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伴侣交换 >

同室操戈之双龙御凤篇

时间:2022-09-26 08:0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在不知不觉中欢欢已经走进了我的生活,不管是跟网友的交流,还是一个人慢品香茗、轻吐烟卷,走进网络后,这里已经是一个可以卸下一身疲惫,然后懒洋洋可躺可靠着的温床了。同时我也要感谢欢欢给了我那么多“性”趣相投的朋友,谢谢欢欢!谢谢你们每一个人!

这是我的第二篇作品,希望你们能够喜欢,也希望它能够为你们带来性爱前的那种美妙的躁动感觉。

带着喘息声,海浪一挺一挺地涌上来,一次次地荡平了一对对恋人走过沙滩留下的歪歪斜斜的脚印,海风也带着一种像女人呻吟似的暧昧气息阵阵吹来,夕阳西下,浪漫的绯红庸懒地斜躺在落日之上,难掩的艳光洒落海面,斑斑点点,仿佛大海的汗珠,那一身汗晶莹闪烁,让人很容易联想起一个香汗淋漓的性感女人,好想伸手去触摸┅┅从没想过秦皇岛的海景也如此迷人,或说竟有了某种撩动性神经的能量,让人不由地性上腺亢奋。

这是一家很不错的宾馆,单就它窗外的景色也就足显出它的品位。我住的这间标准间屋子很大,浴室也很大,我喜欢这样的地方,我是跟我的同事、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大石同来的,他正在用电话联系我们今晚的贵宾──王艳。

认识她以后,让我更坚定了一个概念∶四川是一个出美女的地方。至于我们是怎样认识的,这里就不作太多交待了,反正当我们到达秦皇岛后,我们已经是很熟悉了。

晚上刚过八点,她来到了我们的房间,我正在浴室洗澡,她跟大石在在房间聊天,因为水声很大,我听不清她们都谈论了些什么。我一边洗着我的小弟弟,一边想象王艳脱光后的样子,虽然从没有看到,但她的丰胸早已印在了我脑海。

当那种欲望升腾起来的时候,我用展开的双手搓摸着自己的大腿、小腹、前胸,全身的每一个地方。偶尔套弄着我的小弟弟,它已经跟我一样兴奋了,水珠淋到它涨得紫红的头部时,看起来像极了雨后的鸡冠花,只是这一朵相当平滑。

我准备出浴室的时候,简直不知该怎么做才能让它枯萎下来,唉!我的鸡冠花!

当我洗完澡,硬着头皮和鸡冠花从浴室出来后,发觉电视的声音中夹杂着粗重的呼吸声和娇纵的呻吟声,我循声走了几步,我的左侧正对着电视,两个赤条条的肉体在床上已经纠缠在一起了。

两层厚纱质的窗帘在海风的吹拂下,发出“沙沙”的声响,那种厮磨的声音让人心痒。灯亮着,看不到那性感的海,但那一挺一挺的海浪还是停不住喘息,象是在摇晃着一个姑娘,又象是一个荡妇晃动着如蛇的腰肢,颤动着带波纹的乳房,走向她渴望的强壮。

“嗯嗯┅┅啊┅┅”王艳的声音已经变得很淫荡了,大石正在舔她的阴户,那饥渴的形状就象是一只久未饮水的大黄狗遇到了一眼山泉,旁若无人地尽情尽畅。王艳的阴唇在他舌头的扇动下,扭曲开合,象张贪吃的嘴。大黄狗的舌头一咂一咂地发出馋人的声响,吸食时“滋滋”的声音总会有“哼哼”的回音相伴,那个声音仿佛很遥远,是在两座大山的后面传来的。

“嗯┅┅嗯┅┅啊┅┅哦┅┅”不住地给人以肉欲的诱惑,泉眼上面是覆盖了黑草的小山丘,黑草周围一片雪白。大黄狗在畅饮着甘甜之馀,时不时地厮咬着小山包上的黑草,小山包被刺激得颤抖着,于是泉水更盛了。

实在忍不住了的我,径直走到床边,电视的荧光照在她雪白的胸前,起伏的双乳仿佛被一层蓝纱裹着,性感而神秘,小小的乳头更显出乳房的挺拔,即便是平躺也仍很耸地保持了高度。我摸着它了,轻轻地抚慰着两只小白兔一样可爱的肉团,手指缝间红红的乳头是小白兔红红的眼睛。

她笑着看我∶“用力!”她在乞求。这种招唤对我就象是一个命令,而我正是一名合格的士兵,认真地执行着任务,由温柔转向了粗暴。她的手在浴巾下顺着我的大腿向上探索着,她磨挲着我的阴囊,轻轻按摸着睾丸。

忽然,她一把扯掉我身上的浴巾∶“你们俩一块来吧!”

她用手牵引着我暴涨的阴茎,让我跨坐在她身上,两个大奶子在我的大腿根部垫着,好软、好柔。她努力地抬头,那朵美丽的鸡冠花便被她咬在口中。

“我要开始操你了!”大石在我身后把她的双腿抬起。因为含着我的龟头,她“呜呜”地答应着,那种迫不及待已然可知,就象被尿憋急了的人突然看到了厕所,那种急于进去的念头是无可阻挡的。

她的腿靠在我的后背,大石的前胸压在她的腿上,大石疯狂地前进着,带动她的身体一挺一挺地抖动。“呜┅┅呜┅┅”我的鸡巴被她紧紧地裹住,她用嘴唇套弄着,用舌头舔着龟头,声音从我的胯间传出来,那种无比淫荡的气息包裹着我们的周身,床也似乎不禁重负般地晃动着,只有床头灯静静地在一旁欣赏,流露出桔黄色暧昧的光,电视中不知哪个频道漂亮的女主持人不时发出会心的笑声┅┅

过了一会儿,王艳说她快喘不过气了,我们便换了种姿势。我让王艳爬在床上,头冲着大石,大石跨坐在床头,我从后面时进攻,她在前面努力┅┅“你俩的鸡巴好大!”

“是吗?爽吗?”

“嗯!快点!啊┅┅啊啊┅┅我的小穴好痒!快点!呜┅┅”不等她说完,大石已经将她的头按向他的胯下。

“你是不是个骚狐狸?”我一边疯狂地抽插着,一边说。她退出含着阴茎的嘴冲着我说∶“我不是骚狐狸,我是小骚 ,我喜欢发骚。快捏我的奶!”

听到她的话,我更来劲了。她的阴道很窄,在这种姿势下更加紧了,但因为刚才被大石干过,此时淫水更是肆意横流,所以很滑,每一次都全根覆没,直捣花心,我的龟头明显地感到她子宫的存在。想一想,这以花冠抵花心倒也正得其所,小穴的温润也更呵护了鸡冠花的明艳,增加了花心的弹性。她的头则像小鸡啄米似地为大石猛烈地口交。

我们很投入地做着各自的事情,从王艳的嘴里发出的“呜呜”声强稠着我们是一个整体,象是一台机器的三个部份,因为每个零件都非常地润滑,我们联动得极其和谐,那种顺畅和默契就象不知做过多少回一样,而实际上我们只是第一次。

从王艳迷离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已经爽得不亦乐乎了,她的阴道一紧一紧地,配合着我的插进抽出┅┅

我们不知换过几种姿势了,床单已经湿得不象样子了,有汗水、有淫水,整间房子都弥漫着一股淫水和汗水混合后的味道。我和大石在这种味道中舔着王艳身上的每一部份、操着她上面的和下面的两张小嘴,秦皇岛的第一夜竟过得如此糜烂。

我正想着,一股灼热的液体喷向龟头,随即我的前列腺一阵痉挛,王艳大叫着∶“快!快!再操┅┅操┅┅操我!┅┅啊┅┅啊┅┅嗯┅┅”她的叫床声简直连窗外的海浪也自愧不如,我也“啊┅┅”地一声任由小弟狂泻不止,象浇花一样,尽数射入洞中。

仿佛这种声音可以传泄,大石也射了,他用手套弄着他的大鸡巴,精液射得王艳满脸都是,头发上,甚至肩膀┅┅

“啊!晕┅┅”王艳无力地躺倒在床上,她娇艳的脸和雪白的身体都现透出极度兴奋后的红晕。

休息了半个多小时,我们冲洗了一下,穿好衣服,出去吃夜宵了。夜色中的王艳因疲惫而多了一份撩人的风情,柔柔的、诱人的大腿在黑色五分紧身裤的包裹下更显挺拔,白地、粉红色碎花的砍袖小衫更好地显出丰满的趐胸。

“刚才没看到你穿衣服,真没想到你今天穿得这样性感。”

“是不是又想操我了?”

“吃完夜宵回去我让你更爽!”

“好啊!那咱们一会到浴室去吧!让你俩好好的再操一次!”

我忍不住掐了一下她的大屁股,她也毫不客气地用力握了一下我的小弟弟∶“啊!又硬了?!”

┅┅

窗外的海浪还在一挺一挺地喘息着,而我们三人只能听到浴室里浴缸中的水声,和我们身体某个部位之间磨擦时发出的“噗哧、噗哧”的水的声音┅┅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