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奇遇物语 >

洗衣风波

时间:2022-09-13 06:2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喂,小庄呀,我是家荣啦,现在在忙吗?”

“喔,家荣呀,怎样,还活着呀?按怎,又要打麻将呀,现在没空啦!”

“干恁老师卡好,一见面就没好话,本想跟你做生意的,算了,我去找其他同学好了,再见!”

“哎哟!大仔,先别挂电话,开个玩笑嘛,别那么生气,有什么好康的要报我赚?”

“我是打算最近要去 里岛玩,听说你是 里岛王子,所以想要参加你们公司的团,而且要你带的我才要去喔!”

“原来是这件事呀,那有什么问题,只要是家荣大仔你的问题,就是我的问题,只是最近我被冰冻起来不能带团了呐!”

“什么,是谁把你这根台柱给撼倒了?这可是一个新闻呐!”

“好啦,别提了,这样吧,你先到我公司来,我先把行程拿给你看,见面再说。”

小庄这人别的没有,就是风流韵事特别多,我最近会想要去 里岛也是因为小庄在带团时总会有些艳遇,而且每次都会回来跟我们臭屁,说得我都好想去碰碰看是不是真的。不过那时他带欣怡给我们看时,我们倒相信是真的,至于他们有没有做那种事我可不知道,毕竟那是他私底下偷偷告诉我的(不知道的人请参考《 里岛艳旅》一文)。

我们约在他公司的附近的丹提咖啡厅见面,当我到那没一会他也到了,这时的咖啡厅里早已挤满了各种行业的Sales,好不容易找了个位子坐下来听他讲解行程及一切需要的手续。过没一会,我的好奇心又来了,又想知道他又发生了什么事,让他这阵子这么衰。

“也不知最近犯了什么冲,就是诸事不顺,一下客人的出发日要到了可是证件却还没办好,一下又有人决定好的团又临时取消不去了,而欣怡最近又在跟我闹分手,真不知是哪个神没拜到,而 在处罚我吧!”

“我看是你不知玩到哪个女人,结果没付钱被她下降头或诅咒吧!”

“呸呸呸!我去玩都有付钱的,除非是她心甘情愿,说我付她钱是侮辱她的话就另当别论,你别破坏我的名声。不过说到这,我倒想起是不是那条内裤的关系?”

“内裤?”当然不会是他自己的,一定是跟女人有关的。这时的我精神又来了,开始发挥我那死缠烂打的逼供功夫,顺便为我这已江郎才尽,肠枯思竭的脑袋注入另一股生机。

“恩,经你提醒,就好象真的是那样,愈想愈恐怖。”

“有外恐怖?”

“架┅┅恐┅┅怖!”小庄说着说着,还比划着那标准的招牌手势。

“哈哈哈,别闹了,快说发生了什么事啦!”

“好啦,不闹了,我就跟你说,可是你别跟别人说,也不可以把它贴在网站上,上次我跟欣怡那件事被你写成什么样,结果好死不死有人把那文章转给她,害欣怡跟我吵了好几天,都不让我碰她。说真的,那时我连嘴都还没亲到呢!”

“好啦,反正现在你们不是已经全垒打了吗?就别计较太多了,而且我保证不会跟别人说的。”

天知道,若故事不精彩的话,我把它写出来不是会被网友骂得狗血淋头,讦谯到没力,我自己也不能跟自己保证自己会信守诺言。

一个月前我刚从泰国带团回来,到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本想洗好澡就睡觉的,但是看到洗衣篮里已堆了快二个礼拜的衣服了,而且明天要穿的又没有备用的,所以只好洗好澡后就把脏衣服拿去附近的自助式投币洗衣店去洗,还好那是24小时全年无休的店,不然我第二天一定是满身男人味的去上班。

到了那时,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二台洗衣机在转动,虽然店里是灯火通明,但一切都是自己来,连换钱都有换钞机,所以感觉上有些恐怖,我也不管了,只想赶快把衣服洗好,赶快回家睡觉。

就在把衣服丢下去投了钱开始洗后,就无聊的坐在椅子上盯着洗衣机看着它转呀转的,结果还差点催眠似的睡着了。

“哈哈哈,你还真无聊耶,不会拿东西看呀!”

“你别打断我嘛,再吵就不说了。”

结果过了一会,自动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个妹妹,看上去很可爱,很象当前有一位美少女叫王宇婕的,大约十六、七岁而已吧,戴副无框的近视眼镜,感觉上又好清纯,而且身材也不错,该凸的凸该俏的俏,当时真想冲上去帮她开苞。

只是她面无表情的拎了一大袋衣服进来,再加上她穿了身全白的运动服,刚看到时还差点吓了一大跳,以为我也会碰到鬼这东西,还好,当灯光照到她时,我正好看到地上的影子,才松了一口气。

而她却好象没看到我似的,就把那包脏衣服丢到我旁边的空的洗衣机中,接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她居然开始把她身上的衣服也一件件的脱下来,也一起丢进洗衣机里,先是运动上衣、短裤,接着是运动型的胸罩、内裤,当她全的站在洗衣机前时,从背部曲线看来她已是发育相当良好的少女,白淅的皮肤在灯光的照射下更显得白里透红,看得我的鸡巴当场就硬了起来。

在她投入钱后,洗衣机开始运转时,这时她好象才看到我,而她居然走向我这边来,然后二话不说就跪下来,拉开了我的拉炼,掏出了我的鸡巴就开始帮我吹起喇叭起来。那种紧缩的感觉真是前所未有,看着她熟练地在我的鸡巴上又吸又舔的,技巧之好真难想象她的年纪居然这么年轻,还是她早已有经验了。

也不等我问她的话,就自己站了起来,接着背对着我,抓着我的鸡巴就一屁股的坐了下去,直接插入她那粉嫩的阴户中并且开始自己扭起屁股来,让我怀疑她是不是有人给她吃春药才会这样子。而那种舒爽的感觉让我也顾不得一切,并且还配合着她开始抽插起那发浪的骚穴起来。

而她口中也开始低声的呻吟起来,那若有似无故意压低自己欲望的声音,让我心中的兽欲从心底爆发出来,这时的我再也不客气,一下比一下重的顶着她那充满淫水的嫩穴。起初我还怕她会受不了,但看着她那怡然自得的婊样,我看她应该也不是什么乖乖女,这么晚了还来这洗衣服,还跟我做这种事,不是援交妹的话也一定是那种常常跟不良少年出来混的烂女人,所以我抱着不玩白不玩的心理,既然人家送上门来,我就一定要好好照顾她,于是我就更加卖力的插着她的淫穴。

“好了,够了,我看你不是遇到了鬼就是在做梦吧,哪有这种女人会这样做的!”我这时已经听不下去了,一听就知道小庄在那唬烂。

“咦,你怎知道我在做梦?那时我突然听到自动门开关的声音才醒来,原来我真的是在做梦,可是当时我觉得自己很糗,因为我居然迷迷糊糊就只穿件四角内裤忘了穿外裤就这样骑着车出门,接着在洗衣机开始转后就睡着了然后开始做起春梦起来,而那时小弟弟突然勃起被裤头压住,所以才会有那种紧缩舒爽的感觉。”

这时我再也忍不住把刚喝下去的一口咖啡和着我的口水全部喷在小庄脸上,开始趴在桌上狂笑着。这时周围的人也都停下动作看着我们这边,而此时小庄则是尴尬的流着满脸的咖啡到厕所清洗去了。

看着小庄清洗完出来,但脸上还残留一些水珠的鸟样,我又忍不住的笑弯了腰,接着忍住了笑意问他∶“那低沉的呻吟声是┅┅”

“是洗衣机的洗衣声啦。”

“那小妹妹也是梦中的美女喔?”

“没有啦,真的有那个妹妹啦,只是那时她已洗好衣服要走了,结果看到我时还骂我变态,那时我才知道我发涨的龟头有露出一点不小心给她看到了。”

我这时真的眼泪都笑得差点飙出来,邻桌的人看着我还以为我精神病发作,纷纷走避,怕待会我会作出什么危险的举动。

“大仔,别再笑了,人家都吓跑了,你再笑我就走人了。”

好不容易控制了自己激动的情绪,但眼泪仍在眼框中打转,那种想笑又不能笑的心情还真难过。

“好啦,你别再装肖仔,快点说那件内裤的故事啦!”

那时可能是她太紧张了吧,居然不小心留下一条白色的丝质内裤在地上,虽然掉到地上有点脏了,但我想那可能是她的,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看四周没人,于是飞快的拾起那条内裤,赶快塞进装衣服的塑胶袋里,然后若无其事的赶快把衣服烘一烘拿回家。

“那又怎样?跟你最近的衰事有啥关系?”

“你就听我讲完嘛!”

那天回家后,我就小心翼翼的把那件内裤拿出来,看了看,一直也不相信现在的少女也这么骚,小小年纪就穿那么骚的内裤,于是拿起那件内裤嗅了嗅。那种刚洗好又带些体味的香味一股脑的窜入我的嗅觉神经中,让我真的受不了,就掏出老二包着内裤打起手枪,还一直幻想着那天可以再遇到那妹妹,可以跟她做个朋友,或者可以上她,最后在那内裤上爽快的射了二次精才依依不舍的将它丢到垃圾桶后才睡觉去。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一下班就跑去那家洗衣店,看是不是可以遇到她,一直等到快十二点才回家,就差没像看那种不清场的电影院的老头一样,每天带了二个便当就在电影院窝一天,就这样过了一个礼拜,终于让我再次看到她。

而这天晚上也真好运,她好象是急着去上厕所一样,而且也是都没人在那,而她把衣服先丢在地上就往厕所冲,而我这时以第一时间就走到那包衣服旁,紧张的打开那包衣服快速的翻着,希望可以找到她的内衣裤。

皇天不负苦心人,在那包衣服的最底层找到几件她的内衣裤,而我怕她会起疑,只挑了一件黑色透明蕾丝的三角内裤塞进口袋,然后再快速恢复原样,就赶快走了出去,而这时她恰巧也从厕所出来,那种刺激紧张怕被抓到的心情又让我兴奋莫名。

赶忙回到家后,还没平复的激动情绪,以颤抖的双手拿出那件刚偷来的性感内裤,摸起来还有些馀温,可能是刚才换下来的吧,这更让我拿起来用力的给它嗅了一大口,强烈的尿骚味及些许的淫水味一下子就让我差点爽昏了过去。接着我又想着她穿着这件内裤的淫样,于是又打了好几枪才去睡觉。

“看不出来,你还真是变态呀!”

“厚,大仔,你都不知道那种偷来的紧张快感,改天你可以试试看。”

“算了,我没那种僻好。那后来呢?”

后来我终于知道她每个礼拜四都会固定去那间洗衣店洗衣,所以我都会在那时间去那光顾她的内裤。

就在一个礼拜前,我又依照她的时间在外面等待她的到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终于我看到了她那熟悉的身影的到来,这时我依然假装也在洗衣,可是却在一旁伺机看有没有下手的机会。

真是老天眷顾我,也不知是她粗心还是故意,她居然又留了一件红色透明的丁字内裤没丢进去洗而掉在我旁边。看着她依然面无表情的将一件件的脏衣服丢进洗衣机,我这时突然对着她僵硬的笑着,一边用眼光的馀角瞄着那件小裤裤,然后用脚就在她的旁边慢慢的把那件内裤一点一点的收在我的脚下,接着就用力的把它踩住,尽量的不要让她看到。那种心情,真是紧张到了极点,我想反正若不幸失风被发现的话,就说是不小心踩到顶多还给她就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就在我刚趁她不注意,将那热呼呼刚得手还没洗过充满淫味的内裤握在手上时,此时居然有人在我的后面大声的叫了声∶“厚,夭寿死砡仔,连恁祖母的内裤都敢偷,真正不怕生眼针喔!夭寿喔,麦走,跟恁祖母来去警察局,你还跑,给恁祖母回来┅┅”

“恩,对不起,那是哇不小心踩住的,没给你拿呀。阿桑,你麦生气喔!”

我以为这次真的是失风被抓到了,赶快把刚想好的台词搬出来,结果没想到是后面“乒乓”响,一阵的吆喝追打声此起彼落,接着渐渐远去,回头一看,原来是另有变态狂被人发现失风被人追打去了。

在我以为好里佳在时,这时却有一双熟悉的脚出现在我眼前,原来是她,只见她终于露出难得的灿烂笑容伸出手来看着我。

“嗯┅┅你是┅┅我┅┅”

“大哥哥,你不是‘捡’到我阿嬷的内裤吗,可以还给我吗?”

“你是说┅┅这件┅┅内裤┅┅是你┅┅阿嬷的?”

“对呀,谢谢你喔!我错怪你了大哥哥,那天我不小心看到你的‘那个’,我以为你就是那个变态色狼,不过现在抓到真凶了,不好意思。”

“没什么啦,不过┅┅你阿嬷┅┅也真时髦喔,穿这么性感的内衣裤。来,还给你,不过踩脏了不好意思呐!”

那时的我真的有如晴天霹雳,那些我之前偷来打手枪的性感内裤,居然是她阿嬷的,不是她的,一想到这,刚吃饱还在消化的东西马上在肚中一阵的翻搅,一股反胃 心的感觉涌上心头,在得知事实的真相后,幻想破灭后,我只想赶快回家好好吐一下。

在一阵尴尬的笑容后,我以僵硬握着那条阿嬷内裤的手伸向那妹妹,以忐忑不安颤抖的心把那件内裤还给了她,接着也顾不得衣服洗好了没马上冲回去把自己的鸡巴洗了好几次,都快把龟头给洗破了呢!

而自那次以后真的开始恶运连连,可能跟那内裤有绝大的关系吧!

“呜呜呜┅┅哈哈哈哈┅┅嗯┅┅不好意思,实在是太好笑了。小庄,这是2001年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这顿我请,改天再连络了,拜拜!”

我强忍着快发疯的笑意,赶快买单,走回车上开了引擎,冷气后,足足在车上笑了快十分钟才开车上路,真不知下次他还会有什么好笑的事发生。

【全文完】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