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疯狂暴露 >

迷乱之童年篇

时间:2022-09-18 21:2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一)

我站在高高的楼顶上,脚下的城市灯火阑珊。11月的晚风,吹得人昏昏噩噩,我竖起衣领,静静地聆听夜的呼吸。我的心事浸渍在冰凉的黑暗中┅┅我几乎忘了自己是怎样的渡过我的童年。大约是在小学3年级的时候,我迷上了梁羽生的小说,于是渐渐地对打打杀杀的武侠片产生了兴趣。那时的录像厅是城里人比较爱去的娱乐场所,放的都是一些港台的武打和枪战片,偶尔也会放一点外国的文艺片,但是绝对不会出现裸露和性爱的镜头。

但这种情况渐渐地改变了,到了我小学4年级时,我记得有一次我常去的那家厅放映了一部名为《1990香港应召女郎》的片子。我当时虽然没有勇气去看,但现在想起来,也许当时进去看的话,也许会大吃一惊的。但不久这种机会就来了。

我记得那是一个晴朗的日子,并且是周六。照往常那样我和阿峰来到了城西边的开发区,在农贸市场的二楼是这座小城的所有录像厅(当时只有两家)的集中地。我们到了平时最喜欢去看的那家厅门口,先看外边挂的牌子,上面有一部叫《七日情》的片子,录像封套上一个穿着三点式的美女很是诱人。我记得我当时盯着那对裹在小小乳罩里的丰满乳房,心砰砰乱跳,脑袋里一片空白。

我们涨红了脸,不敢在那门口逗留太久,把钱往老板怀里一塞,便象做贼一样窜了进去。

录像刚开始时,我们处于高度的紧张和兴奋之中。对于两个11岁的孩子来说,未来的一切充满了神秘和刺激。时间在迅速流逝,影片里还没有出现我们所期待的情节,每当男女拥抱在一起,并开始调情,影片就跳到下一个情节(现在大家都明白,那是被剪掉了)。

当然,我并没有失望,有一个情节,男主人公把一张纸币塞进一个女侍的乳沟,那是我第一次看见那么大的面积,还差一点就看见乳头了。可惜阿峰这时已经走了,他坐了不到半小时就没耐性了。这对我来说已经是突破性的收获,可好戏还没有完。

就在戏接近尾声时,不知是不是那位剪片的仁兄手下留情,居然让我有了更意外的收获。男女主人公在最后交合,那女的躺在草地上,一丝不挂的上身展现在我的面前。我到今天依然记得她那满足的表情,还有那对乳房,挂满了汗珠,不大、但很圆,颜色是较黑的那种,娇嫩的坚挺着。

她的乳头是我视线的焦点,我记得是深红色的,有些大。整个镜头持续了大约1分钟,最后那女子裸着身体跑到海边,把整个背部和臀部都留给了我,可惜太远,我只能看见个轮廓。

后来我给阿峰说了,他大概是“妒忌”我,竟然威胁要到老师那儿告我看黄片,虽然他没有那样做,但我和他还是渐渐地疏远了。这就是我第一次看黄片的经历。

以后的日子,城里的录相厅越来越多,那种片子也渐渐地多起来。我还是常去,只是更加小心了,害怕被父母的熟人看见。唯一值得一提的一次,是看的一部武打片。

在这之前,我已经对女人的乳房有了更多的感观上的认识,可是那个部位对我来说,依然是那么神秘。因为当时的“黄片”,只不过露露乳房和臀部而已,我渐渐地不满足了。我一直以为那不过是一部普通的武打片,但当剧中出现了一个穿着三点式的女人时,我隐隐觉得不那么简单了。

果然,让我期待的一幕出现了。杀手和他的情妇开始调情,脱了衣服,那女的只剩下乳罩和内裤。她的内裤是白色的,有着白色花纹的蕾丝滚边,三角形的地方稍微的隆起,隐约地好象有着模糊的黑影,映衬着纤细的腰枝,她的大腿很匀称,就象萧蔷的裤袜广告般诱人。

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没想到那女的竟然缓缓的褪下乳罩,我感到一阵幸运,因为这毕竟是一部武打片。杀手开始抚摸那女子的乳房,吮吸那乳头,一切都在我预料中进行。然后两人肢体交错,那男的竟然伸出手来脱女人的内裤,我的心一下子被提到嗓子眼了。

我看见那双手抓着白色内裤边缘往下拉,一点一点往下,平坦的小腹逐渐显露。我记得我当时看见那撮黑色的阴毛时是怎样的兴奋,我的阴茎几乎把裤子撑破。当全部的外阴都露出来时,我的第一感觉竟然是美味的三角烤饼。我想∶女人的隐私部位竟然是这样的!

时光匆匆,不知不觉到了小学五年级的暑假,这个夏天,我跟着父母在武汉坐船到三峡去旅游。上船的那一天,天灰蒙蒙的,隐约要下雨。没想到第二天船进入西陵峡的时候,太阳已经出来了。

一个人走到船头,看见几个外国人在晒太阳,都是老头、老太太,没什么看头,于是回船舱睡觉。

我们住的是二等舱,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少妇和我们同住,她长得到有些姿色,虽然比较瘦,但看得出来相当的丰满。她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裙子,仔细看可以看到白色的乳罩和三角内裤的轮廓。我自始自终都装出一副幼稚的模样(其实我本来就是个小孩嘛),总之她对我几乎全无戒备之心。比如在她房间里扫地,一埋头,胸部前的那块衣服就垂了下来,我壮着胆子看去,天!那紧紧裹在一对乳罩里的硕大的乳房几乎被我一览无馀,我当时混乱得一塌糊涂,半天才回过神来。

大家都知道,船的构造和飞机相似的地方在于都必须要越轻越好,所以制作船舱一般是用较轻的金属,并且“墙”要尽量的薄。而我们坐的那艘轮船,是比较陈旧的,大约用了不少年了。于是我发现,由于长期的腐蚀和老化,很多船舱的薄薄的墙上,都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不易观察到的小洞。这个发现令我心喜如狂,我站在船舷边,就好象当年的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激动不已。

(顺便对正在观看小生这篇劣作的朋友说一句∶其实机会不是没有,而是有很多;机会不是转瞬即逝,而是时刻都在出现。善于发现机会,开动脑筋,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巧合的是,这艘船的厕所是不分男女的,而且是几个单间挨在一起那种。于是我小心地在那几间里寻找,终于发现中间那间的左墙上有一个不易被发觉的小眼,透过去刚好可以看见左边的那间厕所的内部。后面的事相信大家都知道怎么做了!

我在厕所外边溜达了一阵,终于有个女的朝这边走过来,进了中间那个门,她刚一关门,我马上就以百米速度冲进左边那间。我深呼了一口气,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眼睛凑上去,让我失望的是,由于那个眼儿实在太小,只能看见那个女子的头的部份,而且她方便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后来等她走了以后我又认真的找了一遍,没有再发现其它的小眼儿。

厕所不行,就看看浴室吧!果然,浴室也是几间相挨的。夏天容易流汗,所以洗澡的人特多,幸好也是单间,不是公共的。好不容易等到一间浴室,连忙进去,先脱了衣服,冲了个凉,然后慢悠悠的在虽然狭小但还算洁净的浴室里找起来。

不多久,就有了战果,在挨着旁边那间浴室的墙上正中央刚好有个小洞。这时浴室的蒸气蒸腾起来,雾蒙蒙的一片,我的心怦怦乱跳,旁边的浴室传来莲蓬落水的声音和女人的说话声。要知道,那个小洞是很容易被发现的,如果我被发现的话?我不敢想,但又忍不住想去看。

这时我已经根据说话声判断出隔壁的是母女俩,在经过一番激烈但短暂的思想斗争后,我决定了冒险。藉着蒙蒙的雾气,我屏住呼吸,慢慢地移动脚步,然后很谨慎地把眼睛移上去。

眼光刚透过小洞,令我毕生难忘的一幕上演了。只见两个雪白光洁的肉体出现在我面前。她们淋浴的方向刚好是背向我,所以我可以放心大胆的欣赏。开始时只能看见背部,年纪在三十多岁的那个比较丰满,臀部又圆又大。她的女儿大约10岁的样子,皮肤很光滑,但太娇小,根本还没有开始发育。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真实地看见女人的裸体,包括乳房和臀部。后来她们开始转动,这时我的目光已经完全集中于那个少妇身上。她的乳房不算很大,但看上去比较圆,有肉感,特别是乳头的颜色很深,让人恨不得冲上去咬两口。她的阴部跟我在录像里看到的一样(当然是外阴,那时还没有A片),长着浅浅的一撮阴毛。

不知道女人洗澡是不是都很喜欢搓揉乳房?反正当时我看见那个少妇在乳房上抹了肥皂,然后很细心,很用力地搓揉起来。如果只看那个部位,跟三级片里男人摸女人差不多。

在那个小小的浴室里,我兴奋得几乎要爆炸。如果当时我懂得打手枪(即使懂,当时也打不出来,因为我也是根本没发育嘛!),肯定会痛打几回合。

沿着优美弧线的腹部而下,微微隆起的小腹,再往下是一丛乌黑发亮的黑森林。热水“哗啦哗啦”冲刷着,她正一无所觉的陶醉于洗涤身体的舒适与触摸私处的快感,大概无法听闻隔壁有一头狼的低声喘息吧!

少妇洗完了,接着以浴巾拭去全身水滴,伸手在壁架上取了亵裤,是粉白色的,一脚套上,换另一脚,缓缓上拉,掩盖了那片黑森林。但也许是这件高腰的三角裤质料太薄了,黑森林逐渐释出水滴,似乎不情就此被包住,又慢慢在内裤描出了暗黑的模糊轮廓。她理理头发,又转身取下胸罩,自前面穿入,调整一下肩带,两手后背扣上背扣,此刻她的双峰已被收入粉白色的罩杯之中,但又好像不甘心的,将胸罩撑出了一个美丽的弧度。

可惜就在我接近疯狂的时候,就有人在敲我的门在叫我洗快点。我一心慌,连忙胡乱穿上衣服,夺路而逃了。回去以后,在床上躺到吃晚饭。

过后的几天风平浪静,白天上岸观光,晚上回船睡觉。偶尔偷偷地看看那个同屋的少妇,可惜她总是不脱衣服还盖着被单睡,所以侥幸只能看看乳罩。

但是有一天晚上她洗澡回来很快就上床了,没有洗换下来的衣物,而是装在她床下的一个盆子里,大概是准备第二天上午再洗。等他们全睡着了,我偷偷的摸起来,然后轻轻地把那个盆端到厕所去。盆里东西不多,但都是宝贝∶一条内裤,还有一对乳罩,还是湿的!

我仔细的观察起来,纯白有蕾丝的乳罩,是中号,闻不出什么特别的气味。

但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女人的贴身,所以还是很激动。白色的尼龙混纺三角裤,凑到鼻前一吸,可以明显的闻到一股尿臭味。但是令我失望的是,上面没有留下阴毛。我不敢多看,匆匆把盆放回原处,然后若无其事的睡觉。

第二天起来时我推开门,阳光穿过峡谷照射下来,正好照到晾着的内衣上。

望着昨晚我抚摸过的部位,我不禁得意地笑起来。

难忘的三峡之旅很快结束了。不久我读完了小学,来到了一所重点中学读初中。新的故事又开始了┅┅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