健康气息。她那对美眸深邃难测,浓密的眼睫毛更为她那双像荡漾着最香、最醇的仙酿的凤目增添了神秘感┅┅

(奇怪,经过魔道天书的“洗礼”以后转职变成诗人啦~~ ^_^)“我一定要得到她。”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本来在我还没见她之前我就决定要得到她,因为她有太多的利用价值了┅┅而现在,我要改变一下计划了。

(以下用女方主观叙述。)

我叫陈毓茵,我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也是一所完全学校(从国小到大学)的校长,而且我很有自信我是一个走在路上会令人回头的美女,不论从那一方面看来我都应该满足了。可是我的内心其实一直有一个遗憾和一个秘密∶我是一个有强烈变态倾向的同性恋,但是我所爱的女人却跟别人结婚了┅┅不过,没关系。前几天我听说她已经离婚了,这是我最好的机会,只要我趁虚而入,一定可以夺得她的芳心,夺得她∶叶嘉慈的芳心┅┅今天,我要到“她”的家去,上次我借了一个漂亮的古董匣子给她,因为她一向喜欢欣赏这一类的东西,所以我投其所好的买了很多漂亮的小玩意儿,而那个匣子是我从黑市买来的大陆国宝,年代已经不可考了┅┅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今天,她那碍眼的丈夫已经不在了,为免夜长梦多,我要利用今天的机会把她们母子俩一起变成我的┅┅

当我走进她的家时,似乎有一些不寻常的气息漫延在她家里。她并没有我想像中的那么沮丧,眉目间似乎多了些什么,但是太过兴奋的我并没有多想,也因此我成为了他的┅┅

除了她和她的女儿以外,还有一个长相清秀的小男孩在,他好象是隔壁的孩子。虽然是个男孩子,但他长得很中性,如果扮女妆的话,一定也会很美吧┅┅奇怪的是,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男人产生过一丝兴趣,但我却放不下对的注意。他的外表看起来很秀气,脸上挂着一丝未蜕的稚气,令人想抱入怀中好好的疼爱一番。但他的眼神有时却会露出一种不该出现在他这年纪的深邃和神秘,形成一股特殊的魅力,让人看了不自觉的有种入迷的感觉。

“如果是他的话,或许我能接受吧!”

当这个念头浮上我心头时,我不禁吓了一跳,男人都是那么的肮脏,那么的心。即使现在他不过是一个十三、四岁而且长的天真又可爱的小男孩,但在不久后他就会长大,而且变成和那些肮脏、 心的男人一样了┅┅对,就象二十四年前的那个 心的男人一样,卑鄙、无耻、下流、肮脏┅┅(以下省略。)

“小茵,你怎么了啊?怎么都不说话呢?”

“喔,没什么。对了,你最近过得怎样?你是怎么和那姓谢的离婚的?他居然吐出了超过他一半的财产出来?”

“嘻嘻┅┅这是我的秘密喔!”嘉慈忽然笑了起来,她笑的好奇怪,但也笑得好媚,笑得令人着迷。

“阿姨,柳橙汁!”

“喔,小婷,谢谢你。”

我心不在焉的喝了一口,再问嘉慈∶“你在笑什么啊?到底怎么回事啊?”

“没有啊┅┅嘻嘻┅┅”她又俏皮的笑了起来,笑得那么令人倾倒,那么令人神魂颠倒。

不知不觉,我似乎真的有点头晕,然后我就不醒人事了┅┅

痛┅┅

我被我下体的痛给痛醒了。

我张开眼睛,在我身上的竟然是刚刚和我们一起聊天的小志┅┅我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而且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然后他用他那个无耻的东西插进了我的小穴里┅┅夺走了我的贞操。

“你醒过来了啊┅┅刚好,和一个不会动的玩偶玩真没意思┅┅”

我的内心一下涌上了无尽的怒气∶“你┅┅你居然┅┅我┅┅”

在我还没涌出其他念头时,我忽然看到他那一双红色的眼睛┅┅我的注意力一时被它们吸引住┅┅它们好美┅┅美得令人心悸┅┅忽然,我的心里似乎有些奇怪的感觉,但我并没有理会它,因为我的心里还是有着无尽的怒气┅┅

“你在生气吗?小茵阿姨?”

我不自觉的点了点头┅┅他好象在我的小穴那里擦了什么药┅┅不过我还是没理会他┅┅

“不要生气,小茵阿姨,我和你做爱是爱你的表现,是因为我爱你,所以你没有生气的理由啊!”

对,因为他爱我,所以才会和我做爱,我没有生气的理由┅┅“因为┅┅爱我┅┅所以┅┅没有生气的理由┅┅”

“对啊,小茵阿姨,我爱你┅┅”

他爱我┅┅

“你爱我┅┅”

“对了,小茵阿姨,你还记得二十几年前你打破***妈花瓶的那一天吗?”

那一天┅┅就是那一天┅┅我差点被那个男人┅┅

“我记得┅┅”

“你记得吗?到处都好暗好暗,你又打破妈妈的花瓶,你好怕好怕┅┅”

“记得┅┅到处都好暗好暗┅┅花瓶破了┅┅妈妈会生气┅┅我好怕┅┅”

“对,小茵,你现在好怕好怕┅┅”

“我好怕好怕┅┅”

“对,小茵,你刚刚打破了妈妈的花瓶┅┅”

我刚刚打破了妈妈的花瓶┅┅我怕妈妈会生气┅┅所以我跑到仓库里┅┅“来,小茵,不要怕。”他把我抱入怀中,边拍我的头边说。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觉得被这个大哥哥抱住我就会很安全,我什么都不用怕┅┅

“小茵,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耶!大哥哥,你是谁啊?”

大哥哥他笑了笑,然后说∶“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神,只要你当我的奴隶,我就会给你这世界上最高级的快乐。”

“奴隶?那是什么啊?”

“那就是说,只要你把你的一切献给我,你的身体、你的心灵,都献给我,不管我要你做什么,你都会乐意的去做,不管我对你做什么,你都会高兴的接受它,把我当成你的主人,尊敬我、爱我、唤我为主人、永远服从我的命令,这样你就会得到那个快乐了。”

“真的吗?可是好麻烦喔,我才不要呢!不过,那是怎么样的快乐呢?是不是像王子与公主一样的幸福快乐呢?”

“不,它们是不一样的,不过你一定会比公主还快乐的,我保证┅┅”

大哥哥他一边说,一边用他的手摸我的奶奶┅┅奇怪┅┅我的奶奶好象变大了┅┅大哥哥摸过的地方都会热热的┅┅还会麻麻的┅┅大哥哥用他的嘴巴亲我的嘴巴┅┅还把舌头伸进来┅┅不过┅┅好舒服┅┅我觉得┅┅尿尿的地方┅┅里面┅┅好热┅┅好痒┅┅

“大哥哥┅┅我┅┅小茵┅┅尿尿的地方┅┅里面┅┅好热┅┅好痒┅┅怎么办┅┅”

“乖小茵,只要大哥哥把我下面的这个放到你尿尿的地方里面,你就会舒服了。”

“大哥哥┅┅快┅┅快┅┅把它放到小茵里面┅┅”

“不行喔,小茵,只有大哥哥的奴隶才有资格让大哥哥的那里进去,但是小茵不是大哥哥的奴隶,和大哥哥没关系啊!”

“小茵┅┅小茵愿意┅┅愿意当大哥哥的奴隶┅┅快┅┅”

“喔,那小茵记得刚刚大哥哥说的吗?”

“小茵┅┅记得┅┅小茵会┅┅会把小茵的一切┅┅献给┅┅主人,小茵的┅┅身体,小茵的┅┅心灵,都┅┅献给主人┅┅不管主人┅┅要小茵做什么,小茵都会┅┅乐意去做┅┅不管主人┅┅对小茵做什么┅┅小茵都会高兴的┅┅接受它┅┅小茵会尊敬主人┅┅爱主人┅┅小茵会永远┅┅服从主人┅┅的命令┅┅快┅┅小茵┅┅尿尿的地方┅┅里面┅┅好热┅┅好痒┅┅放进来┅┅”

“好,乖小茵,以后我就叫你茵奴吧!”

然后主人开始把他那里┅┅放到茵奴尿尿的地方┅┅开始抽插┅┅茵奴觉得┅┅里面好满┅┅好胀┅┅然后主人越来越快┅┅每一下都顶到最里面。

轰!!!

茵奴觉得好象头脑里面被闪电打到┅┅茵奴只觉得身体里面有一股滚烫的东西┅┅好舒服┅┅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看到小志正在用力的干着我最要好的朋友∶叶嘉慈。我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忽然想起了小时候的事∶小志就是那个神。

我不知道那是我的幻想,或者他真的是我小时候所遇到的神,我只知道我想让他尽情地享用我的肉体,我要把我的一切献给他。然后,我快乐的加入了他们的淫宴┅┅

“主人,请你干茵奴吧┅┅”

这一篇拖了那么久,而且写得杂乱无章的,真的是很抱歉。(还是其实大家都忘了我这号人物呢?)不过因为太久没写,感觉都忘了,下一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挤得出来。

2001·7·24凌晨三点魔月

邪书(4)

=欢迎来到淫欲地狱的时空副本之中┅┅

=魔月∶“大家好,小弟魔月又来遗祸人间了。上一集因为是分别三段时间写的,所以会很奇怪。其中最前面是我在上课的时候用课馀时间打的,中间部份则是刚放假时打的,最后是我回台湾才打的,因此三个部份会有一点不协调和不怎么连贯的感觉(我自己觉得啦),所以,在此小弟特地请我们的主角∶小志出面说明。”

小志∶“我说魔月啊┅┅”

魔月∶“啥事?”

小志∶“你不要每次都丢一些烂摊子给我收拾。%#@!~┅┅”

一番和平的“讨论”后,鼻青脸肿的魔月最后答应以更多的能力和美女为交换条件,请得主角∶小志的出面说明。

小志∶“好,现在就由本人来解说和补遗上一集的缺失┅┅”

魔月小小声的在旁边唠叨∶“什么嘛,如果不是我给你练《魔道天书》,你哪有那么厉害?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小志∶“什~~么~~?”

魔月∶“没有,我没说话,我先去泡茶┅┅”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小志∶“那么,现在就由本人开始简单的为大家解说吧。首先,我手上已经有了上、下两册的《魔道天书》了,为什么匣子里还会有一本呢?答案是因为我拿的其实是中、下两册,因为没有封皮,又只有下册有标示出来,所以才会让我误会成我拿到的是上、下两册。至于为什么它们会被分开,书又是怎么到我手上的?这些则是以后的故事,到时魔月自会叙述。”

不知什么时候跑进来的魔月在旁边碎碎念∶“开玩笑,连我这个作者都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五集了,还以后咧!”

小志不理魔月的碎碎念,继续解说∶“至于我家的茵奴,也就是陈毓茵她小时候的秘密呢,则是她在六岁的时候,因为打破花瓶躲到一个废仓库中,被一个流浪汉强迫帮他口交,后来更差点被%#@!┅┅在千钧一发之际,***妈刚好赶来,虽然救了她,但是却让她开始厌恶男人,进而成为一个同性恋,是属于少数后天影响造成型的┅┅”

喝了一口刚刚泡好的大吉岭红茶以后,小志继续解说∶“最后呢,我原本的计划本来只是用药将她迷昏,再把她绑在椅子上,然后我和嘉奴在旁边做爱,等她醒来时趁她受到惊吓时控制她。本来我是不准备和她上床的,因为当初我认为她就算是个美人,也比不上嘉奴,再多控制一个人还要我多分神去管理她,本来只是要让她不追究匣子的事,还有让她帮我挑药材,制作一些药,毕竟交给专家比较保险,谁晓得我买回来的药品质怎么样,再加上她是我们学校的校长,有她罩我,不管我做什么的会比较方便┅┅”

魔月又在旁边小声的碎碎念∶“装傻,明明是因为自己想早点上她而已。”

一阵拳打脚踢后,小志不理会地上那一堆疑似本有生命的东西,自顾自的走出去,剩下奄奄一息的魔月躺在地上。

魔月拖着他那具快要死亡的残躯,勉强的说∶“那么┅┅本┅┅文┅┅正式┅┅开始┅┅”

今天是八月二十一日,距离上次我控制茵奴的日子已经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里,我都住在嘉奴的家里,没想到我的母亲和姊姊竟然没有发觉。哼,没关系,反正现在我没有她们也能自己一个人生活了,我一样可以过得很快乐。

我照着前世的记忆和《魔道天书》的帮助,开始重新练武功。我让茵奴帮我收购回最好的药,再辅以我炼药的知识和技术,不到一个礼拜就炼出了第一批药了,而我也因为这一批药而顺利地踏入功法的第一阶段。

我的内功心法共可分为四个阶段。前两个阶段可以依靠药物的帮助,只要约半年的时间就可以到达第一阶段的顶端。第三阶段以后,就必须靠我以各种方法驯服女人,吸取她们的元阴,然后增加我的一种叫“元物精神”的能量,等到了一定的程度的时候,就会步入第四阶段,而第四阶段我前世也没练成,书上只写时到自知,看来也只有到时候再说了。

而我的内功心法在第一阶段的时候分成三个部份,分别是∶“求知智能”、“元物精神”和“人体潜能”三篇。当我修练“求知智能”这一篇的时候,我的理解力和求知欲会暂时提高,而“元物精神”这一篇则会让我有一种神清气爽,头脑清淅的感觉,并增加我的“元物精神”,这关系到我使用惑心术,迷心术,甚至邪心术的可能性和次数,而现在我光用惑心术大概可以用四次,用了迷心术后大概还能用一次惑心术。然后“人体潜能”则可以加强我全身上下的力量,将我的潜能完全发挥出来,尤其是我那话儿的能力,现在每晚和她们三个做爱做一整晚也不会累。

到了第二阶段时,三个心法就会汇聚成一个新的心法,它包含了第一阶段全部的功效,更大大的加强了它们,而也只有到第二阶段才能开始施展邪心术。这个新的心法会自动在身体内行进,不用我刻意去练,它就会自然变强。它的好处是我不必再象现在每天花那么多的时间去练功,但坏处是即使我刻意去练功也不会有多大的功效。

另一方面,惑心术是一种类似催眠术的心法。它几乎任何人都可以练成,施展的时候眼睛变成红色的。功效方面,只能引导他人的内心,不能直接改变。迷心术则是只有练了“元物精神”的心法后才有可能施展,眼睛变成宝蓝色的。可以直接改变一个人的思想,记忆,信仰,观念甚至感情,感觉等。最后的邪心术呢,到了这个境界眼睛的颜色反而不会变,施展与否只在一念之间,不会让人进入催眠状态,但是可以直接了解他人的内心世界和想法,并可以改变其想法让他以为是自己的想法。

而这三个内功心法的药物是绝对不能搞错的,但是任何时间都可以修练。不过三个心法还是有它们各自修练最好的时间。“求知智能”的时间最好是在早上六点和七点左右。“元物精神”和“人体潜能”则各别是每日的午时和子时,也因此这一个月里我每天早上练完“求知智能”后就跑到图书馆去看书。中午练完“元物精神”则不一定会做什么,可能看书,可能出去玩,也可能玩玩嘉奴和玉奴。而晚上练完了“人体潜能”就和上班回来的茵奴和嘉奴、玉奴三个人一起做爱。刚开始我还会和她们一起做到睡着,到后来我一直干到她们三个昏倒我也没有一丝倦意,而现在理所当然我是都不睡的,因为睡觉实在太浪费时间了。

另外我也让她们三个修练另一篇“ 女心法”,这篇心法可以让她们永保青春,即使再过两个甲子的时间也会长得和她们最美丽的时代一样,不过不知道会不会返老还童而已。当然她们还是会死,不过至少她们可以活到近两百岁,而且死时看来顶多也不过四十岁左右。而我呢,除非遇到有比我还强的能量,例如飞弹等才有可能会死,不过这也是第四阶段以前,说不定到了第四阶段连核弹都杀不死我,毕竟第二阶段的顶端就已经到了人体潜能的极限了,而现在的我也已经拥有以前两倍左右的力量了。毕竟我也才修练一个月,这一个月也只能算是筑基而已。往后,我的体能将会成几何状态激增。

这一个月因为练“求知智能”心法的关系,我的求知欲和理解力,甚至记忆力都大大的加强了,我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内把一本书看完,记起来甚至理解它,象一整套的金庸小说,我半天就把它们看完了并记了起来。当然,到了第二阶段时就不会有增加求知欲的状况发生了,但是理解力和记忆力都还在。

我现在可是已经把市立图书馆的书看了四分之三呢,也因此我要茵奴搜购一些不常见的书籍甚至研究所的研究资料等,还要她把学校秘藏书籍处的钥匙拿给我,以便我把市立图书馆的书看完以后再去学校看,现在我的智识可是已经超过一个普通的什么博士还要多很多呢┅┅如果妈妈知道了她也会很高兴吧┅┅不,她才不会,这么久以来她都不管我了,就算那时我拿全校第一名的时候妈妈也不过说了句“嗯,考得不错。”而已,她根本不在乎我,她只在乎她的生意、她的客户,她才不在乎我呢!

还有姊姊,不知道为什么她上国中以后就渐渐不理我了,有时候看到我的时候眼中还会闪过一阵厌恶的眼神,虽然她都把这种眼神马上藏起来,然后躲开,但是我还是发觉了。而且当我长得越大,这种厌恶越明显,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家会变成这样,所以我逃了┅┅我每天都逃到嘉慈阿姨家。

随着我智识的增长,我想的事情也越来越多,而这两个礼拜我一直都在想着这件事,我一直想不通。每次我到阿伟和阿德他们家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很羡慕的感觉,他们的两家都过得和乐融融的,我好羡慕┅┅我想知道原因,我想知道为什么妈妈和姊姊会讨厌我?我想知道为什么她们不要我了?我想知道原因,既然她们不要我了,当初又何必要养大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所以,我决定今天我要去问姊姊,我要问她为什么会这样,我要知道答案。

现在已经五点多了,姊姊应该已经上完辅导课回到家了吧。

我走回了我的家,睽违了一个月的家。客厅中,姊姊和她的同学坐在那里,我知道她┅┅她是姊姊最要好的朋友∶王晓月。

当姊姊看到我的时候脸上又闪过一丝的厌恶,但马上又藏了起来,反倒是晓月姊姊很高兴的向我打招呼∶“小志,好久不见了,一起来聊天吧!”

一瞬间,姊姊的脸上露出了更深的厌恶。我缓缓的走过去,面带微笑看着她们两人,而姊姊脸上厌恶的神色却越来越深┅┅

“纯屹,你不要这样啦!”晓月姊姊向姊姊劝道。晓月姊姊常来我们家,所以她也知道姊姊不喜欢我,虽然她也不知道原因,不过她一直努力想化解姊姊对我的讨厌,而且小时候我有几次躲起来偷哭的时候也有被她撞见过。

我看着姊姊满脸厌恶的神色,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猛一咬牙,我施出了第一次使用的迷心术。

“小志,你的眼睛怎么变成蓝色的,好漂亮┅┅”即使刚才姊姊也没有和我讲话,我们已经两年没说过话了。

姊姊现在就象一个木偶一样坐在沙发上,她原本活泼有生气的眼睛现在正迷蒙的望着我。因为常运动锻练出来健美,结实而修长的胴体软倒在沙发上,及腰的长发绑成的马尾也垂在沙发上┅┅

我一直望着我的姊姊∶林纯屹┅┅良久,我才艰难的问出了一句∶“姊姊,为什么你和妈妈会讨厌我?”

姊姊刚开始有点反抗,但抵挡不住迷心术的力量,还是说了这一番话∶原来小时候姊姊和妈妈一直受到爸爸的虐待,他是一个虐待狂,他强迫妈妈成为他的泄欲器,常常用一些奇怪的淫具奸淫妈妈,到后来更让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起加入他的变态性爱中。如果不是当时姊姊还小,鸡巴插不进去,当时姊姊就会被爸爸强奸了。

虽然没被爸爸强奸,但是却在姊姊的心中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伤痕,以致当我慢慢长大之后越来越象爸爸时她们会渐渐疏远我。

原来我最敬爱的父亲竟然是这种人!在我面前,他永远是这么的温和有礼。

他总是对我那么的温柔,那么的令我尊敬┅┅但他竟然是这种人。我多么希望这是假的,但是处于迷心术的催眠状态中是不可能会说谎的,这一点我是最清楚的了。可是最令我吃惊的是,我的心里有一股莫名的兴奋急速的在扩散着┅┅过了不知道多久,而这一段时间内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只知道最后我的嘴巴吐出了一些令我感到恐惧的指令∶

“姊姊,在你醒来之后,你的感觉将会改变,你会觉得裸体将会带给你极大的快感,尤其在你的弟弟面前裸体,更会带给你数十倍的快感。你会觉得精液是你最喜欢,最好吃的东西,而你弟弟的精液更胜他人百倍。你会觉得以前父亲对你做的事都是一种享受,但你还是讨厌他,恨他。你会觉得如果是你的弟弟对你做这样的事的话,那将会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快乐,你将会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被虐待狂。然后你的潜意识里将会把你的弟弟当成你的爱人、情人、恋人、你的丈夫、你的主人,你的身体、你的心灵,都是属于你的弟弟我的。”

到最后,我激动得几乎是用吼的,虽然姊姊脸上表情没变,但是我知道她已经完全接受我的命令,她已经是属于我的了。但是我还不想得到她,我要她完全的屈服于我,我要她来求我,我要她变成一只牝兽,一只永远只属于我的牝兽。

“姊姊,现在你回到自己的房间去睡觉,当你醒来以后你只记得你和王晓月聊天,聊到她回家后你觉得很累,然后去睡觉,你将完全不记得我回来过。”然后就看到姊姊爬上楼去,回她的房间去睡觉。

这时我转过头去,晓月姊姊也软倒在沙发上,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悲惨命运。她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女,一头和姊姊一样及腰的长发,而且在两鬓各编了一条辫子,但是和姊姊不同的是,她的身材较娇小,整体感觉象是一个明理的千金大小姐。但是我现在只觉得她罗嗦的笨女人,老是自以为了解我,说一些有的没的,现在刚好我很想干女人,嘿嘿嘿嘿!

“王晓月,从今以后,你将会是我的性奴隶,你将会全心全意的爱着我,你将会献出你的一切给我,你的生存意义就是为了取悦我,你将会接受我对你所做的一切,你将会愿意为我做任何事,你将会认为你是一只淫荡的母狗,只要在我身边你就会非常渴望让我用我的大鸡巴干穿你的淫穴,对你来说,只要能在我身边伺奉我就是你最大的荣幸。”

当我下完这些指令后,我收起了我的迷心术。然后就看到她茫然的眼神慢慢恢复了神采,当她的眼神和我交会的那一刹那,她象找到她的生命意义似的,马上跪在我面前。

“小志大人,请您收淫荡的小母狗∶王晓月当您的性奴隶,小母狗愿意献上小母狗的一切给小志大人,小母狗愿意为小志大人做任何事,小母狗只求小志大人能收容小母狗,让淫荡的小母狗有机会能叫小志大人为主人。”

虽然我知道迷心术会让她完全接受我所下的指令,然后她再以自己的逻辑去诠释它们,但我真没想到迷心术的效果会那么好,看着她炙热的眼神,我的鸡巴早就硬得快胀破牛仔裤了。她的眼中只有对我无尽的爱,只有愿意为我做任何事的奉献,相信我现在要她去自杀她绝不会活下来。

我坐到沙发上,并把我下半身的束缚解放。然后我让她坐到我的大腿上,把手伸入她的衣服里,玩弄她丰硕的双乳。我很想就这么开始干她,因为刚刚姊姊所给我的刺激实在太大了,可是,还不行┅┅

这时候,她用她那一对洁白无暇的双手慢慢抚摸我的大鸡巴,一副不敢冒犯我,忍耐着想被我干的欲望。我实在不得不佩服她的善解人意,因为我感觉到我妈妈已经在玄关快要进来了,所以我还不想干她,我想等摆平妈妈以后再带她到嘉奴家里去,而她只凭我一个表情就知道我还不想干她。

等了一下子,妈妈进到了客厅里,她看到我们俩半裸的样子,吓了一大跳∶“小志┅┅你┅┅你果然是那个人的儿子┅┅”

因为我的“元物精神”力已经不够了,所以我只能用惑心术而已了。

“妈妈,你在说什么啊?”

“你┅┅你竟然和那个女人在做爱┅┅”

“妈妈,我的鸡巴又没有插进去,所以这不是做爱啦!”

“没有插进去┅┅不是做爱┅┅”

看着妈妈脸上的怒气消散后,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就这么一不做二不休的一起控制妈妈,毕竟我已经准备要和姊姊乱伦了。不过,我还是在犹豫,我的心中似乎有一股声音要我不要这么做。

忽然,我前世的记忆像电影一样闪过我的脑海┅┅

我的前世┅┅我和我的妈妈┅┅渐渐的,她和眼前的妈妈融合在一起┅┅我┅┅我┅┅我!!要!!她!!

“妈妈,古人的三从四德中的三从你有没有听过?”

“有┅┅”

“那三从是不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呢?”

“是┅┅”

“那么现在爸爸死了,你是不是以后都要听我的呢?”

“是┅┅铭忠死了┅┅所以我什么都要听你的┅┅”

“那么是不是你会象我的奴隶一样,不论我要你做什么,你都会去做,不论我对你做什么,你都会接受呢?”

“是┅┅我会象你的奴隶一样┅┅不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不论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会接受┅┅”

到这里,我几乎要把妈妈的衣服脱光先和妈妈大干十次才过瘾,但是不行,我要忍,我要让妈妈也和晓月姊姊一样的求我。从刚刚开始我的“元物精神”力就一直在急速的回复,现在已经快补满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刚好可以利用。

我又再一次施展迷心术┅┅

看着妈妈慢慢软倒在地上,用蒙的眼神望着我,我的心情又激奋了起来。

虽然五官相似,但是妈妈却比姊姊多出了一股成熟的风韵,毕竟三十六岁和十七岁是不一样的,妈妈的成熟更有一番姊姊所没有的风情。再加以妈妈一向注重保养,看起来就象一个三十出头的美艳少妇似的,那么的扣人心弦。

“妈妈,等一下你就回自己的房里睡觉,当你醒来以后你将会忘记这一切,但是我给你的逻辑却会深印在你的脑海中。当你醒来以后你的潜意识将会感到无比的空虚,你会非常想要有一个男人来依靠,想要有一个男人用他的大鸡巴干穿你,但是你将会讨厌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除了我,你的儿子以外。因为你已经嫁入林家了,你的身体不允许任何碰你,除了我,你的儿子以外┅┅然后,从明天开始连续三天,只要一到了十点你就会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不想出来,你将会感到你很想睡觉,但是你怎么样也睡不着,你将会感到有无比的性欲在你的身体燃烧,你想用自慰去消退这欲望之火,但不管你怎么自慰都没办法让它有些微的消退,一直到你累到睡着为止┅┅好,现在回房去睡吧!”

在妈妈回房睡觉以后,我将晓月姊姊带回嘉奴家里。进到客厅,就看到嘉奴一丝不挂的在边看A片边自慰。我坐到沙发上,这时嘉奴才发现我。当她一发现我马上扑向我怀里撒娇∶“主人,嘉奴好寂寞喔,嘉奴好想要主人的大鸡巴来干穿嘉奴的小淫穴喔。”一边说,一边还开始脱我的衣服,并吻向我的嘴巴。

晓月姊姊在旁边看到嘉奴的样子显得非常的讶异,因为在她的心目中嘉慈阿姨是一个非常保守,有传统妇德的女人,而原本端庄,贤淑的嘉慈阿姨却变成了眼前这副淫荡的样子,看的出来对她有很大的冲击。不过,她还是静静的看着我们两,怕打扰到我的样子。

我任由嘉奴脱光我的衣服,让她用嘴巴服务我那已经胀到八寸的鸡巴。嘉奴看到晓月姊姊在旁边,似乎吓了一跳,但是她马上明白她将会是我的新奴隶,只见她横了我一眼,故意表现的特别淫荡,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妖媚无比┅┅“嘉奴,玉奴呢?”

“主人┅┅嘶┅┅玉奴┅┅嘶┅┅到朋友家┅┅玩了┅┅”

我在平常不在的时候并没有禁止她们出去。

“嗯┅┅小淫奴今天特别淫荡,是想给新宠物来个下马威吗?”我边说边把她拉起来,让她坐到我的大腿上,并把我的肉棒插进去。

“小淫奴┅┅啊┅┅哈┅┅哈┅┅哈┅┅才┅┅没有呢┅┅啊┅┅”

因为体质的关系,嘉奴很容易有高潮,常常半小时内就连续两、三次。我很快的就让她高潮了一次。看看旁边的晓月姊姊,似乎很难受的样子,一副春情荡漾的表情。

“晓月姊姊,你也想当我的性奴隶吗?”

只看到她急急的点头,道∶“是的,小志大人。请小志大人收容淫荡的小母狗。”

听她左一句小母狗,右一句小母狗,我实在不得不佩服迷心术的厉害。原本清纯可人的晓月姊姊根本不会说出这种话,但现在的她却很自然的让自己变得如此。

“那从今以后,我就叫你月奴吧!”

“是,月奴谢谢主人的赐名。”

“好,现在把你的衣服脱光吧。”

“是。”

只见她缓缓的把自己的衣物退去,一副美丽的胴体就出现在我的面前了。她的身材虽然比较娇小,但是胸部却出奇的大,大约有E罩杯左右(后来证实,她确实是E罩杯)。

我带她到房间里面,让她躺下来,并把她的大腿打开。看着她已经湿淋淋的小穴,我不禁取笑她∶“没想到月奴也蛮淫荡的嘛,刚刚不过看我和嘉奴做了一下爱就湿成这样了。”

她只是羞红着脸,闭上眼睛不敢说话。

毕竟我只是让她变得淫荡,但是我并没有让她象玉奴一样去掉她的羞耻心。

这时候,我慢慢的把我的肉棒放进去,当我碰到她的处女膜的时候,我知道,这时候要一口气冲进去,否则反而会给她更大的痛苦。

“呜┅┅”

看她好象很痛的样子,我不禁停在里面,温柔的问她∶“月奴,很痛吗?”

“主人,您不用管月奴的感受,月奴的一切都是为主人而生的,请主人继续干月奴。”

我爱怜的吻了她,并使出上半卷所记载的摧情手法,以分散她的注意力。

“啊┅┅啊┅┅主人┅┅啊┅┅请你┅┅干我┅┅啊┅┅”

看着她在我胯下,表情慢慢的从痛苦转而变成欢愉,我知道,时候到了。

“啊┅┅主人┅┅再┅┅再来┅┅啊┅┅干死┅┅干死月奴了┅┅”

听到她羞红着脸吐出这些淫声秽语,再想到她原本清纯的样子,我也不由越来越兴奋了起来。

“好┅┅好月奴┅┅我马上┅┅就┅┅让你┅┅升天┅┅”

“啊┅┅主人┅┅我┅┅月奴┅┅月奴┅┅要┅┅要死了┅┅啊┅┅”

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情,我才把精液射到她的身体里面,然后我又和回复过来的嘉奴和刚回来的玉奴一起继续┅┅

之后,我让月奴打电话回家,让她住下来。

当我知道她的家里只有她和她姊姊两人相依为命的时候,我很快又有了新的计划┅┅

晚上,当我们五个人一起出去吃晚餐时,我可以感觉到我们是众人注视的焦点,毕竟她们四个人都太美了(说不定他们是看成五个)。而这,是我最大的骄傲。

(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