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生活 >

电话做爱

时间:2022-09-28 08:5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我是一个独居男子,虽然也曾和女孩子谈过几次恋爱,但总结不成婚。不是我不想成家立室,只是女朋们每谈到结婚便提出买楼、买钻石戒指等要求。我实在无法满足她们,所以,她们都离我而去。

有女朋友一起的时候,多数靠女朋友来解决性方面的需要,虽然并不是每个女朋友都是好的性伴侣,但总好过靠自己的一双手吧!

没有女朋友的时候,多数是看看小电影、看看成人杂志、自己动手打打飞机,有时也去按摩院出火,或者去召妓,一样可以得到解决。

最近,我又和女朋支分手了,这一次就比较难受了,因为她的做爱功夫很特别,可以令我非常兴奋,又可以令我一个晚上做三四次,所以我很喜欢她。

那一天晚上,很闷、很无聊,决定利用成人杂志的那些甚么一夜情热线,希望认识一些女人,甚至可以开开心。

之前,我从未试过真正玩电话游戏,因觉得很贵,而且,试过在对方的留言信箱留下资料,却得不到回复,所以很失望。

那一晚,我决定再试。老实说,看着那些广告介绍,已叫我欲火焚身。

“小妹做爱不用戴套,任摸、任插,没有问题!”

“阴水长流、性格淫贱、适合性欲强盛壮男抽送!”

“天生豪放、春心荡漾,征求极大阳具!”

“大乳房处女,含苞待放,欢迎尝试!”

“爱玩电话游戏,做爱豪放,含吹舐啜甚么都肯!”

“喜欢幻想同男人做爱,兴趣玩性虐待,淫水长流等你来!”

我打了电话过去,听完一大堆录音指示、按完许多键,终于听到女人留言的内容。

但可能我不够运气,听了很多段留言,都听不到任何激情挑逗的淫荡自我介绍。不过,反正钱已花了,我在每一个留言信箱都留下了电话号码及简短的自我介绍,希望有人会覆电话给我。

直至我上床之前,电话倒响了几次,但却不是那些新朋友。我坐在沙发上,呆呆地对着电视好久,也没有甚么讯息,只好干翻了翻沙发底的色情杂志,找个较为合眼缘可以发挥幻想力的裸女,精神上跟她做爱,行动上用打飞机来配合,草草发泄了便睡觉。

第二天晚上,竟然有了回音,有个女子打电话来,于是我开始了第一次真正玩电话游戏的滋昧。

“喂,你是阿烈吗?”电话筒中传来一把女性的迷人声线,好象带着有点儿哀怨的味道,我的心跳立即加速,觉得很刺激。

“我正是阿烈,你贵姓呀?”

“你叫我阿玲吧!你一个人在家里吗?”

“是呀,我不出门,专门在等电话。”

“你经常玩电话游戏吗?”

“不是的,我才是第一次玩,你呢?”

“你第一次就玩我吗?”

“是呀!哦!不是玩你,我是想认识识新朋友呀!”

“你多大呀?”

我听到她这样问,心里即时起了歪念,原来玩电话游戏是这么直接的。于是我立即回答:“平时就三寸左右,硬起来就有五、六寸。”

讲完之后,我立即后悔,为甚么不夸大一点。

“我不是问你那个地方有多大呀!怎么你那样讲呢?我只是问你多大岁数呀!”

我给她这样一说,感到面也发烧、下面也硬了。或者,我真的不是个调情高手。

“对不起,我会错意,请原谅我的失礼和冒昧,我十七岁,还未结婚,自己一个人住,也还没有女朋友,平时放工后,经常觉得好闷。”

“你做那一行呢?”

“我做机械的,你呢?可不可以讲一些你自己的事给我听听吗?”

“我年纪大过你一些,已经结婚了,在家里带孩子,没有做事。”

“你老公呢?他知不知道你有玩电话游戏呢?”

“他每个月只有几天在香港,经常上大陆,都不知包了几个二奶,你们男人个个都喜欢到处玩女人,当家里的女人是死的。”

“我家里没有女人,也没有到处去玩女人呀!”

“那你为甚么玩电话游戏呀!那么纯情,是不是只想识朋友、倾电话呀!”

“我还没试过,所以想试一试嘛!你以前玩过好多次吗?”

“不告诉你。喂!你想和我讲些甚么呢?我好闷呀,你再这么闷,我就收线了。”

“不要啊!你今晚一个人吗?老公不在家吗?”

“不是的,他今天下午刚好回来,从白天睡到现在都没醒来过,明天早上一大早就又要走了。”

“你们每个月只见面几次,他返回来就睡,不和你做爱吗?”

“做他个死人头,他在外面做到精疲力尽才回家,一个月都和我做不到两次。”

“这么说,你够不够呢?”

“当然不够啦!”

“那你怎么解决呢?”

“每天晚上都自己弄啦!我现在和你讲电话的时候,都在摸我自己的肉体。”

“怎么我一点儿都听不出呀!”

“怎会那么快就有高潮呀!你以为真的像色情电影那样,叫到见鬼似的吗?”

“你都有看色情电影吗?”

“怎么,女人就不能看吗?我老公买的都是一些色情戏,我全部都看过了。”

“你现在只用手摸,有没有用其他东西呢?”

“只用手而已,现在只是刚刚开始嘛!”

“你是说,你会用其他用具吧!用甚么呢?是不是香蕉、黄瓜之类?”

“我有一支假阳具,好想要的时候多数会用,插到里面去震一震,很快就行了!”

“等会儿你会不会用呢?”

“今天不行,那支东西在枕头下面,现在我老公睡在上面,拿不到。”

我一面跟她倾着话,一面幻想着她的样貌、身材及自摸的情景,自己也拉开裤链,伸手入内抚摸。

“你不怕老公知道吗?”

“他睡得很熟,而且他一醒,我一定知道的。”

“我们只在电话倾谈吗?不如出来见见面好不好呢?”

“今晚先在电话里玩啦!其实在电话也很好玩哩!见面有时会有手尾跟,大家都不想啦。况且你也不知我是甚么人,我也不知你是谁。以我们现在互相了解的程度,在电话里反而谈得自然,谈甚么都不怕。”

“你说的也是,你现在穿着甚么呀?”

“我冲完凉,只穿一件睡袍,里面真空的,甚么都没有。”

“是不是好薄的那种呀?”

“是呀,好薄又好滑的,贴住肌肤好舒服,隔着它用手摸摸我的下面,好刺激。”

“你有没有湿润了?”

“有啊!湿湿的啦。”

“不如你拉高睡袍,直接用手摸,然后叫出来让我听,好不好?”

“好的!你现在有没有穿着裤子呢?”

“有的,不过已经拉开了拉链,拿出来了,我也在摸弄哩!”

“你把裤子脱下来,我想和你一起在电话中玩!”

“你喜欢的话,我就脱下来吧!”我把裤脱去,开始尽情玩弄早已坚硬了的阳具。

“你平时有没有去叫鸡呢?”

“有时都会啦!这件事,我也不想瞒你的。”

“她们怎样和你做呢?”

“先用手摸摸捏捏,然后再戴上套开始做。”

“她们会不会替你口交呢?”

“很少,多数女人都不肯这样做。”

“那你的女朋友又怎样和你玩呢?”

“女朋友就更闷了,又不肯用口,又不肯玩新的花式,只知道睡在床上任我插,真的不那么好玩。”

“个个都是这样吗?”

“多数啦!只有最近分手那个女朋友就好玩啦!但好利害哦!她的下面好象练过功夫似的,懂得钳住我那条东西,她坐在我上面摇几摇,我就投降了,有时一个晚上还会要几次,同以前的女朋友做都只是一次就够了。”

“那么你现在是是不是好挂念她呢?”

“有点儿啦!不过如果你可以令我开心,我就不用再挂念她了。”

“你希望我怎样令你开心呀!”

“你叫出来让我听见,好象和我做爱那样,我就会好开心的。”

“啊!你那支好大、好劲哦!我被你插满了!好充实、好舒服呀?”

“对啦!就是这样。你放一只手到下面,一路搞一路叫啦。”

就这样,我一面自己玩、一面听她呻吟、一面幻想,在极度兴奋中,我终于忍耐不了,射出了的精液。

“你射精了吗?”

“是呀,你叫得好诱惑,我好似真的同你做爱一样。你呢,你怎样啦!”

“就快啦!我现在真是湿透了,里面好热,你用条舌头替我我撩撩就好快乐的。”

“好呀!我来啦!你觉得我的舌头伸进去了吗?舒不舒服呀?”

“好舒服呀!我不行了,太舒服了,啊!呀!我要死啦!”

我听到一阵低声的喘气,大概她真的高潮出现了。

接着她说道:“我要收线了,我要到厕所去抹干净下面。”

“你明天晚上再打来好不好,我不出街,在家等你。”

“到时候再说吧!”

“你喜欢这样玩法吗?”

“当然喜欢啦!不过我真的不能和你讲下去,下面太湿了。拜拜。”

这是我第一次同女人在电话中做爱,觉得很新鲜,也很兴奋。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