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伴侣交换 >

情欲新世界

时间:2022-09-28 08:5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第一次OCR┅┅

是个闷热的下午,青青和秀秀相约去游泳。

两人换上泳衣,走出了更衣室,游泳池畔及正在游泳的人们,莫不觉得眼前一亮,看到了两位仙女下凡来,目光齐往她们身上注视着。那种目光含着贪婪,盯视在她们高挺的乳房上及圆臀上,眼珠子都快弹出来了。

田春辉和吴立弘也正在泳池畔休息,见她们到来,心不觉跳起来。

青青和秀秀也发觉到他们的注视,看他们两个长得英俊又雄伟,心里不禁甜甜的,发出内心的微笑。

立弘和春辉见她们坐下来,就过去搭讪。

“两位小姐,你们好!”

“恩!”不胜娇羞的模样。

“可以坐下来聊聊吗?”

“请坐!”

春辉道∶“小姐,如们常来这儿游泳吗?”

秀秀道∶“我们都喜欢游泳,只是泳术不高明!”

春辉道∶“那我们可以彼此互相研究,增进技术。”

秀秀道∶“那就拜你们为师了,请多多指导。”

四个人一起说说笑笑,不一会就十分投机了。

不觉,黄昏已经来到,春辉建议去吃饭,然后去跳舞。

四个人兴冲冲的换好衣服,来到一家茶楼。

春辉和立弘都是富家子弟,中学毕业,正在家赋闲着。

四人吃完饭,就去跳舞。

这是家舞厅,比较高级,格调也不错,情调浪漫。

春辉邀青青跳舞,是一支慢四步,春辉搂抱着她,嘴唇轻轻移到了她脸上,青青脸红了,但心头却感到一阵甜甜的。

立弘和秀秀的情况也是一样。

步出了舞厅,已成了两对。

立弘建议去公园散步,四人分成两对,各走各的。

春辉和青青轻轻相拥,来到一丛树底下坐着,春辉抬起眼注意着青青,越看越迷人,月光下的她,更显得迷人,使人魂都要出体,忍不住吻她的唇。

青青全身起了阵颤抖,可是很快的,就一口享受了甜蜜的感觉,也把舌尖伸向了他的嘴里,互相吸吮着。

“嗯┅┅嗯┅┅”彼此只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及口中发出的快乐。

渐渐的,春辉的手已摸上青青的双乳。青青的心房跳得很厉害,脸上泛起了红潮。春辉的手渐渐滑向了她的小腹下去,她在软弱的反抗着,可是禁不住春心荡漾。春辉为她解开前排的扣子,又松掉她的乳罩,她的二双玉乳跳了出来。

她颤抖的哼道∶“不要┅┅求你不要┅┅”

春辉又去摸她的下腹部,脱掉她的裙子,想再脱三角裤。但青青反抗着,不让他拉下来,但春辉硬拉下来了。

雪白的肉体,饱满又诱人,小腹下一片乌毛,中间一条沟,美妙无比。

春辉看得心狂跳,阳具渐渐发胀。他的手在她身上不停抚摸,挑逗着她的乳头。这时青青不住扭动娇躯,春辉的手向下滑,触到了柔柔的阴毛┅┅“啊┅┅”她惊呼了,原来已到了温暖的桃源洞。

青青叫道∶“不行┅┅不可以的┅┅嗯┅┅”青哼着道。

春辉已被美色诱惑了,忙脱了衣服,躺在她身上,一只手臂通过她的粉颈,紧紧的抓着玉乳。春辉坚挺的阳具触到青青的小腹,青青感到一个热热的硬物已滑向她的下体,她感到心乱,不由地娇喘连连。春辉紧紧的吻着她,使地无法翻身。春辉此时已难耐到了极点,他的臀部向前一挺,顶住了她的小洞口,开始要冲进去了。

青青叫了起来∶“啊┅┅痛呀┅┅”

春辉吻着她,然后轻轻挺进,他温柔的道∶“我慢慢来,忍一下┅┅”

青青道∶“我怕┅┅”

春辉道∶“怕甚么?”

青青道∶“你的┅┅好大┅┅我怕痛。”

春辉道∶“好的,我轻轻的弄┅┅”说着,又温柔的抚慰着。

青青道∶“那┅┅你就轻轻的┅┅”她已羞得说不下去了。

他挺着阳具,再轻轻的放到桃源洞口,他用力一挺┅┅“啊┅┅痛┅┅”她猛推着他,但已经来不及了,他的臀部猛向下沉。

青青叫道∶“啊!痛死我了!”

青青感到一阵刺痛,洞口涨得满满的。这时,小洞口紧紧咬着龟头颈部,青青下部像裂开似的。

青青大叫道∶“别动了!痛死我啦┅┅”

春辉看她这副可怜相,有些不忍,忙温柔的吻她。

他吻着道∶“青青,真对不起,我一时心急,弄痛你了!”

青青道∶“还说呢,人家痛得都流泪了!”

春辉道∶“等一下就会好点的。”

青青道∶“现在已好一点了!”

春辉道∶“那么我又可以进去了!”

由于小阴户塞得紧紧的,一种从未有过的滋味,使她感到心里又酸又痒,双手不由自主的搂着春辉。

青青低声道∶“唔┅┅不许太大力┅┅要轻轻的┅┅”

春辉用力又一挺,又是另一阵刺痛,她忙咬紧牙关,随着肉肠向内滑,才滑入一半就顶到花心。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颤抖,忙紧紧楼着他。

开始抽插了,青青也缓缓的迎着她,两人的腹部开始剧烈的挺送。既快感又趐麻,还微微有些痛┅┅

他连续抽插了十几下,青青一阵抖颤,泄了。春辉感到龟头被一阵热流冲袭着,麻麻痒痒的,忙将整根阳具退出,低头一看,一般白白杂着红红的液体直流出来。

青青从未有过这种快感,由阴户传遍全身,青青静静享受着这快感。由于阳具突然抽出,那里面又是一阵奇痒、空虚┅┅

她张着媚眼,瞧见春辉那根粗大的东西,仍在高高的举着,似乎跃跃欲试,她看得又羞又喜。

春辉柔声问道∶“青青,舒服吗?”

“不知道。”

这时,青青摸摸自己的阴户,发觉水汪汪的,流在两腿间热热的。

由于两人发生关系,距离缩短了,青青很自然的和他搂抱着吻了起来。

良久,两人才分开。

春辉轻轻问道∶“青青,还痛吗?”

青青道∶“好点了┅┅你呢?”

春辉道∶“我┅┅我现在才难过呢!”

青青道∶“哪里难过?”

春辉道∶“你说呢?”

青青道∶“我怎么知道!”

春辉道∶“来,我告诉你!”说着,将青青的小脸挨在自己的阳具上面,那热呼呼的阳具,烫得青青的小脸发热。

青青道∶“你┅┅坏死了!”

这一阵娇态,使春辉不由欲火上升,忙一把将她楼到怀中,将她的一只玉腿拉向腰部,让阳具在洞口磨擦。

“啊┅┅”每当大龟头触到洞口时,青青就是全身一颤。直到她被磨得周身发痒,浪水直流。

青青哼着道∶“嗯┅┅别这样┅┅受不了┅┅”扭着身体直哼着∶“唔┅┅我痒死了┅┅哼哼┅┅”

春辉被她的娇浪之声叫得就象服了兴奋剂,迅速的起来,握着粗壮的阳具就向她阴户顶。

春辉缓缓的抽插,两人轻怜蜜爱的玩弄着,只听阴户内传来“滋滋”之声。

春辉吻着她道∶“青青,你觉得快乐吗?”

青青道∶“啊!这滋味很难说出来,痛、乐兼有之。”

春辉道∶“是不是很痛?我的龟头被你夹得好痛!”

青青道∶“我的下体就象针刺一样,又痛又痒的。”

春辉道∶“痛过这次后,以后就舒服啦!”他说着,又抬起身来抽插。

抽送了差不多一百馀次,他突然觉得她温暖的小肉洞在不停的颤动,阴道紧紧的夹着阳具,好不舒服。

春辉道∶“青青┅┅我好舒服呀!”

青青道∶“春辉,我也舒服┅┅我要动┅┅”

春辉道∶“嗯┅┅好┅┅动吧┅┅”

青青道∶“快呀┅┅快动┅┅哎呀┅┅”

突然一阵快感袭上心头,精门一开,竟然泄了出来。

青青只觉得花心一热,不自禁的哼道∶“哼┅┅哎呀┅┅烫得我好舒服呀!

啊?你的阳具缩小了似的。”

春辉道∶“是的,泄精之后,就自然而然缩小了!”

青青娇嗔的看了一眼道∶“它坏,把我插得痛死了!”

春辉道∶“以后你会爱它还来不及呢!”

青青腿一伸坐了起来,含羞的道∶“我把贞操献给你,今后该如何?”

春辉道∶“我永远爱你就是。”

青青道∶“这话靠不住!”

春辉道∶“难道要我发誓,你才相信吗?”

青青道∶“用不着。我也并不是不相信你的话,说实在的,我把贞操献给了你,也不希望你永远爱我。我能把我贞操赐给一个英俊的男孩子,就是只有一宵之乐,也心满意足了!”

春辉道∶“我是爱你的,你相信我吧!”

青青道∶“哼!鬼才相信!”

春辉突然道∶“啊!十二点了!我们走吧,立弘和秀秀可能在等我们!”

青青道∶“那快走吧!”

说着,两人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整理散乱的头发和衣服,手牵着手,温暖甜蜜地走向公园门口。

一看,立弘和秀秀也刚从另一方向行来,看样子可能也是经过一场大战。秀秀脸上的红潮未退,只是在昏暗的灯光下不易察觉,不过却象是一位羞答答的新娘。

春辉与立弘彼此对望一眼,已心照不宣。两人都已尝到了甜头,满脸得意之色。而青青和秀秀在这月光下,更加显得动人,令人心花朵朵开,尤其两人经过爱的滋润,看了令人魂飞天外。

春辉道∶“我们回家吧,明天再见如何?”

立弘接道∶“对!明天在蜜月别墅见!”

秀秀道∶“恩!好吧,几点?”

春辉道∶“早上十点,准时。”

“再见!”

“再见!”

青青和秀秀两人相偕走了。

春辉对立弘道∶“你怎么样?”

立弘道∶“刚从快活林出来。”

春辉笑道∶“哦!不错吧?”

原来立弘带着秀秀走着,他们走到公园隐秘的地方,四处暗无灯光。立弘抱着秀秀的肩,然后翻转她的身子,轻轻吻在她的唇上。突然,他们都感到热血奔腾,抱得更紧了。这时,立弘的手开始移动起来,上下其手的为她宽衣解带。秀秀只是像征性的挣扎了几下,便任他摆布,很快地,她的衣服被脱个精光。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双动人的樱桃,点缀在那丰满的肉体上,随着秀秀的呼吸,一起一伏的。立弘张口含住了她的乳头,用力吸吭着,弄得秀秀酸痒不堪,按着立弘的手往下移,在那三角地带抚摸着。

秀秀也欲火上升了,不断的扭动身体,将他楼得紧紧的。两个人的欲火焚烧着,两人都成了赤裸裸的原始人。立弘激动的分开她的玉腿,立弘的阳具顿时胀大,且硬了起来。他挺着阳具,就向阴户撞去。

秀秀叫起来∶“啊!别这样乱撞!会痛的!”

立弘道∶“那么,你帮帮忙让肉棒早点进去如何?”

秀秀道∶“嗯┅┅这么大┅┅我怕痛┅┅”

立弘道∶“不会的,我轻轻插,慢慢的来┅┅”

秀秀手抓着龟头,带向穴口,颤抖道∶“不要太用力,我怕┅┅受不了。”

立弘安慰道∶“不要紧张。”

他缓缓的把龟头塞进了温暖的小穴,不到三分之一时,觉得有甚么东西塞住了,知道那是处女膜了。慢慢的冲破障碍,向前进。

“啊┅┅奇妙的世界┅┅”

秀秀感到阴户骚痒得很,说不出的难受。

秀秀叫道∶“呀!快点┅┅有虫┅┅痒呀!”

“立弘道∶“虫?在哪里?”

秀秀道∶“里面┅┅好痒┅┅快动┅┅”

立弘道∶“哦┅┅好┅┅”

立弘开始疯狂的抽动着,秀秀发出了哼声∶“恩!┅┅哼哼┅┅痒呀┅┅”

彼此很快的陷入了狂风暴雨之境。

不断的抽插着,小穴儿的嫩肉,又是翻出,又是翻入,阵阵的淫水流湿了草地,好不迷人。最后如千军万马奔腾,狂插狂 着,直顶着花心。两人紧紧的搂在一起,肉肠抵着穴心,一泄如注了。然后静了下来,只能听到对方的心跳。

所以,立弘有刚从快活林出来的感受,到现在仍回来无穷。

春辉道∶“我们明天再好好表现一番,这是人生一大享受呀!”

立弘道∶“对!好好大干一场。”

春辉道∶“那我们回去!”

立弘道∶“再见!”

美丽的朝阳,金光洒满大地,象征着美好的一天。他们四人先后到了约会地点,他们买好东西,一同来到“蜜月别墅”,要了一间上房。

关上了房门后,这儿成了他们的天地,四人脱掉鞋子,打着赤脚,盘坐在地上,摊开买来的酒菜吃喝起来。

秀秀和青青不善饮酒,所以一杯黄汤到肚后,两人的脸上,由于酒精的作用已开始红了。立弘和春辉则喝了三、四杯,也开始微微有酒意了,但仍劝着她们喝酒。

春辉道∶“来吧!我们一起喝!”

秀秀道∶“不行,我们不会喝酒!”

立弘道∶“喝一些有甚么关系,不碍事的。”

秀秀道∶“喝多了会醉的。”

春辉道∶“再喝一杯就好,喝吧!今朝有酒今朝醉!”

她们两人被逼得躲不掉,只得吸住气,猛的张口喝下去,脸上的红潮更加深刻了。立弘与春辉已经醉在美色里了,春辉伸手搂着青青,立弘也同样的向秀秀靠了过去。

春辉道∶“来亲一下吧!”

青青道∶“不要这样嘛!”

立弘也道∶“来,靠紧一点,让我亲亲,来┅┅”

酒,能造成理智和良知的迷惑,他们开始感到浑身发热,散发着热气。立弘和春辉已开始脱外衣,体内的酒精在作怪,春辉醉眼模糊的,觉得青青此昨日娇艳多了,便开始去解除她身上的衣物。只消两三下子,就清洁溜溜了。

春辉也解除了自己的内衣,他热烈的把她楼怀中,两片火热的嘴唇,紧紧的压在她的唇上,他的手抚弄着她的乳房,最后游向她的神秘洞口去。青青作出像征性的推拒,但体内的欲火使她无法自持,主动的抱紧了他,刹那间,两人便重叠在床上了。

在互相爱抚热吻中,他和她的生理都起了很大的变化,他那一根肉肠不断的充血,澎涨得又粗、又壮。青青的阴户痒丝丝的,淫水如泉涌。生理上殷切的需要,赤裸裸的肉体紧贴在一起,随即有节奏的摆动着。

春辉的肉棍已深入她的穴内了,春辉的阳具像灵蛇般的在穴内钻着。他要慢慢挑逗她,使她的淫欲之火泛滥。他稳固自己的精关,只轻轻抽插着。

这种动作,当然未能满足性发如狂的她,青青浪哼道∶“哎呀┅┅快┅┅快点插呀┅┅”

春辉道∶“别急,我会给好最痛快的享受!”

他气贯丹田,使阳具更加壮硕,大起大落的抽插了。青青紧楼着他的背部,紧紧的玉门夹着阳具,扭腰摆臀,款款迎送。

过了不久,青青一阵颤抖,阴精直泄。青青泄过精后,瘫痪着喘着大气,春辉脸露出得意之色,把湿淋淋的阳具从青青的阴户之中抽了出来,昂头摆脑,耀武扬威。双方都达到了高潮,他们仍然相互的楼抱着。

反观下面的一对,也在大干着。

立弘大起大落的抽插着,一面喘呼呼的叫道∶“啊┅┅秀秀┅┅唔┅┅你的小穴┅┅真美┅┅唔┅┅太美了┅┅唔┅┅插起来好舒眼┅┅”

秀秀∶“嗯┅┅真是痛快!亲哥哥,美死我了┅┅亲哥哥┅┅用力插┅┅嗯┅┅美死小穴了┅┅”

立弘仍在不停的抽插,秀秀两手紧紧搂着他的腰身,粉臀款款迎凑,她阴户里直流着水,大龟头一进一出的,“滋滋”作响。

他们两人尽情的缠绵。

立弘狠干了一阵之后,伏在她的身上,一手抚弄着她乳房,同时低头又用嘴含着另一只,搂紧了她的娇身,吻着她,将肉畅缓缓抽出,然后奋力一插,狠狠干着。

秀秀两手抱着他的屁股,摇摆着丰臀,用力迎凑,同时娇哼道∶“啊┅┅我快受不了┅┅哼哼┅┅忍不佳了┅┅嗯┅┅嗯┅┅”

跳跃、颤抖,世纪末的狂潮到达极点,他们同时泄了,享受到人间无上的快感。

雨过天睛之后,两个人赤裸裸的相拥着。喘息稍平之后,抬头一望床上,却看到青青和春辉两人在望着他们发笑,青青还用手羞她。秀秀娇羞的躲到立弘的胸前,抬不起头来。

立弘道∶“春辉,该换一换了!”

春辉道∶“换甚么?”

立弘道∶“地方呀!”

春辉道∶“哦∶是床?还是人呢?”

立弘道∶“床。”

春辉道∶“不过,我们是否可以交换一下对象呢?”

立弘道∶“这是个好办法,试试看吧!”

春辉道∶“不要讲出来,秘密进行!”

立弘道∶“这可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亏你还想得出。”

春辉道∶“我只是觉得良机不可失,我们现在去洗澡吧,准备一会重新上战场。”

说着,他们两人就提议一起洗澡,两女红着脸走向浴室去。

春辉先替青青涂上肥皂,手上触到紧要地带青青娇笑道∶“不要嘛┅┅我自己来┅┅会痒的┅┅”

春辉道∶“来嘛,不然你帮我洗。”

青青道∶“好吧!”说着拿起肥皂涂在春辉身上,可是临到下部时,却不敢动手去擦。

春辉见状,抓起她的手往阳具上摸去。青青红着脸,握着他的阳具涂肥皂。

立弘向秀秀道∶“我们也来吧!”一面讲话,一面动起手来,使得秀秀娇笑不已,她大叫道∶“不要这样,我不习惯!”

立弘也拉着她的手去握阳具。涂满肥皂的手很是滑润,所以只轻轻的握了几下,两个人的阳具又变化了起来,开始胀大,两女看了不约而同的吓了一跳,将手拿开。可是,他们又去拉她的手。

春辉道∶“握着它,摸摸看,很奇怪的。”接着,又将身子靠了过去。

这下,阳具顶到阴户了。如此一来,青青的淫水又流出来。而春辉的阳具更是坚硬无比,春辉难过得双手在她身上乱摸,然后双手抓住青青的头,往阳具一按,阳具先半截塞进了青青的口中去。

青青的口小,春辉的阳具太粗,将口塞得满满的,双手抓住头,上下移动,不时发出“嗯哼”之声。

秀秀的情形也差不多,她也张着嘴咬住龟头。先用舌头在龟头上面舔弄着,四周慢慢的舔个不停,只舔得那龟头发亮,而且更硬了。立弘被她这么一舔,觉得痒痒的,更逗起他的欲火,整根鸡巴跳了跳。

四人又点起了无边的欲火,战场由浴室移转到那张大床。两对人马,开始倒向床上了。立弘和春辉更把身体倒置过来,让她们的嘴吸吮着鸡巴,他们则用舌尖舔着阴户,彼此尽情的享受着美妙快感,让那趐趐麻麻的感觉传流到全身去。

青青与秀秀的欲火逐渐地泛滥着,她们娇喘嘘嘘的。那高隆的阴户,经过了他们不断的吮吸和爱抚之后,两片幼嫩的阴唇业已翻转胀大,小小的穴口儿正流着水。

只听见∶“嗯┅┅哼┅┅哼┅┅”、“哼┅┅啊┅┅嗯嗯┅┅”

立弘和春辉一看时机已成熟,忙互相使了个眼色。两人赶紧起身,转过位置来,春辉的身体压着秀秀,而立弘部压止了青青。顿时,各人的对象都已不同,已重新组合了。

“啊!”

“啊!”

青青和秀秀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但这声惊呼马上平息了下来,因为她们的口已被封住了,代之而起的是∶

“嗯┅┅”

“唔┅┅”

春辉连忙用手握着鸡巴,朝着秀秀的穴里猛顶。秀秀翘起腿,把他的臀部夹住,随即扭摆起来。

她的淫水越来越多,使大龟头进出非常便利。他轻抽插了一阵,改为“九浅一深”,只见他的屁投挺动着,上下起伏,尤如大海行舟。

再插了一阵,秀秀突然颤抖着,口里叫道∶“啊┅┅啊┅┅我上天了┅┅哼哼┅┅”一股阴精直射而出,然后软绵绵的躺着。

床头的另一端,也在发生战事。

立弘的花样多,他道∶“青青,换一个姿势,我教你玩!”

青青道∶“随你┅┅怎么玩都好┅┅”

立弘得意地笑着,随即躺下来,要她骑在上面。他捧着青青的屁股,帮助她一下下的套动着。青青在他的挺送下,淫水直流。不到一百下,青青突然阴精直泄了。

她不住娇喘着道∶“嗯┅┅我快不行了┅┅唔┅┅”

“嗯┅┅好┅┅再动几下┅┅快┅┅”

“哎呀┅┅不行┅┅我完了呀┅┅”

立弘只得抱着她翻身过来,虽然鸡巴仍插在阴道里,但已变成脸朝下对着青青的姿势。他把龟头抵紧花心,用力旋转着,不到几下,青青第二次泄了。立弘的龟头一热,说不出的快感,也泄出阳精来。

如今的情形是两对鸳鸯一张床,他们彼此都筋疲力尽了,只是互相拥抱着对方。

这一场大战,真干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了。依稀可以听到他们的喘息声∶“哼┅┅哼┅┅嗯┅┅”

他们终于告一段落了,也许等会恢复了疲劳后,还要再大干一场呢!这些就只有等休息后才能揭晓了。

【完】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