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伴侣交换 >

美国游记之摄影课

时间:2022-09-28 05:2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星期六早上十点,丁军按早已说好的,先送我和琳琳去一个老师家里上摄影课,他们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了解SM的情况。丁军告诉我,老师叫纽曼,算有些来头,曾经给《花花公子》和《阁楼》杂志拍过封面女郎,还给很多很有名气的成人电影担任摄影。现在在有空时教别人摄影,收费不便宜。不过丁军告诉我,纽曼答应让我和琳琳免费听一节课,大概两个小时左右。

纽曼住在当地最好的区内,有自己独立的院落,进他的大门后经过一个游泳池才能进入他的客厅,后来才知道后面还有一个小果园。

丁军给我们介绍就匆匆离去了,我打量了一下纽曼,才三十出头,一米八左右,金黄色头发,很结实。我和他寒喧着,他的眼睛却盯在琳琳的身上。他也毫不忌讳的告诉琳琳,如果她来拍成人片,一定马上就走红。

我们正聊着,从外面走进来一位金发美女,一身迷你裙的打扮。纽曼介绍说这是他太太,刚买完东西回来。我仔细一看,嘴张得大大的,半天才结结巴巴的问了一句∶“你是依琳?”她很大方的一笑,说∶“是。”

纽曼笑着告诉我∶“依琳是我的太太,也是我教学的助手,当然也是一个明星。”

依琳是一个非常有名的色情电影明星,她主演的《后门》、《群交纪实》等等在市面上销售相当好,很多互联网上的收费成人网站也都以她的名字做招揽。

我从来没有想到会巾到她,更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场合巾到她。

在录象片上早已看到她和无数男人交欢,我却发现她穿着衣服,尤其是她现在穿着我最喜欢的短裙,更有吸引力。没有内衣约束的乳房在那薄薄的衣料下随着身体的移动上下跳动,充份体现了她的青春活力;短裙的“短”也毫不掩饰的把她那修长匀称的双腿的美体现无遗。

依琳大概已经习惯了象我这样吃惊的场面,说完“是”后她就到里面的房间去了,我也才发现琳琳在旁边狠狠的瞪着我,我只好搂住她傻笑。

我知道他的课十点半才开始,我看还有些时间,就想趁机问一些问题。

我坐在沙发上,喝着可乐,问∶“纽曼,我看过不少电影,发现里面的黑人的家伙都很长,这到底是你们特意挑的还是黑人的的确长些呢?”

纽曼笑了笑∶“黑人的的确长。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长,所以我们还是会挑选一下的。我觉得这没有种族问题在里头,但是色情电影的男影星很少有黑人,所以我们大多数时候都会换黑人演员。”他停了一下,好象想起了些什么,告诉我∶“我们今天就有一对黑人夫妇来参加,你可以看看有没有机会和他聊聊。”

让我奇怪的是琳琳居然也有问题∶“那大小长短到底有区别吗?”

纽曼笑着摇头∶“不管别人是什么观点,在我们这行里面,这的确是有分别的。你自己想想,如果有个人的长到能够插到你平时巾不到的地方,能让你很舒服,你说有区别吗?当你把一根铅笔插在下面,你觉得空荡荡的,如果你换个大号的塑胶阳具,你就知道粗的好处了。”

琳琳点点头。我正想再问些问题,纽曼说∶“今天是第二节课,为了不耽误大家的时间,我先告诉你上次的内容。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告诉他们要买哪些器材,然后让他们在家里先自己试着拍些东西。我主要是教他们用摄影机。因为现在的电脑先进,照片可以通过摄影机搞出来。你也知道我收费不便宜,来我这上课的根本不会在乎用几千美元来买设备。”

然后他告诉我他要求些什么器材,象什么索尼的数码摄像机、什么彩色激光打印机之类的东西。我大概算了一下,如果全部买齐,大概需要六、七千美元。

不一会儿,三对夫妇陆续进了门,因为名字一点儿也不重要,也为了省事,我就用夫妇一、二、三来表示这三对夫妇吧!

夫妇三就是那对黑人夫妇。那黑种男人穿着一条紧身裤,象是跳芭蕾舞的那种。我很清楚的看到他的阴茎朝上被裤子紧紧的包着,软绵绵的状态下龟头居然快要巾到阴茎了。这个男人并不高,不过一米八左右,所以这个长度真让我吃惊极了。

琳琳在一边也是傻傻的看着,我注意到那个黑人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嗨!”的打了声招呼。他的太太到是典型的黑美人,身高不过一米六五左右,身材匀称,她穿的和她老公穿的成明显的对比,一身非常合身的白领套装。

夫妇一看上去都在三十好几,男的有些肚子,女的虽不如那黑女人苗条,但一米七的身高让她显得很身材不错。夫妇二是一对老夫少妻的组合,我后来知道那老头退休前是某大公司住德国的总裁,女的是一个新加坡和英国人的混血儿。

女的三十左右,是那种小尺寸的女人,老头至少有六十五岁了。

纽曼简短的介绍了一下我们,就开始他的课了。

“夫妇一,你们的构思是什么?”

那男的说∶“我们并没有什么很特别的想法,但是我太太喜欢被别人看,我也想看到别的人看到我太太裸体时的反应,所以我们就拍摄了她洗澡时的一段录像。”他边说边从身边的包里拿出一盒录像带来。

纽曼开始播放录像了。画面一开始就是那女人光溜溜的躺在浴缸里,水清清的。她望镜头看了一眼,大概是得到了什么信号吧,开始双手从乳房开始,顺着身体往下滑,镜头跟着手滑动。这女人虽然三十好几了,但身材还真是保持的不错,没什么多馀的脂肪,腿也显得修长匀称。

不一会儿,那女人翘起大腿,摄像机毫不犹豫的挪到浴缸另一侧,直对着女人的下体。阴唇又厚又长,据说有人很喜欢这种,什么原因已经忘记了。那女人用手指揉了揉自己的阴蒂,然后屏幕一黑,什么都没有了。

“真可惜,太短了。你太太身材真不错。”纽曼又转过身子对那白女人说∶“你的手移动的时候应该更慢一些。你的胸、你的腰都很漂亮,在胸前时,镜头最好特写乳房的部份,乳头一定要硬起来。照腰的时候要把镜头拉后些,因为这样才可以显出腰部的线条。”夫妇一在一边直点头。

纽曼接着说∶“如果你太太的确喜欢被人看的话,你可以直接用一些象网络会议软件在互联网上播放自己的录像。你们还可以直接问观众她们喜欢看什么,了解她们需要什么,你才知道你应该怎么拍自己的录像。等一下我会给你几个软件的名字和网址,自己会去试一下。”

纽曼正想转到夫妇二,那白女人插了一句∶“我也想拍他,但他不让我拍,因为他觉得自己的那个太小了。”她用手指了一下她老公的阴茎,她老公脸上一红∶“看了那么多录像,发现别人的都很大,我真的怕别人笑话。我们还是看别人的录像好了。”

“等等。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看看吗?我拍过那么多人,你到底怎么样我一看就知道了。我想你太太都不介意,你就更不会在乎了吧?更何况我们这里就这么几个人。”纽曼很认真的说。

那白男人很是犹豫的样子,还时不时用眼角瞟那黑男人的下体。纽曼看出他的犹豫,又补充道∶“如果我说你没问题,你就应该相信我,如果你不让我看,你太太可能也会觉得你的确是比较小哟。再说,拍摄是有技巧的,你只不过觉得别人的大。”

那白男人犹豫再三,总算同意了。脱掉裤子之前,还憨憨的说∶“可不要笑话我呀!”

那男的阴毛旺盛,阳具就象缩在杂草丛中一样。我看了琳琳一眼,她果然是“真的很短”的表情。

“你的阴毛太长了,所以看起来很短。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些录像里的演员的阴毛都很短?有的甚至被剃光了。”纽曼顿了一下∶“你太太平常剃阴毛吗?”

那男人摇了摇头,纽曼说∶“如果你们都愿意的话,我可以让依琳来给你们做个示范,帮你修剪阴毛。”

我看到那男人的阳具“噌”的翘了起来,他太太满脸的犹豫。依琳实在是很不简单,在《HBO的REALSEX》一辑节目中,和她合作的男演员纷纷表示她的功夫实在了得,有的时候那些身经百战的男明星都坚持不住,没几分钟就泄了,只好休息休息,等硬了之后再接着拍同样的片段。所以,大家看到的不间断的做爱场面,其实有的是经过剪辑的。以依琳的阴道为模子做出来的假人或充气娃娃一度长时间缺货,即使是有货,价钱标到一百美元还是被人抢购一空。

那白人太太说∶“我看还是不用麻烦依琳了,我回家给他试试就好了。”

纽曼耸耸肩,随手那起笔写了些什么,递给夫妇一∶“这里是一些常用的剃毛用品,按照说明书去做,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选择剃光,或留很短的阴毛。我刚才看了一下,你的应该算是平均长度,勃起后大概有六英寸左右。”

那男人一脸失望的拉起裤子,坐到她太太身边。

夫妇二是那对老夫少妻形的。那新加坡女人从随身带的包里那出一卷录像带交给纽曼,纽曼把它放进录像机,我们就盯着屏幕看。银幕一亮,那新加坡女人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对着镜头骚首弄姿。那女人身材还好,只不过她只是在床上翻来覆去,而且时间还很长。

看了几分钟,我已经毫无兴趣,但是又不得不堆出一脸很感兴趣的表情。我的手已经悄悄的伸到琳琳的两腿中间。因为我们大家是围坐在一张长方形大桌子旁,电视机又在另一头,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我在干什么,当然除了琳琳。

琳琳先是用大腿紧紧的夹住我的手,不让我继续深入,我当然不会罢休,用没有被夹住的大拇指挠她的痒痒。我扭头看了她一眼,她眼睛虽然盯着电视,其实却是在尽力不要笑出来。我多用了些劲,她不再反抗,我的手就顺利的进入她的大腿根部。

我的手触摸到的不是棉或丝制的内裤,而是温暖的阴唇和黏黏的爱液,我想大概是我表现出对曼玉不穿内裤到公共场合的欣赏,琳琳不甘落后。我用拇指和食指捻住她的小阴蒂时,很明显的感到她的阴道在收缩个不停,也听到她的喘息声加重。我毫不客气的接着用中指顺着湿湿的阴道口滑了进去。因为不想让人发觉,我的上身尽量保持不动,所以只好用中指在小范围内高频率抖动。

琳琳双手撑住桌子,不让身子发抖,下面阴道紧紧的夹住我的手指。我企图在用中指攻击阴道时用其它手指攻击其它敏感部位,却都因为不便暴露自己而作罢。

“不错啊。”纽曼轻声说了一句,把录像带退了出来。说实话,那轻轻的一句着实让我吓了一大跳,真是做贼心虚。我抽出手来,用另一只手梳了下头发,随口应了句∶“不错,不错。”

琳琳重重的喘了口气,虽然她皱着眉头瞪着我,却让我感到了无限的柔情蜜意。

黑人夫妇拿出她们的录像带递给纽曼。

屏幕一亮,就看到那个黑女人穿的一身透明的睡衣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时不时望着镜头的方向看。镜头的焦距还在调整,很明显有人在控制摄像机。

摄像机的镜头拉向那黑女人的胸部,那睡衣是透明的,很明显那女人没有穿内衣,乳晕深色的一圈很明显,乳头硬硬的挺着。镜头望下移,一条小浅花T-BACK护住她的下体。典型的黑每人身材,丰胸、细腰,高高撅起的臀部更显出女性的曲线美。

这时候门铃响了,镜头马上对准了门的方向,那女人通过门上的猫眼往外望了一会才去开门。那女人一开门,就张开双手,大叫“老公,你总算回来了。”

然后是一阵的寂静。那女人沉默了一会儿,说∶“嘿,尼克,是你呀,我还以为是我老公呢!进来吧。”

我和琳琳对视了一眼,她既然已经看到是什么人在外面了,为什么还会看错呢?我们望向那对黑夫妇,他们好象也在看我们的反应,那黑男人也傻傻的冲我们笑了笑。

那女人让开,一个那个叫尼克的白男人走了进来。尼克顺着那女人的手势坐在沙发上,摄像机从沙发的侧面拍到那两个人。尼克坐在沙发上,有些拘谨,大概因为他面前的女人穿得太少的缘故吧。

“阿美,麦卡让我这时候来找他,说讨论一下明天开会的事情。看样子你也在等他呀,他不在家吗?”尼克说。

“他说大概这时候回来的。他到纽约去了一个星期,我想给他一个惊喜。所以我穿上这件新买的睡衣来迎接他,没想到是你。”阿美站在尼克的面前说。

从侧面看上去,尼克的反应很是不自然。想说话,就要面对着阿美,但是阿美又穿得那么少,弄得他不得不做出一副东张西望的样子,边看边说道∶“看样子,就算麦卡回来,他也没有时间和我谈什么会议了。”

“为什么?他可是把工作看的很重的人。”阿美说。

“可是你穿的这么迷人,他哪里还会有心情谈什么会议呢。”尼克迅速的偷偷的扫了阿美的乳房一眼,“我看我还是走吧。”

这时候,房间里的电话铃响了,阿美告诉尼克等等,然后接起电话,“嗯,嗯”了半天。她放下电话,对尼克说∶“麦卡来电话,说他推迟回来的时间了,大概四、五个小时以后才会到家。”

“那我还是先回去吧。”尼克站起来,又偷偷扫了阿美的乳晕一眼。

“你有什么事吗?”阿美问了一句,接着又说∶“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我想让你帮我参谋一下哪件睡衣更吸引男人。”她顿了一下∶“你老婆也是有名的美人,我想你肯定对这些有些研究吧。我和她谈过,她说你眼光很好。我想给麦卡一个惊喜,所以买了几件新的款式会来,你帮我挑条看哪件最合适,好吗?”

“当然没有问题。”尼克大概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重新坐在沙发上。

“这不是免费的睡衣秀吗?”我凑到琳琳的耳边说。

“不过你不可以告诉麦卡,我不知道他愿意不愿意让别的男人看到我穿成这样。”

“没问题。帮你看完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尼克也不笨。

“你喝点什么吗?啤酒怎么样?”阿美问尼克。

“好呀。”

摄像机正对的地方有一个大冰箱,阿美打开门,弯下腰拿啤酒。她的小睡衣本身就短的得可怜,这么一弯腰,睡衣下摆已经翻到腰部,几乎整个臀部就露了出来。镜头拉向冰箱,给了个特写∶那条浅花T—BACK大概小了些,根本包不住阿美的整个阴部,反而那细细的带子已经勒进阿美的阴唇里。

阿美剃过阴毛,所以我们看得特别的清楚。她的阴唇较厚,把本应该遮住她阴部的“线”整个给包了起来,而且阴部已经是亮晶晶的了。

阿美好象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的,又在冰箱里翻了一会儿,才直起腰,拿着瓶啤酒走到尼克面前∶“先喝啤酒吧!”然后坐到尼克对面的沙发上。

我突然觉得琳琳的手摸到我的肉棍上,她感觉到我的勃起,狠狠的用手打了我一下。我看着她,小声说∶“难道你不湿吗?”她听完后拧了我一下,就不理我了。

“尼克。”阿美边说,边放下翘起的右腿,换了左腿翘在右腿上。很明显她换姿势时大腿分得很开,而且因为她坐在沙发上,睡衣的下摆又被卷到腰上,我想如果坐在她对面的话,应该不难看到她的私处吧。

摄像机的注意力放在了尼克身上,尼克好象在欣赏阿美的睡衣,但是很明显他的注意力在阿美那露出阴唇的下体。

“尼克,我去换一件衣服好吗?然后你帮我比较一下。”说着,阿美站了起来,扭着屁股消失在镜头外,然后我们听到关门的声音。

尼克粗粗的喘了一口气,放下手里的杯子。让我们感到意外的是他居然拉开裤子的拉链,把阴茎掏了出来,镜头马上给它来了个特写。尼克的手握着自己的阳具,上下不停的撮动,因为抖得厉害,我只能看到他的龟头已经充份充血,马眼上已经是湿湿的了。镜头向后拉,我们可以看到尼克一边手淫,一边探出头看看阿美出来没有。

一两分钟后,门响了,尼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把肉棒放回去,拉上拉链,拿起杯子接着喝啤酒。

阿美闪进了画面,我不禁有些失望。她换了一件丝制紫色睡衣,虽然有些地方有镂空,却还是有什么都看不见的感觉。最可气的是那胸前居然还有加厚的胸垫,也是短睡衣,可是下摆居然快要到她的膝盖了。

尼克大概也是同样的想法,他看了半天,说∶“阿美,你的身材很好,穿什么样的衣服都很好看。这件也很好,但是和刚才那件相比,这件太保守了。”他喝了口啤酒∶“请恕我直言。刚才那件是透明的,又有些朦胧的感觉。那大概就是有些人喜欢的朦胧感吧,包括我在内。现在这件把你全都遮了起来,什么都看不见,有的男人可能会什么反应都没有。”

“哦,那┅┅你有没有反应呀?”阿美好象很小心似的问尼克。

尼克还不确定阿美到底是什么企图,但是他还是照时回答∶“和刚才那件相比,我的确对这件没什么感觉。”

“那好吧,再让我试试。”阿美说完又走出镜头去换衣服了。

尼克这次没有按步就班,但是他好象很努力的要把那明显的突起给按下去。

不一会儿,阿美走了出来。这次比最先开始好要暴露,因为非常明显,她没有穿内裤,她的倒三角地带被剃成了一个心的形状,黑黑的颜色从透明的睡衣透出来。

阿美问尼克∶“你觉得这样会不会更好?你喜欢这个心吗?还是你太太劝我剃阴毛的,我从来没有试过,就是这次想给麦卡一个惊喜。”

尼克说∶“我相信没有男人看到你这样还会没有反应。如果你原来没有这样做过,我相信麦卡一定会喜欢的。”

“那,你喜欢吗?”阿美变说,还把下摆拉起来,低头查看自己的“心”的样子。

“当然喜欢,你可以看得出来。”

阿美顺着尼克的目光看到他高高耸起的裤裆,“真的是我的影响吗?”她边说,边走到尼克跟前,用手摸了一下尼克的突起,然后泯着嘴笑了一下∶“你真的很硬哟!”

“你想看看吗?”尼克大概认定了阿美在引诱他,所以大胆的问了一句。

“你太太告诉我你的东西不小,而且你很能搞。可是┅┅”阿美很犹豫的样子∶“我不可以对不起我老公的。”

尼克一脸失望的样子。

阿美接着说∶“不过我可以看看吗?只是看看而已,就象我看杂志里男人一样唷!那你把裤子脱掉好了,我也想看看你太太说的是不是真的。”

尼克站起来,飞快的解开扣子,把长裤脱下来。他也没有穿内裤,长裤一脱落,他的肉棍就直直的翘着。

“你完全勃起了吗?”阿美问。

我悄悄对琳琳说∶“你看到她老公的那么大,当然觉得那家伙的小了。”

琳琳也说∶“难道他不知道黑人的一般比较大吗?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尼克果然有些脸红脖子粗的感觉∶“当然不是了,平常我老婆都要把我的吹起来。”

阿美说∶“我可不上当,难道还要我吹你不成?你自己用手也可以吧!不过你不愿意也就算了。我总算知道你太太说的大是有多大了。”

“她肯定没有说错,你等着看吧。”尼克说着,用右手握住他的肉棒,上下摩擦起来。

镜头转向他的肉棒,果然肉棒在他手中有神速的表现,小弟弟慢慢的涨大。

阿美看着看着,手也向下伸,指头消失在那黑色的“心”的下面。

两个人都站着∶阿美的手不停地搓着她的下体,眼睛一张一合。张开时,看着尼克手淫;闭上眼时,很享受自己的样子。尼克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阿美,手不停,眼不合。镜头来个特写,马眼处已经可以看到有些液体了。

“我要你。”尼克说。

“我也想要你,”阿美喘着气∶“但是我不可以对不起我老公,我不象和其他男人有肉体接触。”她继续用手揉着。

“那我们现在是在干什么?”尼克的喘息加速。

“只是在看而已,就象看真人现场表演一样。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射出来。”阿美也听出尼克快不行了。

“我┅┅就要射了,但不想弄在地毯上。”

阿美仰面躺到地上,说∶“射到我身上来。”她一只手忙着,另一只手解开睡衣。

摄像机的角度被封住了,但是很明显地可以猜出来,尼克跪在阿美的腹部附近,“嗷嗷”的叫了几声,估计是射了。

一会儿,阿美的脸闪进镜头,她的脸上亮晶晶的。她对尼克说∶“我老公告诉我男人的精液含很多营养,所以每次我都让他射在我身上或脸上,我用它来做面膜。”

尼克站起来,穿上裤子∶“你觉得还好吗?因为你还没有┅┅”

“我会等到我老公回来的。谢谢你对睡衣的专业意见。”

“那我就走了。告诉麦卡会议延期吧。”

镜头一闪,电视的画面黑了。

纽曼望了望我们,说∶“拍的不错呀!”

阿美说∶“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是我们俩一想到如果对方和别人做爱,就觉得特别的兴奋。所以我们设下这个圈套。麦卡躲着用摄像机把这段拍下来,作为这个摄影课的作业。实际上我们正在尝试如何能够吸引别人,我们真不知道他们的想法。”

麦卡也说∶“我也不确定看到别人和阿美做爱我会有什么感觉,但我就觉得非常的兴奋。”

纽曼告诉他们,通过他和行内人士及其他朋友的讨论,大部份夫妻都有关于看到自己的另一半和其他人做爱的幻想,这也是美国有不少换妻俱乐部的原因。

纽曼还抄了几个电话和地址给他们。

上课时间就这样很快就没有了,我没有上到什么关于摄影技巧的课,所以我不知道纽曼到底会教别人什么样的技巧。我还是对摄影机一窍不通,只会用一些数码傻瓜相机拍拍而已。

课程结束后,丁军来接我。路上和我大谈他学到的SM鞭打技巧,我没有仔细听,只是随口敷衍一下,心里在想∶真的是饱暖思淫欲呀!

后记∶

从说要写,到写完这篇文章,历时近一年。一些细节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所以结尾收得比较匆忙。

琳琳现在还在加拿大念商科硕士,我还时不时到她那里看看,只是没有再两人结伴旅行过。丁军夫妇在加州买了座大房子,因为离得近了,我经常到那里坐坐,SM的事据我所知他们没有尝试过。每隔一两个月,他们就会弄些什么聚会淫乐一番,我因为有事,全都错过了。

麦卡夫妇完成了摄影课程后,真正运用在生活中。我还收到一盒他们和另外一对夫妇做爱的录象片。

~~完~~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