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宠物恋人 >

在薄雾的大猩猩

时间:2022-09-07 03:3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第1章

伊丽是一个白皮肤的金发法国女孩,大学毕业不到一年,在一家杂志社当记者。因为刚与男朋友分手,便向杂志社提出自费到非洲采访,她正尝试报道大猩猩的生活习俗,主要是雄猩猩的性欲、性能力等有关性的内容。

她来到了卢安达,到处寻找大猩猩。

伊丽在土族人肯利的帮助下,来到了当地人称为薄雾的低矮山群,这里经常出没着多群大猩猩,一片片低矮的雨林,有许多小小的山坡。在肯利的帮助下,她在一小山坡上搭起了帐蓬,准备的食物足够伊丽生活1个月。

在肯利离开后的几天,她不停观察经常出没的一群大猩猩。这是一个集体的家庭组合,主要聚集在离伊丽帐蓬约3~5千米的一片山坡上。在这群大猩猩的集体里,有一头非常强壮而巨大的雄猩猩,伊丽估计它体重超过600磅,它是这群大猩猩的王,伊丽为猩猩王取名叫巴尼,意思是巨大的。此外,还有五头成年雄猩猩,四头成年母猩猩和五只小猩猩。

为了她的“在薄雾的大猩猩”的研究,伊丽慢慢地接近猩猩群。先和小猩猩玩,再接近大猩猩,她甚至吃它们吃的相同食物来讨好大猩猩。

一周后,她感到开始取得了它们的信任,当她接近它们时,或是它们遇到她时,已经不再避开她,也不会威吓她。它们表示出能接受她的资讯,让她与小猩猩玩,并让她靠近身旁。在这群大猩猩看来,她是既不男性也不女性。伊丽最注重的是猩猩王巴尼对自己的态度,但大猩猩巴尼对她却一直没有什么表示,她从未靠近过巴尼。

一天,大猩猩巴尼招手让伊丽靠近它,伊丽心里既惊又喜,她快步走近大猩猩巴尼身旁。来到它的身旁,她尝试依偎地靠在它的肩膀,她发现巴尼将手臂环靠在她的背上,顿时心里“噗噗”地不停地跳,这可是一直来与大猩猩巴尼最亲近的接触。

“它这是什么意思?”她在想。大猩猩巴尼是很强壮并且有力的,只要它对伊丽一击,她就可能没命。她又怕又喜,她的心跳更快了。

接着大猩猩巴尼把她拥抱在怀里,她对它环在自己身上的巨大而多毛的手臂感到兴奋。这时巴尼用它的另外的手触摸着她的衣服上的钮扣,伊丽不知它想干什么,她温顺地躺在巴尼的怀抱里。但现在这样似乎还没有满足大猩猩巴尼,大猩猩巴尼笨拙地想把她的衣服钮扣打开,并尝试撕她的衣服。

“难道它想要我的衣服?”伊丽想。伊丽自已动手把外衣钮扣打开,大猩猩巴尼的手伸进了衣服里摸弄着她的胸部。感到有点后怕的伊丽正在试着移开它的手,并试图移动身体离开它,可是大猩猩巴尼环在她身上的巨大的手让她想动也动不了,她做出手势只是想脱掉衣服,巴尼这时才放松让她自己脱掉了外衣。

伊丽没有穿内衣,这时候上身只剩下奶罩,她将脱下的外衣递给了巴尼,但是它简单地闻了闻它,并随即扔掉了它。

“它究竟想要什么?”

这时候大猩猩巴尼用它的头靠近她的上身不停地嗅,闻着她赤裸的出着汗的皮肤,甚至用它那粗糙不平的舌头品尝它。伊丽很激动,她感到自己迷住了大猩猩,这种事情还没有听说过,她要为这写个报道,她希望能把它记录下来,可惜现在没有人帮她照相,不能留下真实记录的照片。

大猩猩巴尼抬高了它的头,用一只手轻轻地摸她的乳罩,伊丽认为它可能正在试着得出她的性别,她高兴而又怕羞地为了表明自己是女性,动手解开了奶罩让双乳暴露出来。

伊丽的乳房不是很大,但是很有弹性,很圆,挺得直直的,乳房的弧度非常美丽。显然大猩猩巴尼非常感兴趣,用它的巨手去揉捏着这对高耸的乳房,但当巴尼的巨手用力地搓揉着伊丽的乳房时,伊丽不禁呼吸紧张,胸部不停地高低起伏。可是如此,巴尼似乎还未得到满足,这时候它的手沿着她的腿往她的外阴部摸去。

伊丽估计,她的乳房可能还不足以证明她是女性,巴尼仍然不能肯定她的性别,需要更多的证实,她确定可能最容易的方法是给大猩猩巴尼看她的生殖器。

伊丽对巴尼多次用手势表明她想脱掉裤子,虽然巴尼并没有放开环绕着她身体的手,但她还是慢慢地尝试用脚蹭动着把自己的裤子脱下,她慢慢地蹭动着双脚,以使不令大猩猩巴尼害怕而认为她正在剥皮肤。

当裤子脱到大腿部时,巴尼好奇地看着她的大腿,并放松了自己的手,她赶紧将她的内裤及外裤脱下,让大猩猩看见她只是一个女性。她张开了腿让巴尼看到她没有阴茎,当然,她的生殖器与母猩猩的相差很大,她外阴部只是稍稍地隆起,没有阴毛,中间只有紧闭的一条缝。她的阴唇没有张开,她想知道这是否令巴尼似乎仍然糊涂的原因。

巴尼现在用它的头去闻伊丽阴部的气味,想试一试弄明白她发出的资讯。接着它用它的手去抓弄她的阴部,并提起她的臀部观看,拉开她的双腿,把她看作是一个玩偶。

巴尼在闻她的阴道时候,用它的鼻子和嘴巴磨擦着她敏感的部位,令伊丽咬紧了自己的嘴唇。这时候巴尼还用舌头品尝她的阴蒂,强烈的刺激使伊丽不能自主地流出了淫液,阴部也同时发出了强烈的女性气味。

看起来,巴尼似乎满足了,终于放下她,伊丽紧张的心情直到现在才稍为放松,终于松了口气。可是当伊丽向巴尼下部望去时,她发现巴尼的阴茎正在充血膨胀,直立地对着她,并且还不断地扩大并伸长。

大猩猩巴尼开始嘀咕,并且对伊丽作出恐怖表情,伊丽马上意识到那是雄猩猩发出通常在与母猩猩交配前发出的声音和表情,伊丽感到震惊,感到了可怕。

“它想与我性交吗?”她想,大猩猩的阴茎太大了,比一个男人的前臂和拳头还大,如果它的阴茎插进了自己的阴道,阴道肯定会破裂,还有它的600磅的重量也会压碎她。“怎么办?怎么办?”她在快速地思考。

最后她唯有选择不用插入自己的阴道而弄出它的精液,让它满足的办法。

伊丽从来没进行过阴茎口交,她唯一交过的男朋友曾经试着让她为他的阴茎口交,但是她没有欲望,她觉得这样做太脏了,为这事她离开了她的男朋友,之后就再没有交结过新的男朋友。可是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如果不为巴尼阴茎口交,就只有阴道性交,而她的阴道是绝对容纳不了巴尼的巨大的阴茎的。她决定为巴尼进行口交,但不知巴尼能否接受。

她小心地用手轻轻托着巴尼庞大的阴茎,轻轻地、非常轻地触摸着它。大猩猩巴尼最初是可疑的,但是她的手是柔软的,它感觉很舒服,随着伊丽的爱抚,巴尼的怀疑开始消除,阴茎勃起得更大,挺得更直。

伊丽裸露着身体跪在巴尼前面,小心地将嘴巴移近巴尼的阴茎,并将口张得大大的靠近巴尼的龟头,她要让巴尼自己判断她不会咬它的阴茎,因此她在等巴尼的第一次好奇地自动插入。一分钟内,她只是轻轻用她张开的口碰撞着它的龟头,她在等待。

终于,巴尼忍不住将它的阴茎伸入了她的口中,她放心了,她用舌头不停地舔它的阴茎,潮湿的大口含着巴尼的龟头。巴尼非常肮脏的阴茎味道很臭,浓厚的气味使她差点呕吐,但是她极力控制着自己,坚持舔着它的龟头,并用口吞吐着巴尼的阴茎。

看来巴尼喜欢这样,这鼓励她越来越大胆,她沿着它的阴茎舔往根部,并舔它的睾丸,含着它的大睾丸,尽可能地张大自己的口把阴茎含在里面。随着巴尼的抽插动作,阴茎伸入到她的喉咙底部,堵塞住她的喉管,她感到窒息,好在巴尼的抽插正在加快,她还能在短暂的时间内呼吸。

当她感到巴尼身体正在抖动,阴茎也紧张地绷直而抖动时,伊丽感觉到巴尼就要射精了。她感到 心,她不想吞入它的精液,可她知道她必须咽下精液,否则说不定再会发生什么事。

一只普通的雄性大猩猩射出的精液高达半品脱,而大猩猩巴尼更是异常的庞大,会比普通大猩猩射出的精液更多。巴尼终于射精了,大量的精液喷射进了伊丽的口腔和喉部,她用力地快速吞下这些精液,她的胃顿时被大量粘稠的精液所充满。但还是有不少精液来不及吞下而沿着伊丽的胸部流往下流,粘稠白浆流在伊丽的胸部、腹部甚至在外阴部,与她的汗水粘结在一起,让她感到怪怪的。

满足后的巴尼放松了她并且离去,伊丽从最后几分钟的紧张一下子松驰了下来,她感到好象整个人崩溃了。她的胃胀胀的,喉咙粘着的精液还使她感到吞咽困难。虽然胸部、腹部、外阴部还粘着精液与汗水,很不舒服,但她还是故意不抹去它们,让它们留下来慢慢地感受,她似乎觉得刚才吞下的精液是热乎乎而咸咸的,可惜刚才只顾快速吞下而没有品尝。

这时候的她感到疲劳而太想睡觉,她躺在地上,正在慢慢回忆自己裸着身体在大猩猩的毛乎乎的手臂环绕着的怀抱里的感觉,细细品味着巴尼射精的过程。

她想,这下子猩猩王巴尼应该会喜欢上了她,会不会把她作为它的女人?她在想以后与巴尼进一步结交的各种可能性。她的最后一个想法是,她怎样将这些过程记录下来,她的文章怎么写┅┅

第2章

伊丽回到了宿营地。伊丽知道,大猩猩巴尼不但已经察觉到她是女性,并且对她感到兴趣,很明显它会试图与她交配。虽然这次用手和嘴让它得到满足,下一次还行吗?还要不要再与巴尼接触呢?这是一次非常危险的历程,也是一次非常刺激的冒险,这是其他人没有遭遇到的,是非常有价值的报道。

伊丽写完了这次的遭遇,她又感到她仍然需要更多地了解大猩猩巴尼,如果自己能与巴尼交配,应该能满足巴尼的性欲要求,巴尼会“接受”她作为它的女人的。当然,要实现这个梦想是很难的,大猩猩巴尼的巨大的阴茎将会使她的阴道破裂,它的重量也可能会把她压死。再有,如果她因此成为巴尼的配偶,应该会引起其他母猩猩对她的愤怒,因为她夺去了它们的丈夫,这些母猩猩只要愤怒地打她一记耳光,就足够打破她的头骨。

晚上在帐蓬里,她梦见了大猩猩巴尼,梦见它来到她的面前,并且与她进行了性交,是真正的阴道交,她感爱着兽交的快乐,她喜欢自己裸露着的身体被巴尼紧紧地拥抱,她享受着它对她的爱抚。

突然她醒了,出了一身汗,浸湿了睡袋。今日的恐怖让路给了今晚压倒优势的性交欢乐的鼓励,她是幸存的,她是活着的。

伊丽只穿着一件背心和短裤,极强烈的性欲刺激着她,她钻出了睡袋,脱掉了背心和短裤,裸露着自己的身体,躺下来后颤抖地用手去抚摸自己的乳房,摸着自己的屁股,摸着自己的全身,把手指含在嘴里,然后磨擦阴蒂,阴道很快流出了淫液。她一只手用力抓着乳房,另一只手将两指快速地抽插阴道,并磨擦阴蒂。

高潮时感觉十分满足,这是以前手淫从来没有过的。是什么能使她的手淫能引起这么强烈的高潮呢?她想这是因为她正不停地想着与巴尼交配。高潮后的她很快便睡着了。

第二天她醒来感觉迷乱,通常她醒来后会精神充沛,毕竟她是非常年轻的。

但是今早她躺着却不愿醒来,感到精疲力尽。她记得了昨天的冒险,想起了昨晚的梦,又一次感觉了性欲的升起。

她让她的想象力流动,她想象着大猩猩巴尼接纳她作为自己的配偶,不停地与她造爱┅┅伊丽再次用手淫满足了自己。

她躺着,她在想,她是否能容纳大猩猩巴尼的阴茎。它的阴茎确实比一个男人的拳头更大,比一个男人的前臂更长。她裸露着身体跪了起来,大腿分开,她试着用她握紧的拳头插入自己的阴道,先从前面插,再从后面插,可是非常难进入,不是因为她的拳头的大小和形状,而是因为她的阴道不够柔软而难于打开。

帐篷里面没有合适的东西,因此她躺下并且再次试一试。这次她放直了自己的手指插进阴道,可是只能插入3根手指。虽然完全插了进去,但这是无用的,她始终不能插进整只手臂,她的阴道不够大,虽然从原理上来说,女人的阴道伸缩性非常强,比拳头更大的婴儿头部也能滑出阴道,但毕竟伊丽并没有生育过,其实她的性交次数也非常少。

她渴望与巴尼性交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她想,要与大猩猩巴尼性交的唯一方法,只能是将她的阴道扩大。虽然这想法是一个玩笑,但还是深深地在她的头脑里留了下来。她知道,如果用阴道扩张术就可以实现梦想,她知道这是完全可能的,理论上在她的骨盆内有很大的空间,当然足够容纳大如一个婴儿的头,那么容纳大猩猩的巴尼的大阴茎就没有问题。尽管伊丽没有怀过孩子,但她知道需要扩张的只是她的阴道入口┅┅

伊丽离开了宿营地,两天后她来到了布布多,这是当地一个小的城镇。她到了镇上医院询问阴道扩张术,但被回答不能做,没有药品也没有技术。伊丽想再到一些较大的城市试试,漫无目的地走着,她看见了一份为流产提供服务的诊所做的广告┅┅

下午她找到了这间“诊所”,它只是一间棚屋,一名约30多岁的黑皮肤女人招呼了伊丽,她被请进了房间,房间内只有一个破旧的手术台。这间“诊所”

只有一名医生,是个黑人,名叫姆万扎,黑女人则是他的妻子,也是他的助手。

当黑女人将伊丽介绍给自己的丈夫后,没显示出要离开的迹像,因此她决定告诉他们她的需要。

“我想将我的阴道扩张到能够插进足够一个拳头宽,并且足够容纳一条手的前臂深。”她小声地说。

医生眨了眨眼问∶“你想被大猩猩插入吗?”

伊丽知道否认已没有意思,“是的。”她说。

“做了这手术以后,将再没有男人能满足你了。”他说。

“我知道。”伊丽回答,平静地再说道∶“我不需要男人┅┅”

医生没有问更多的问题。

“手术需要多少钱?”她问。

医生回答需要500美元,伊丽身上没有这么多钱,“能便宜一些吗?”她问。

“不行。”他简单地答复道。

伊丽想了想说∶“我们能单独说话吗?”

医生微笑了,他打手势要他的妻子离开房间。伊丽看见这个女人在出去后,站在一个窗口后面。

“我不会降低价格,但是┅┅”他盯了一下她的胸部说∶“你这么美,我只要你100美元,如果你让我操你。”

伊丽脸红了,她没有思想准备,“你的妻子┅┅”她望了望窗口。

“这不是问题。”他说。

伊丽看了看医生,他是一个难看的男人,黑皮肤且粗糙,矮小而肮脏,被这样的男人奸污,心里很不情愿。但她知道,除非她想要放弃她的研究,不然她没有选择。她试着说服自己。

“好吧,我同意。”她平静地说。

“那好,”他说∶“现在,请脱掉你的衣服。”

“现在!?”伊丽不禁感到震惊。

“是的,我高兴就现在。”他答复并且站了起来,耐心地看着她。

“我还没洗澡,我不是准备好了的┅┅”她开始绝望地想到她现在能拒绝的任何理由。

“你不用准备什么,”他再说∶“现在脱去衣服吧!”

没有任何的其他选择,因此伊丽接受了。在这个陌生人前面,伊丽服从了,她把外衣脱掉,接着再脱去长裤,里面只是一件简单的背心和短内裤。她坐上手术台,脱掉了她的短袜,医生贪婪地用眼睛盯着她。她脱掉了背心和乳罩,再脱去内裤,全身裸露地坐在手术台上,她不敢与医生的目光相遇。

当医生走近她时,她看到了他的贪婪的眼睛,伊丽突然生出她并不是第一个女人被这个男人用如此的方法对待的感觉。她突然在大脑中闪过所有来这里寻求帮助的少女的画面,伊丽突然感到曾经被这个男人强奸的所有的女人的伤感。

医生脱掉了他的鞋子,他没有穿袜子,然后他宽松的裤子掉落到地上。医生不停地用双手搓着自己的阴茎,勃起的黑黑的阴茎对着伊丽。

医生要求伊丽趴在椅子上,他粗暴地踩踏着伊丽丢在地上的衣服,然后走到伊丽后面抱着她。突然伊丽想起她的衣服似乎很重要,她现在是裸体的,她并没有衣服更换,完事后她还必须穿回这些衣服。她小心地捡起衣服放在手术台上,她嘀咕了一声,因为医生已经把她的乳罩踩得太脏了,她丢掉了乳罩。

她回到了椅子旁,并用双手抓紧靠背趴下,这是一张旧的殖民风格椅子,大且重。医生嘟囔了几句,用他的脚踢开了她的双脚,他还是觉得她双脚分开不够大,他蹲下用肘用力推开她的脚,直到她感觉相当不舒适,但是她的阴道却被充分张开而暴露了出来。

伊丽实在太难受了,她自己还似乎犹豫,然而,当伊丽回头看了看,发现医生仅仅在摸着他变长的阴茎,他的手很粗糙并且非常肮脏,伊丽还在想他是否真的会奸淫她。

伊丽不经意地看了看窗口,突然感到十分吃惊,她看见了医生的妻子的脸,她想知道为什么女人能看着她的丈夫强奸另外一个女人而毫不在意。这时医生将粗硬的阴茎用力地从她后面插进她的阴道,她的注意力突然转了回来,她感到了疼痛,因为这时伊丽的阴道是干燥的,而医生没有任何前奏就插了进来,纯粹的物理性疼痛使她大声惊呼。伊丽咬紧了她的嘴唇,眼泪顿时从她的眼框涌出。

象他这样,没有让女人有准备,没有任何润滑,就硬将阴茎插入是对女人的虐待,医生显然很喜欢这种强奸的方法。

开始只能插入很浅,随后医生开始加速,硬是把黑黑的阴茎完全插进了伊丽的阴道。他的阴茎几乎每次都完全深入,撞击着她的子宫颈,可是伊丽一点快感都没有,只是感到疼痛。疼痛继续甚至变得麻木,她紧咬着牙,试图眼睛只盯在前面的地板,但是痛苦始终不能减除。她再望去窗口,看到医生的妻子仍然站在那里,看着她的丈夫强奸着伊丽。

伊丽尝试想其它事情,她绝望地想着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了与大猩猩交配要接受这样的痛苦。她假想现在正与大猩猩巴尼性交,巴尼巨大的阴茎正在不断地插入她的阴道,结果她阴道有了反应,开始流出了淫液,医生的强奸带来的痛楚减轻了。

与巴尼性交的想象给了伊丽快感,医生的强奸已经算不了什么,她呻吟着∶“Yessss┅┅”

伊丽现在有了快感,并且开始强烈起来,她感到高潮就快来了,于是她开始配合医生的抽插。可是,这时医生突然把自己的阴茎拉出了她的阴道,几乎很快地她感到她的屁股受到了他的精液射击,她的屁股周围粘满了他的精液,她的快感一下子没有了,高潮也不可能出现了,象一个耳光一样打击了她。

她再含着眼泪望向窗口,医生的妻子仍然就在窗口后面站着,眼睛正注视着她。尽管她没说任何东西,她的眼神象质问这个女人一样,认为她怎么能忍受如此的一个怪物。当医生穿上他的裤子后,黑女人进入了房间,伊丽没有擦去下身的精液,也没有戴上乳罩,走到手术台上捡起了她的衣服,静静地穿好。

伊丽觉得,医生虽然粗暴地强奸了她,但他并没有将他的精液射进她的子宫里,不会造成怀孕,这已经是相当不错了。在她离开以前,他们约定好第二天进行阴道扩张术。

第二天下午,伊丽再次来到了“诊所”。这天是非常炎热的,房间里没有空调,只有一台破旧的风扇,下午炎热得可怕,伊丽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所浸泡。

医生要求她脱光了衣服,睡在手术台上。医生告诉她,操作将用局部麻醉,伊丽感到高兴,因为她可以看着他的手术操作。

黑女人用两手使劲地按着伊丽的双腿并分开,令伊丽感觉到双腿的紧张,黑女人甚至爬上了伊丽身上骑跨而把伊丽的双腿分开得更多,完全控制了伊丽,黑女人用她的手臂紧紧按住伊丽的双腿。

侧脸的伊丽看着医生从煮过的金属盆中取出针筒,他对她的屁股打了一针,伊丽很快地感觉到下身的麻醉感。这时医生把伊丽的的阴唇分开,他毫不礼貌地用他的两根手指插进她的阴道,伊丽畏缩了。好象那还不足够,他的姆指也插进她的肛门,直至最下的一个关节,并且他开始用力地往下拉,接着还用大型的金属仪器伸进伊丽的阴道,不停地搅动,金属的碰击声使伊丽害怕,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当医生在操作时,医生的妻子毫无表情地在旁观。

可能是麻醉不够,疼痛袭击了伊丽,她不禁流出了眼泪,但她没有喊叫。伊丽感觉到自己的阴道很难扩张,感觉到腰很沉重,下身流出了不少的血,黑女人忙于为她止血,她用毛巾不断地擦洗着伊丽的下身。伊丽没晕倒,她仅仅躺着用眼观看着天花板爬行的苍蝇。

医生要求她注意,用他的拳头伸进了她流血的阴道,插进得越来越深,直到前臂完全伸入。

“这样足够吗?”他问。

伊丽考虑了一下,回忆大猩猩巴尼的巨大阴茎,她喘了喘气答∶“还不行,还要更深。”

“很抱歉,”他说∶“我将需要移开你的子宫使它不会阻挡,这样才能伸得更深。”

“你做吧!”伊丽说完后便晕倒过去。

第3章

伊丽从医生的棚屋往窗外看,山和树林挡住了伊丽的视线。

“姆万扎医生的手受苦了。”她在想,不过用“医生”的名称是太善良了,称为屠夫则更适当。在他改变了她的子宫位置并且扩张了她的阴道后,他已经几乎能插入他的整只手。

在手术中伊丽没有想到的是,局部麻醉效应失去后,她不得不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而且由于当地药物的供应极不正常,黑市上购买的药物有很多已失效或是假货,结果在手术后她受到了感泄,注射抗菌素完全没有效果,伊丽若干天内完全失去了知觉。伊丽在发烧,最后还是医生的妻子担心伊丽可能会死在自己的家里,把她送到了军队的医院才终于救了伊丽一命。

当她被一位军医检查时,他看到伊丽的状况,要求伊丽作出解释。伊丽不能解释,并且没人能相信,但军医还是救了她。

伊丽几天后听说医生被流弹打死。当她慢慢地恢复健康时,她看见医生的寡妇靠着她的床坐着,她感到吃惊,这个女人名叫林达,但是她坚决否认自己是军医的妻子,反而坚持是伊丽的侍女。

虽然伊丽还未完全康复,但医院坚持要求伊丽出院,伊丽将自己的手表、墨镜、金颈链以及值钱的一些东西留了下不,只是把自己的衣服带走。

当伊丽要离开医院的时候,林达沮丧地看着她。伊丽感到很惭愧,林达在医院照料了自己,并且她的丈夫救了自己。

“你现在怎么办?林达。”她问。

“我不知道,你是我的主人,如果让我留下来,我认为我将被打死。”

伊丽感到了落在她肩膀上的责任,“你不能与我在一起┅┅”她艰难地说。

“主人,你身体还很弱,让我帮助你吧,当你好一些的时候我再离开。”

伊丽不知说什么好,她知道她说不通林达。她对林达有一种矛盾的感情,她能信任她吗?然而她知道这是危险的,虽然她还很需要林达的帮助。她决定不带林达到她居住的地方。

她们回到了林达居住的小棚屋,她看见林达准备了一些早餐,提醒了她的饥饿感。食物在这里相当紧张,没有了林达,伊丽会感到困难。这里的内战还在继续,在小棚屋也常常听到枪声。伊丽在此住了半个月,身体基本恢复了,但比原来还是瘦削了些。随着身体的不断恢复,伊丽越来越想回到自己的营地,更想着大猩猩巴尼。

一天晚上,伊丽做了个梦,头脑里充满了大猩猩巴尼的图像。伊丽不知不觉地手淫,并且大声呻吟,达到了高潮,她完全忘记了林达也在同一间棚房里。伊丽的声音惊醒了林达,林达看着伊丽的手淫。

伊丽醒后她看见林达正看着自己∶“对不起,林达,它只是一个梦。”

但是林达没答复,她的手指在自己强壮的大腿之间摸弄着,她另外一只手用力抓着自己巨大的乳房,搓拧凸出的乳头。伊丽被她目睹的情景所震惊,除了与大猩猩巴尼交配的想法外,她还是第一次感到如此强烈的震动。

当林达高潮时,她开始用她的方言大声呻吟,伊丽还看见奶水从她的乳头喷射出来。伊丽掉进了不安的感觉,大猩猩巴尼的图像再次充满了她的头脑,仿佛现在林达也在那里,林达是一只大雌猩猩,并且伊丽正在被她喂奶┅┅早上,当她从窗口往外看时,伊丽见到相当肉感的林达,她的臀部摇晃着寻找生蛋的母鸡,她的大乳房不停地跳动,明显林达没有带奶罩。当她蹲下时,薄薄的短花睡衣拉了上去,她的又圆又大的屁股完全露了出来。

林达进屋在平底锅的火炉边跪下,衣服只扣起了下面的两个钮扣,她的大乳房露出了大半边,隐现的乳头有着朱古力的颜色。伊丽想起昨晚林达高潮时奶水喷射的镜头,伊丽想知道她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奶水,因为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说过她有一个婴儿。

后来,她们坐在一起吃她们的油煎鸡蛋和玉米面包的早餐时,伊丽宣布了∶“我将继续我的研究,因此我将回到到山上去。”

从林达的眼里可以看见害怕的眼神,“伊丽小姐,别离开我,如果┅┅”林达还没说完,伊丽已对林达的情感力量感到吃惊,她显示的表情深深印在伊丽的脑里。

“我的研究非常艰苦,并且可能有危险。而且要步行很远,山上的晚上变得很冷。”伊丽期望林达会退缩。

“伊丽小姐,如果我留下来并且有战士来,他们将折磨并且杀死我。如果你那时离开我,意思即叫我死。”她实际上正在请求。

“你认为我的研究需要你吗?”伊丽问道。

“是的,你想与一只大猩猩性交。”林达回答。

伊丽感觉到不安∶“她怎么会知道呢?”

“没有,我只不过正在研究雄性大猩猩的性的各个方面。”伊丽说,“工作的性质可能会造成我被大猩猩强奸,所以我要有能承受被大猩猩强奸的阴道。”

她继续说。

“如果你想与大猩猩性交,我会与你呆在一起。”林达作为她的最后的陈述宣布,并且收拾食具走出了房间。

第4章

在她们前面高耸的山峰看起来令人气馁,伊丽从经验知道继续向前旅行是艰巨的。她望了望林达,考虑是否应该坚持将这个女人留下来,但是同时认识到林达是顽固的,她将跟随着她,不管遇到什么困难。

两天后,伊丽与林达来到了原来的营地,帐篷足够让两个女人睡。

伊丽脱去内衣钻进了自己的温暖睡袋,而林达则在旁边睡了下来。走路太疲倦了,她几乎很快便睡着了。

“伊丽小姐。”

伊丽醒来,外面正在下雨,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只是假装睡着了没有醒来。

“伊丽小姐。”林达重复叫唤并稍微摇摇她。

“什么事?”伊丽问。

“我觉得太冷了。”林达抱怨着说。

“本来你应该呆在棚屋里。”伊丽说。

“伊丽小姐,我太冷了。”林达重复地说。

“噢,上帝保佑!”伊丽坐起来了∶“那好吧,你也钻进我的睡袋来。”

林达在伊丽的背后上面偎依着,虽然背与林达双乳之间隔着衣服,但只一会儿,伊丽就感觉到后背的湿润,这应该是林达的乳房正分泌着奶水。

“伊丽小姐,对不起,我不能控制。”她羞臊地说。

“你有这么多的奶,怎么你却没有婴儿?”伊丽问她。

“我的婴儿去年就死了,我是作为一个奶妈去赚钱。”林达答复道。

“但是你现在已没有婴儿,怎么还会有奶水?”

林达害羞地看着伊丽,“我一直挤自己的乳房,因为我要保持有奶水。”她回答。

“你怎么能保持着奶水?”伊丽询问。她从一个科学家的角度感到兴趣,但同时也想了解林达身上产生兴奋激动的“秘密”。

“每个晚上,我都用手去揉它,或┅┅”她停了一下,续道∶“我自己吮吸它们。”

“你必须现在做它吗?”伊丽问道。

“是的,但我会把毛毯弄湿。”林达回答。

伊丽感觉到自己的裤裆开始湿润,“那么现在就做吧,如果你想做的话。”

她说,感觉到喉咙因冲动而开始紧缩。

林达脱掉了衣服,双乳暴露在伊丽的眼前,她的手用力地托着自己的乳房,提起乳头放到嘴中开始吮吸。伊丽十分震惊,她从来没想过生孩子,她的观念根深蒂固,她永远不会喂婴儿。当林达最初吸了一个乳房然后再吸另一个时,她抬头看了看伊丽,伊丽的眼睛正盯着她,林达将一只手滑落到黑黑的多毛的阴道,开始用手去满足自己。

伊丽自己的手也情不自禁地放进自己的短裤内,她看着林达,感情复杂。林达现在在毛毯上躺着,把两根手指插入阴道,不停地抽插,姆指揉着自己肥大的阴蒂。感受到这种淫荡的场面,伊丽再也不顾羞耻,丢掉自己的伪装,她把自己的短裤剥落,靠着这个肥大的黑女人躺下,并且也开始触摸自己的的阴道。

突然林达将乳房伸到了伊丽的嘴边,并爱抚伊丽的小乳房。伊丽发抖了,她的嘴自动张开并含住了林达的乳头,香甜的奶汁涌进了她的嘴里。她饥饿地饮用着,而林达则不停地叫∶“我的婴儿,我的婴儿┅┅”一遍又一遍。

当她喂饲着伊丽时,林达将自己的手代替了伊丽的手,把她的大拳头塞进伊丽的阴道,伊丽把她的腿打开并提起臀部,以便林达的拳头和前臂顺利伸进去,她感到体内极度胀满,好象被这个女人弄到窒息。

林达骑在伊丽的腰臀上,不停地将手臂插入她的阴道,伊丽在不平的毛毯上高潮了,她的脸上布满了林达的奶汁。这次经验是如此动人心弦,她想不到一只手臂居然能给自己带来如此多的快乐,联想到如果与大猩猩巴尼性交将感觉如何呢?两个女人拥抱着直到第二天才醒来。

第5章

伊丽醒后看到自己很狼狈,汗汁与奶汁印留在睡毯上,未洗涤的性的气味提醒了她昨晚的浪漫并不是梦。金属平底锅的声音告诉了她,林达正在上面准备早餐。走出帐篷,伊丽很快地被湿木头和石蜡的刺鼻气味从林达生的火那里袭击过来。

伊丽走路时感到肌肉疼痛,她终于在附近发现了一个澄清的水池,很可能是由昨晚的暴风雨所积聚。回到帐篷,她拿起了毛巾来到了水池,伊丽脱得光光了跳进了水池,开始洗涤自己的身体。

“你站在这里干什么?”伊丽试着平静地问∶“你为什么总是看着我?”

林达喃喃地说∶“我以前从来没看见过裸体的白种女人。”

“你太美了!”她再说。

确实,年轻的伊丽是相当美丽的∶大眼睛、高鼻梁,俏丽的金色短发、纤细的腰、削长的腿,显得多么的婀挪多姿。奶白色的皮肤滑如凝脂,小巧而挺拔的乳房,突起的乳尖像刚成熟的两颗红嫩小葡萄,平坦的小腹、圆滚的臀部,还有像小女孩无毛而微凸的外阴阜。裸体的伊丽让男人看了会赞叹而激发性欲,连女人看了也免不了妒忌并产生淫想。

穿好衣服的伊丽与林达坐在一起吃早餐,伊丽又再想起大猩猩巴尼,她决定今天要去找大猩猩,找到巴尼就要想办法与它交配。她边吃早餐边想∶“不能让林达跟着去,与大猩猩性交不能让林达看见。”

“林达,今早我将独自前往猩猩群,如果要走很远的话,我今天不一定能够回来。”她解释道。

“我要跟着你去,你身体还很弱,我不想离开你,你需要我。”林达回答。

“我已经接近过大猩猩,而你靠近大猩猩是危险的。留在这里则是相当安全的,我把枪留给你,你什么也不要怕。”她将自己的布朗宁手枪递给了林达。

“你不需要枪吗?你不需要防身吗?”林达问。

“我不怕动物,不用防身。”伊丽再问∶“你以前曾经开过枪吗?”

“没有,伊丽小姐,但我看见过枪,但那是男人的。”林达见到枪感到恐怖并且在发抖,但是坚持不显露出来。

“很好,你留在这,我就要走了。”伊丽说。

“你放心,伊丽小姐,我不会害怕。”但林达的眼睛湿润了。

“真是抱歉,林达,但今天我不能带你一起去,以后看机会才说吧!”她说完后,拿起自己的背袋往左前方走去,沉默的林达流出了眼泪。

第6章

中午的太阳晒到伊丽的肩膀,她感到很温暖,离开一个多月了,还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伊丽现正坐在一个小山坡上,用她的望远镜观察着周围的树木,大猩猩还没有出现,这里曾经是大猩猩们的家,她十分迫切地渴望见到巴尼。

她从宿营地到这里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又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到处去寻找大猩猩,这时,伊丽正走向一片树林。

突然,她听到熟悉的大猩猩发出的声音,她跳了起来,从右边离此约500米树林里传过来的声音她已肯定是由大猩猩所发出。虽然伊丽还不能肯定是巴尼的一伙,但她还是自信这里面应该有巴尼。

伊丽继续向这片树林走去,但她很小心地移动,尽可能不惊动大猩猩。当离发出声音的地方还有大约200米时,她又听见了一头雄猩猩发出的声音,她的心跳了起来,这就是大猩猩巴尼,她决不会弄错。

伊丽把她的帆布背包放在地面,并且小心地开始脱衣服,她将衣服放在背包旁边。这次她将不会再在巴尼面前脱衣服,她要裸着身体去接近大猩猩,不会再让大猩猩感到糊涂,让它们能看见她的皮肤,并容易闻到她的气味。

伊丽裸露着身体,慢慢地、小心地向着声音的方向继续移动。

伊丽接近大猩猩的时候,她蹲伏了下来,她看见了一个大猩猩家庭正在草坪坐着。她不敢靠得更近,她数了数,这里除了大猩猩巴尼外,还有5头成年的雄猩猩,4头成年的母猩猩,还有几头小猩猩。虽然这些猩猩她都熟悉,但毕竟未见近两个月了,她不敢肯定它们还能接纳她。

大猩猩巴尼揽着两只母猩猩,坐在离其它猩猩稍远的地方,伊丽绕着慢慢地向巴尼那边移动,在巴尼的附近她坐了下来,她拿不定主意,既兴奋、又害怕。

这时候,大猩猩群开始往另一个方面走去,而巴尼却没有动,伊丽高兴起来,用她的手开始不停地逗弄着自己的阴蒂,她想,她会发出女性的气味去吸引大猩猩巴尼。

伊丽的阴道开始湿润,但她还觉得还不够,她把自己的手指放进阴道里,将她分泌出的蜜汁取出来涂在自己的脸上、嘴唇、乳房、屁股以及身体的其它部位上,她要保证大猩猩巴尼知道女性气味的来源。

伊丽小心地往上风方向移动,并向巴尼方向靠得更近。这时候离巴尼只不过二十多步左右,一阵风吹过,伊丽打了个寒颤,风将伊丽的气味吹向了巴尼。这时候她听见了大猩猩巴尼嘟囔,并且推开了身旁的两只母猩猩,巴尼站了起来,往伊丽待着的这个方向观望。伊丽一阵高兴,她小心地转过身,将她的屁股对着巴尼,这是经典的母猩猩“提交”位置,当母猩猩准备与雄猩猩性交时,它就会将自己的屁股对着雄猩猩。裸体、暴露的屁股将会引起雄猩猩的欲望,而正面对着雄猩猩将会比较危险,这是雄猩猩决斗的位置。

伊丽蹲伏着,她听到脚步声正向她走来,但她还是怕母猩猩走过来,她暗自祷告∶“今天是上天给我与巴尼交配的机会,母猩猩千万千万不要走过来┅┅”

好象有心灵感应一样,她转过头看见大猩猩巴尼正站在后面看着她的屁股,它的巨大阴茎还是垂下着,但龟头已经滴下清淅的液体。伊丽回头僵硬地盯着前面的一棵树,当她察觉到大猩猩巴尼更靠近了,她努力咽下了口唾液┅┅大猩猩巴尼已经感觉到这是曾经熟悉的女性,这个与母猩猩不一样的白色女性比母猩猩更性感,她的翘起屁股姿势和散发的气味发出了要求交配的讯息。

伊丽感到大猩猩巴尼靠近了她的屁股,背上也感觉到巴尼呼出的热气,她尽可能将跪着的两腿分开,把屁股翘得更高,以使自己的阴唇打得更开。当巴尼坚韧粗糙的手摸弄伊丽的屁股时,伊丽全身都在发抖,而大猩猩巴尼宽广而扁平的鼻子碰到她的阴唇时,伊丽不禁分泌出了更多的淫液,浓厚的女性气味冲击着大猩猩巴尼的感官,但是它还是犹豫着,因为这与一只雌性的大猩猩不太相同。

当巴尼用粗糙不平的舌头探查伊丽的阴道时,伊丽已经不能不发出淫秽的、快乐的呻吟。这更强烈地刺激着巴尼,伊丽从分开的双腿望过去,她看见大猩猩巴尼的巨大阴茎已经充份勃起,恣意地昂然挺立着。

这时,大猩猩巴尼对伊丽的气味开始感到满意,它突然从伊丽的后面抱起了她,伊丽的双腿本来跪在地上,被抱着突然离开了地面,整个身体的重心移到了撑着地上的双手小臂上,使伊丽感到手臂被压得麻木,伊丽只好尽可能将离开地的双腿弯曲向左右分开,把阴部张大。

巴尼勃起的阴茎黑而油亮,粗壮得仿佛与男人的手臂一样,巨大的阴茎不断尝试伸进伊丽的阴道,她的淫液也不断涌出而润滑了阴道,但一下子还是很难插入,这条阴茎确实太大了。

突然,又烫又硬的阴茎终于通过了阴道口,快速地进入了她的阴道,并且很快地深深进到了阴道底部,龟头顶住了伊丽的子宫颈。伊丽差点晕倒,一时间,巨大的力量使她的肺停止了呼吸,又粗又长的阴茎达到了她所能容纳的限度。

进出的阴茎不停地磨擦着她的阴蒂,大猩猩巴尼很显然对女性的阴道这么紧密感到十分满意,这可是第一次插进这么好的阴道。巴尼紧紧抱住伊丽的腰,提起她的臀部,象对一个玩具一样一边摇晃着伊丽,一边不停地抽插,使得伊丽的双脚时常离开了地面,整个身体完全靠大猩猩巴尼托着。

极快速的抽插(这种速度可要比人的要快上十多倍)带来的巨大冲击力强烈地刺激着伊丽,比母猩猩轻得多的伊丽随着巴尼的抽插在晃动着,黑与白、大与小、兽与人的强烈对比形成了无比淫秽的场境。

兽交的快感充斥着整个身体,伊丽从巴尼野蛮的抽插中感到阵阵快感,激动的眼泪流出了眼框,伊丽喘息着、呻吟着,发出阵阵的淫叫。这时的伊丽感到无比的幸福,无比的快乐,她真想能够长期与巴尼在一起,做它的女人,做它的妻子。这时候的她已完全不想与男人性交了,男人永远没有大猩猩做得这么好。

巴尼的疯狂使伊丽感觉到巴尼已经很久没有性交过了,巴尼储备了很久的精液就要充满伊丽的阴道,它的种子就要播入她的子宫。伊丽朦胧地好象看到周围有一些其它的大猩猩,它们正在附近看着她与巴尼性交。她认为这是很平常的,她是巴尼的女人,与巴尼正常地交配,可是她没有想到其它猩猩却看着奇怪,这个白色的“女人”竟也能奸淫。

不过这时的她却也顾不了身外的事了,她这时只想如何尽可能地满足巴尼。

她作出这么大的牺牲,等的就是现在,就是要能与巴尼性交,她会十分珍惜这样的机会。虽然她的腰肢被巴尼用力抱着而感到疼痛,但她还是咬紧双唇,娇喘着主动迎合巴尼的抽插。巴尼抽插的速度不断增快,毛茸茸的结实大腿不停地撞击着伊丽白嫩的屁股,发出快速而有节奏的“啪啪”响声,伊丽的屁股也由开始的痛楚变得麻木。这时的伊丽心神荡漾,感到了强烈刺激与阵阵快感。

巴尼抽插伊丽的时间要比抽插母猩猩长得多,但强烈的刺激终于使大猩猩巴尼忍不住高潮,巴尼高潮时用力射精,两只巨手更加用力地抓着伊丽。巨大的疼痛从伊丽的腰部传到她的大脑,同时大量的精液从巴尼的阴茎源源不断地射进伊丽的阴道,伊丽感到自己的子宫壁受到猛烈的打击,充满精液的阴道和子宫,使得伊丽的小腹即刻鼓了起来。

强烈的刺激和胀痛马上使她也与巴尼同时达到高潮,快乐和疼痛的交织是这样强烈,她感觉自己将支持不住而要晕倒。巴尼突然放开了伊丽,失去支撑的伊丽便无力地瘫倒在地上,这时的伊丽还浸淫在强烈不息的快感中。巴尼的精液从她的阴道涌出,浸泡了她的大腿,流得满地都是。

性交后的巴尼把阴茎从伊丽的阴道中拔出,若无其事般地离开了伊丽。

大猩猩巴尼满足性欲后就马上离开伊丽,受到性交的痛苦和快感交织的伊丽则渴望性伴侣再对她的爱抚,对此,她很难受。她知道,大猩猩交配以后不会懂得温存,但是她还是希望它至少能再看她一眼,或多少有一些喜欢她的表示。以后呢?以后巴尼还会与她交配吗?为了能与巴尼交配,她作出了很大的牺牲,不管怎么说都是混有感情的。眼泪从她的眼睛涌了出来,心里感到很受委屈。

伊丽早就想过,与大猩猩性交要冒很大风险,600磅重的巴尼性交时发出的巨大力量,她才120磅重的身体不一定能承受。她想知道她的骨头有没有折断,当伊丽稍为挪动时,她感到身体的任何部分都在疼痛,特别是腰部、屁股和阴道,除了痛外,阴道和子宫里面装进的精液太多,胀得难受,小腹还在鼓起。

未干的汗和粘稠的精液贴在身上,当凉爽的风吹过时,不禁感到一阵阵的寒冷。

伊丽想坐起来,可屁股一碰地便痛得忍受不住流出眼泪,她只能慢慢地跪起。

伊丽慢慢地挪动着腿,最后终于跪了起来。这时,她感觉到她的屁股碰到了一热乎乎、软绵绵的东西,她吃力地回头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只见一头雄猩猩正在她的屁股后面,小心地闻着她的屁股。伊丽的心一阵紧缩,这里因为刚进行过激烈的人兽交,比单纯动物性交更浓厚的淫秽气味正慢慢向更大的空间扩散,伊丽发出的气味和给出的信号吸引着其他的雄猩猩,使雄猩猩们感到糊涂。

通常交配后的母猩猩会缓行而离开,当它不想再性交时,会发出拒绝信号,不会留给其他雄猩猩机会。但是伊丽交配后却站都站不起来,更不可能离开,她的暴露并翘起的肥白屁股似乎正向其他雄猩猩招唤。

其他的雄猩猩也被她吸引着走过来,正在聚在一起并且慢慢靠近她,小心地闻她。伊丽现在看到的雄猩猩至少有5头,她不知该怎么办,只是紧张地看着这些靠近的雄猩猩。伊丽不肯定她还能否再与其它的雄猩猩交配,她的阴道就算能承受更多雄猩猩的性交,但她脆弱的身体不知还能否再承受雄猩猩的折磨,何况这里有这么多的雄猩猩,如果它们轮流着来,可能还行,如果它们争着要她,受到的更大伤害是她不能承受的。

当第一只雄猩猩从她的屁股后面将阴茎插入她的阴道时,其他雄猩猩变得情绪激动,并且争夺着伊丽。伊丽感到粗糙多毛的手抓住了她的两只手,激动的雄猩猩包围着她、拉扯着她、争夺着她。她的阴道正被一头雄猩猩的阴茎霸占着,其他的雄猩猩则将直立的阴茎对着伊丽,嘲笑着她,并将阴茎擦着她的脸和她的身体。

伊丽双手被拉得直直的,痛楚使她感觉到她的手将可能被拉断。其中一头雄猩猩咧着大嘴对住她笑,将它阴茎上流出来的淫液涂在伊丽的头发和脸上。伊丽惊吓到已失去了思考,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极端危险,她的生命可能将在此结束。

伊丽突然看到大猩猩巴尼就站在不远的地方,在它旁边站着其它的母猩猩和小猩猩,巴尼毫无表情地观看着其他雄猩猩对伊丽的强奸。顿时伊丽头脑一片空白,委屈和恼怒的心情交织着充满了大脑。

这时,争不过同伴的一头雄猩猩扑上来向她的手臂咬了一口,巨大的疼痛充满了全身,她发出了尖叫,但她的叫喊却被雄猩猩的咆哮声所掩盖,伊丽感到了死亡的恐怖。一旦大猩猩闻到了血,并且认识到她很容易被伤害,它们会把她撕开,把她弄死,恐怖让她头脑完全一片空白。

突然,响起了一声枪声,狂乱的大猩猩们震惊地停止了动作;接着又一声枪声响起,围着伊丽的雄猩猩转身慢慢地离开了伊丽,而趴在伊丽屁股后面正在抽插的雄猩猩不舍得正在享用的伊丽,它将阴茎留在伊丽的阴道等了一下,没有再听到枪声,于是继续地更快速地抽插着伊丽,跪着的全身酸软的伊丽再次感到快感的冲击。

最后,这头雄猩猩抖了一下,火山爆发般地将精液尽数射出,射出的精液急速地打在伊丽的子宫壁上,连续几分钟的不停射精,使伊丽的小腹越豉越大,象怀孕了6~7个月的孕妇一样。当阴茎慢慢地滑出了伊丽的阴道时,大量的精液顿时涌出,浸湿了周围一大片草地。

满足了兽欲的雄猩猩放开了伊丽,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她,这时伊丽跪着的腿再也支持不住了,她仆倒在地面,并且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伊丽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还睡在草地上,身体完全裸露,手碰到草地上摸到粘稠的精液。她感到全身疼痛不已,料想自己的肋骨可能折断了,她慢慢地移动头看着周围,她看到自己的手臂上还有被咬的牙印。烟的气味进入了她的鼻孔,她痛苦地扭转头,看见林达正坐在火堆旁。

“你救了我?”伊丽问。

“我一直都跟着你,我看到了发生的一切。”林达回答∶“大猩猩想要杀死你。”

伊丽震惊地说∶“你跟随了我┅┅吗?”当她看见林达的脸上肯定的微笑,她没再问下去。

“是的,我一直跟随着你,当大猩猩想杀死你时,我向天开了枪。”林达答道。林达接着再说∶“看到你与巴尼交配,我不感到妒忌,我不能阻止你与大猩猩交配,我知道你喜欢与大猩猩性交,但我不知你是否想与更多的大猩猩交配,愿意让更多的大猩猩奸你。”

“后来,当看到大猩猩在拉扯你、咬你,我猜你会被大猩猩杀死,我这时才开枪。我只是阻止大猩猩要杀你,我并没有阻止你与大猩猩交配。”

“如果那些大猩猩一个一个来奸你,我不会开枪,我不会阻止你们交配,我认为你把阴道扩大,就是要与大猩猩交配。”她再说。

伊丽意识到是林达救了她的命,她再次好奇地看着这个神秘的女人,并且想知道是什么使林达这样忠诚她。伊丽咳杖了一声,折断的肋骨传来极大的痛楚。

林达担心地看着她∶“小心,你的骨头可能折断了。”

伊丽看着林达的眼睛,她突然明白了,理由非常简单∶那就是林达爱着她,而伊丽也对林达有着一种奇怪的感情。她曾爱过男人,不过早已经不爱了,她还爱过一头雄性的大猩猩。她在想∶“我真的爱大猩猩吗?我与大猩猩的关系只是性的关系吧?为了一个没有感情的大猩猩,竟然冒着生命危险,值得吗?”

伊丽在回味刚才的兽交过程,她在想∶“如果那些雄猩猩一个一个地来,林达就不会开枪,我就要受到这么多雄猩猩的轮奸,我可能也会被奸死。”想到这里,伊丽不禁感到一阵冲动。

突然,林达又问了一句∶“你与大猩猩交配,有没有想过会怀孕?想不想生下一些小猩猩?”

伊丽愕然,这时,她才感觉到自己的小腹还是高高地鼓着,阴道和子宫里还充满着两只猩猩的粘稠精液,怀孕这一点,她确实从没有想过。

这时候她才突然想起,这几天刚好是自己的排卵期,她想∶“这次交配我能怀孕吗?我会生下小猩猩吗?如果怀孕了怎么办?”她对自己说∶“人与猩猩虽然基因几乎一样,但从科学角度看,人与猩猩是不同纲的动物,交配怀孕的可能性不大。”但她又想∶“马与驴、狮与虎,还有其他不同种类的动物交配也会怀孕,虽然没听过女人与猩猩交配怀孕的事例,但女人兽交怀孕的事例也曾经看过报道,如与狗交、与猪交、与马交等。因为女人与家畜交配方便,发生的多了,出现怀孕的事例就多。而女人与猩猩交配肯定很少发生,怀孕的可能性就小,没有报道这毫不奇怪。”

林达又问∶“你还要与大猩猩交配吗?”

伊丽肯定地回答∶“我要完成我的研究,我必须要与大猩猩交配。巴尼的表现太令我失望,但我不相信其他的大猩猩也会这么绝情,我会再找其它的大猩猩来交配。”

沉默后,伊丽在想∶“我真的还会与大猩猩交配吗?”不过伊丽肯定∶“如果再与大猩猩交配,我仍然会与巴尼交配。我也会跟更多的大猩猩交配,不过它们只能排在巴尼的后面┅┅”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