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生活 >

诱惑

时间:2022-09-12 06:3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这是小弟第一次发表文章,有许多不行之处,还请各位前辈多多指教为盼!

(一)等价交换

婚礼办得很排场,受到亲友和同事的赞扬,满足了她的虚荣心。然而,不等他们的蜜月过完,讨债的就找上门来。

为了满足一时的荣耀,却招来很多的麻烦。小俩口东挪西借地打发着一个个讨债人,现在,只剩下大老郭的一万多元钱,还没来要,他们俩从心里感激这位慷慨相助的老大哥。

“那个大老郭还真不错,别人都来讨债,我还怕他也来凑热闹。还好,他没有急着来讨债。”

“要不,我们拿啥还他,早知如此,还不如简办些好。”

“蓉,你不必操心,现在就剩下这笔钱了,我们再紧两月,日子便会好起来的。”

“这次出门,你尽量早些办完事,免得我一人在家孤独。”

徐为搂着娇妻,低下头,小心的在她那嫩脸蛋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关心安慰着∶“不要性急,家中留着你这样一个美娇娘,我还会有心在外面多待吗?要不是推脱不掉,我又怎会舍得离开你?我最多十几天就可回来。”说着,他搂住娇妻,旭蓉刚张开嘴想说话时,男人有烟味的嘴压上来∶“蓉,我爱你┅┅”

徐为抚摸着旭蓉柔软的后背,舌头伸入她的嘴里。在这刹那,美伶的身体僵硬,然后像把一切都给他似的,放松了身体的力量。

徐为拥抱着旭蓉放在床上仰卧。旭蓉真是个美妙的女人,天不与二物,但她兼备美丽和聪明┅┅徐为不由己的凝视她天生之美,黑黑的长发落在床单上,发根微微冒出汗水,从轻轻闭上的眼睛和颤抖的睫毛,看得出她内心激动的情形。

徐为伸手准备解开胸罩的挂,“我自己来嘛!”旭蓉微笑的挣脱徐为,从床上站起来。她站在床边,将外套脱下,徐为兴致的欣赏着娇妻的脱衣表演,旭蓉被他看得双脸晕红,将身体转过去,脱下薄质的衬衫,然后是紧身裙。

徐为看到她完美的背影,不由得吞下口水。从脖子到肩头缓和的曲线,文祥由上向下看,咬紧牙关,避免自己发出惊讶的声音∶“这么美丽的人,她就是我的妻子┅┅我要保护她,不要让任何人夺走她。”

旭蓉双手伸到背后,解开胸罩的挂,拉下肩带。这时旭蓉用双手掩饰胸前,背对着丈夫,徐为迫不及待的脱下衬衫,让旭蓉仰卧,把嘴压下去,微微开启齿缝,伸入舌头,旭蓉迅速给予回应。“啊┅┅”发出甜美的哼声,二个人都把感情发泄出来,互相猛烈吸引对方,舌头和舌头缠绕在一起。

深吻后,徐为无法克制自己,伸手到旭蓉的纤腰上,旭蓉双手盖在脸上,右腿弯曲立起,徐为伸手到旭蓉的三角裤上,轻缓地脱掉它。徐为双手抓住旭蓉的双膝,用力向左右拉开,美女的禁果就在眼前,露出雪白的大腿根还有鼠蹊部,双腿中央有黑色的绒毛。徐为忍不住,便用食指和中指慢慢分开闭合的花瓣,这时候,里面露出湿润光泽鲜红色的肉洞,同时有白色的蜜汁溢出。

“啊┅┅徐为┅┅不要看。”旭蓉扭动身体,表示难为情。

“太美了┅┅”徐为梦呓般说着,脸靠近大腿根,用舌尖捞起溢出的蜜汁。

“脏啊┅┅啊!”大腿内侧发生痉挛,旭蓉不由得上身向后挺。

徐为像小猫喝牛奶一样,发出“滋滋”的声音吸吮爱蜜。

“哎呀┅┅”旭蓉发出苦闷的声音,夹紧双腿,徐为把腿推回去,改用手指拨弄肉洞,蜜液与唾液混在一起,在花瓣上发出光泽。

“哦┅┅唔┅┅”旭蓉咬住自己的手指,克制自己的哼声,但体内点燃起欲火,已经没有办法熄灭。全身受到温柔抚摸,最敏感的肉芽被拨开时,下腹部感受到一种无法忍受的强烈快感。

“啊┅┅好┅┅”嘴里冒出淫荡的话,露出雪白的喉咙。原来的花瓣,这时候已充血隆起,微微分开露出内部的构造。这时候,徐为的身体进入旭蓉双腿之间┅┅

徐为出差三天了,旭蓉每天下班回来,总是早早地锁上门。今天,她也不例外,六点四十,她便将门从里锁上,准备洗一下澡,躺到床上看会电视就睡觉。

在浴室里旭蓉想起了徐为,身体就象被点燃似的燥热起来,她忍不住发出哼声。意想不到的快感,从下腹部涌出。

(怎么能在这种地方┅┅)将莲蓬头的方向改变,但旭蓉还是无法克制自己的甜美感所带来的诱惑。

一只脚踩在浴室里较高的部份,慢慢把莲蓬头转向上,类似肉棒的温暖感打在大腿根上,使她想起丈夫强有力的抽插。

“唔┅┅”旭蓉用手抓紧乳房,似乎觉得不这样做美感就会流失,下体的搔痒感越来越强。(我怎么会这样┅┅)她一下靠近花洒头,一下又远离,配合着自己的须求调整水流大小,然后忍不住似的扭动屁股。

(啊┅┅不能这样┅┅)内心虽然这样想,但抓住乳房的手向下滑动,在湿淋淋的阴毛覆盖下的花瓣上,手指开始上下慢慢摩擦。食指弯曲,刺激着敏感的肉芽,到这种程度以后,就没有办法煞车了。

“徐为┅┅这都是你害的┅┅”旭蓉深深叹一口气,花洒头有千斤重似的,脱离她的手掉落在地上。

旭蓉已经无力站在那里,后背靠在墙上支撑身体,握住坚挺的乳房,梦呓般地叫着,一边玩弄乳头,把硬起来的乳头夹在手指间揉搓。她的呼吸随之更为急促,同时皱起眉头,全身都在为追求快乐而颤动。身体的感觉走在思想之前,在花瓣上摩擦中指,慢慢插入湿淋的肉缝里。

“啊┅┅哦┅┅唔┅┅”甜美的冲击感使身体颤抖,忍不住弯下身体。

无法克制的情欲掌握了旭蓉,心里虽然想不应该这样┅┅但是还是用手指抚摸肉芽,插入肉洞的手指先在里面旋转,然后改成进进出出的动作。上身向后挺仰的旭蓉,轻轻闭上眼睛,立刻在脑海里出现被丈夫肉棒插入时那种无比的幸福感┅┅

“啊,要泄了!”对迅速到来的高潮感,旭蓉紧缩臀部的肌肉,全身开始颤抖,刹那间,脑海里形成一片空白。但这一次只是轻度的高潮,所以不需要多少时间就恢复意识,但也产生自我厌恶感。

(究竟我在做什么?┅┅)旭蓉发现自从被丈夫新婚之夜开苞后,身体和精神都有一点变化。很奇怪的,特别在意过去男人的那东西。这种样子,没有办法做好一个贤妻良母的。旭蓉并不知道,正是因为她的这种潜能将使她沉溺于无尽的欲海中。

她用浴巾擦干火热的裸体,穿上衣服。

“叮咚、叮咚┅┅”刚洗完澡,门铃就响了。

(二)

“谁呀┅┅”

“小徐在家吗?我是大老郭。”

“大老郭”三字一入耳,旭蓉顿感到心里一震,小徐出差不在家,他要是讨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人家毕竟帮过自己的忙,总不能不和人照面吧。她想到这里,将门打开。

“郭大哥,这几天怎么没来玩?很忙吧!”将老郭让到沙发上,给他倒了一杯水。

(玩,今天就是来玩你的,小美人今天非吃到你不可┅┅)坐在沙发里的郭黑子 着一对细眼∶“小徐不在家?”他一边想,一边得意地看着眼前的这位美丽的新娘子问道。

被大老郭盯得很不自在,旭蓉把脸扭向一旁道∶“小徐出差了,有什么问题吗?小徐再有几天就回来了。郭大哥,你的工作也很忙吧?”

“不忙,不忙。我今天来是想了一了我们的帐┅┅”

她心里虽急,脸上却很自然地说道∶“郭大哥,小徐不在家,现在还这般时候,我就是去给你借,也不好找人。你等几天,小徐回来,一定给你送去,绝不会再让你空跑的。”

拿人家的手短,无奈,她只好陪着笑脸求人家宽限。她心里清楚,就是小徐在家,上哪有钱还人家?

“哼┅┅我知道小徐是出差了,要不然我还不来呢!小徐在家,你们有钱还吗?”

旭蓉这时才真的急了,她的身直冒热汗,一颗心象要跳出来,一动一动的直蹦着∶“我┅┅我家没钱,你既知道,还何必逼人呢?”

“怎么,作难啦?其实,象你这么漂亮的女人,要想赚点钱还不容易吗?只是,看你开窍不开窍。”

“我┅┅”旭蓉的脸红得象一个熟透的苹果,更显得方艳动人,大老郭恨不得一口就把她吃下去。

他嘻皮笑脸地凑到旭蓉的身边说∶“小旭,你太美了,自从在公园见到你,我的魂魄便让你给勾住了,只要你答应我在这里过一夜,那一万元钱咱就算了结啦!”

“你放尊重点,让别人知道了,我还怎么做人?你的钱我们一定还你,你走吧!”

“走?可没有这么容易。你想一想,一万元钱你俩半年的薪水,只和你睡一夜,便了结了这一笔帐,多合算?”说着,他伸手搂住她。

“我求求你了。”旭蓉向后缩着,苦求着。

“你不要假装正经了,女人都是要男人玩的,尤其是象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只要张张腿,又能得到享受,又有钱赚。来,你跟我好,我决不让你吃亏的,还要让你体会到作为女人最大的快乐。”老郭一下站了起来,猛扑了上去,将她搂住,在她脸上狂吻起来。

“郭大哥,你放开我,不可这样。要是┅┅”

“我的小心肝,你放心,不会让人知道的。”他将她一把抱了起来,向床边走去。

她此时挣扎无力,又不敢大声呼救,只有苦苦哀求道∶“郭大哥,你和小徐都是好┅┅”没等说下去,他那带着胡髭的大嘴,一下堵在她那温柔的小嘴上。

在床上,他将她压在身子下面,一边吻着,一边用一只粗鲁的大手揉摸着她的乳房,“哼┅┅”旭蓉经不起来自乳房的感觉而发出声音来。

“有感觉了┅┅”

她睡在床上,象只雪白的羔羊。老郭的手不安份地四处游走,旭蓉想用力推开对方,可是因为腰已经被用力抱紧,用不上力量。而且,虽然双手不断地压住睡裙,但仍愈来愈撩起,连大腿都完全暴露出来了。

“小美人,你的奶子比我想的更有弹性。”

旭蓉把脸侧过去,然后向上蠕动,但这样反而给老郭造成机会。老郭改从旭蓉的身后抱紧她,立刻用力拉睡裙,胸部的钮扣很快便挣掉,露出雪白耀眼的乳罩,然后毫无顾忌地拉下乳罩,让漂亮隆起的乳房在灯光下暴露出来,很大的手立刻抓住乳房。

“不┅┅不要!”乳房被抓住后,旭蓉用尽全力扭动身体,想推开男人的魔掌。可是陷入肉里的手指,不肯轻易放松,反而趁旭蓉的注意力在胸部时,用力扯开下体的裙扣。

“你不能这样!”旭蓉慌忙用手掩住分开的睡裙,但为时已晚,她想尽办法挣脱,就在转过来伏下身体时,最后剩下的白色内裤也被拉下去。

“啊┅┅不能这样啊┅┅郭大哥┅┅”丰满的白色双丘,微微显露出淫秽的溪谷,向左右摆动。

“好美的屁股,看得有一点眼花。”

老郭将她脱光后,反而将她放开,没有进一步的行动。旭蓉迅速爬起,惊魂未定的拉拢散开的睡衣蜷缩在床角,哀怨地盯着这个乘人之危的禽兽,她以为他良心发现放了她。

(我要她乖乖的就范,这样玩起来才有趣┅┅)但她怎知老郭却是这样想?

他坐在床沿上,点燃了一枝烟,淡薄的烟雾,遮住了他那张得意的黑脸,一双色狼般的细眼,透过轻烟,看着床上的小美人。

“嗯,小心肝,你想通了吗?这样一夜,你既减少了孤寂,又可了结一笔外债,岂不是一举两得的美事?更何况你下面也湿了┅┅”大老郭色咪咪的说道。

旭蓉手不自觉的捂了下小腹,的确是在极不愿意的情况下受到攻击,但身体仍然作出了反应。

“说中了吧?”旭蓉的举动又怎逃得脱风流老手的眼睛?

“好吧,咱们是一言为定,只此一夜,恩怨两清。”她经过深思后说。喊人来救,怕以后遭闲话;二怕赶不走反遭他强制,还不如顺从好受些。再说,这一夜相当于自己六个月的工资。

(哎,谁让自己没本事,还死讲排场,借债留下了这一祸根┅┅)她一面想着,一面整理床 。

“对啦,这才不愧为一个聪明人。我郭某人说话上数的,今夜一事,全作抵债。来吧,小美人┅┅”说着,便将旭蓉推倒在床上,动作虽然粗暴,旭蓉也任他摆弄。

(老公,对不起了┅┅)旭蓉内疚的在心里念叨道。

这时大老郭正隔着睡衣抚摸她的胸部,那富有弹性的乳房受到时强时弱的压逼,而大老郭则用他那满是胡髭的嘴亲吻着旭蓉的嫩脸。旭蓉的乳头的尖端感到刺痛,有触电似的感觉,下腹部的深处,也迸发出火花。

“啊┅┅唔┅┅不要这样┅┅”旭蓉有气无力的叫着。每被大老郭亲一次,她便弯起身体扭动一下。

“你把腿分开吧!”大老郭把躺在床上、好象无力地伸出的双腿向左右分开后,把手伸入睡裙里。里面的空间显得很温暖,大腿像发烧一样热,就在那里抚摸。

“不要这样,饶了我吧┅┅”旭蓉软弱无力的说。

大老郭的手继续向里侵入,“哦┅┅”那里已经完全湿润,轻易的就摸到肉门。(哦!又柔软又温热。)大老郭吞下回水,在旭蓉的花瓣上抚摸揉搓。

“不要这样,求求你,饶了我吧!”旭蓉一直在拼命地哀求,可是大老郭的抚摸发生效力,身体有了反应,声音也变得软弱无力。

大老郭更得意地进行着,这样的机会不是随便能有的,虽然已经玩过很多女人,但是象今天这么新鲜又好的货色是很少有的。

(一口就吃下去实在太可惜了,真想能玩个通宵,让她屈服于我。)大老郭的手指在神秘的洞囗摸弄,觉得湿润的程度愈来愈浓。

(太好了,看来性感越来越强了。)在花瓣上玩够以后,抬起旭蓉的腿。

旭蓉虽然发出声音反对,但越来越强烈的性感波浪使她的言语不能完整的表达,有的只是难过的呓语间掺杂着些许反对的字眼。

(不,我为什么会这样?不,不行,即使是被迫的,可是为什么还有如此强烈的反应?)旭蓉对自己如此敏感的反应感到害怕与惊讶。

大老郭跪在旭蓉的双腿间,把她的腿放在自已的肩上,睡衣的衣摆已经完全撩起,丰满的大腿完全暴露在灯光下。大老郭凝视大腿根∶(这是我日思夜想都想得到的美女阴户。)

“哦!真漂亮,美极了┅┅”沿着溪谷间,生长着一片椭圆型的芳草,芳草的末梢互相纠缠着,还带有潮湿的露滴,大老郭现在完全有自信已将旭蓉握在自己的掌心之中。

“不愧是新娘子,连颜色都这么鲜┅┅”只见两片微微开启肉唇上的边缘,几乎看不到有黑色的阴影。

大老郭把她双腿完全分开,红色的肉缝更加看得清楚,色泽更加鲜艳。他用手指撑开肉缝,鲜红色的嫩肉呈现在眼前,一粒小么指头般大小的肉芽,已经挺直勃起,大老郭忍不住用手指按住,轻轻地旋转了两下,“啊!不要┅┅”旭蓉忍不住呻吟出来。

大老郭看到粉红色的穴口又有几滴透明的露珠溢出∶(这肉芽好大呀!反应也挺敏感的,看来旭蓉具备淫荡的女人应有的一切特性,只要经我的调教以后,有这种阴核的小穴就能变成比任何女人都好淫的女人。看来这次运气真好,能遇到这样好的货色。)

大老郭觉得撑起的裤裆里的肉棒,有如火热的铬铁在烧的感受。

(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