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乐园 >

同级生2

时间:2022-09-28 04:3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序章(1)

这是游戏中的序章开头那一小段,我不知大家是否喜欢?若不喜的话,那就连序章也一并改了(虽然我十分喜欢序章的世界观)。

12月16日(星期一)

‘铃铛!铃铛!’

‘咕噜,咕噜┅┅’

‘喂,你要睡到几时呀?’

‘唔┅┅阿明,早晨┅┅’

‘还说早晨?现在已经是黄昏了!’

‘看你刚才第六课奈良老师时那副呆相,要是他向天道告发你的话┅┅’

‘咕噜,咕噜┅┅’

‘喂!站起来呀,龙之介!’

‘啊春眠不觉晓嘛。’

‘现在是冬天呀!’

以一把雄壮的声音把我从睡梦中唤醒过来的,正是我三年高中生涯中的一大损友--无论任何时候都穿着柔道袍的川 明。

‘大家都已经放学回家了,你打算在学校过夜吗?’

定眼一看,3年B班的课室内只有看到阿明,这才发现已是下午5时半了。

要不是阿明唤醒我,我可会睡到何时呢?说不定会冻死在课室里呢!

‘要是给奈良老师向天道告发你在课堂中睡觉的话,又不知天道会说些什么了。’

‘咕┅┅天道,你给我好好记着!’

‘喂,用不着那么兴奋嘛!’

‘阿明,跟我一同把天道埋在体育馆后面吧!’

‘别跟我开玩笑了,拜他所赐,我才能成为柔道部的主将哩!’

说到那个天道,全名叫天道新干线(龙之介∶这个名真怪┅┅),是我们八十八学园的体育老师兼生活指导的负责老师。让那个专制的君主担当生活指导是一大错误,三年来我总是跟他合不来。

‘一般学生的话,早就退学了!’

‘我最讨厌认输的!’

上星期的早会,那家伙竟然当着全校学生的面前把我捉到台上,数落我的不是,真是丢面。那家伙跟我的仇恨跟海一样深呢。

‘喂,你不是也在台上吹口哨吗?好了,卒之都弄到他罚你在结业礼前这两个礼拜内不得迟到,否则这个寒假的每一天早上你也要跟他跑步呢。不过,你也不赖嘛,这个星期竟然没有迟到。’

‘当然啦,我才不想在整个寒假里都见到他嘛,而且,有阿唯每天叫我起床嘛。’

‘嘿,原来是全靠阿唯。’

‘发傻,我自己也能准时起床的!说起来大家真是无情呢,竟然没有人来唤醒我。’

‘才不是哩,放学时友美同学不知唤了你多少次,最后才气鼓鼓的回去,但你竟然还能睡,真是!’

‘那你又为什么留下来呀?’

‘嘿,要不是阿唯叫我过了五时便叫你起来,我才不会在课外活动完了之后还拖着疲乏的身体来唤醒你哩,你实在要好好感谢我这位好同学哩。’

‘阿明,怎么阿唯、阿唯的叫得那么亲昵啊?’

‘我、我、我可没有什么别的用意啊。只是阿唯关心你,怕你着凉嘛。’

‘哼,我早就叫过他不用理我的了。’

‘阿唯就只有对你才会那么温柔的啊,但你却只对其他女孩子献温柔┅┅你们之间真的是什么也没有吗?你们住在同一屋檐下啊┅┅’

‘喂,再说这种话的话的话我就真的会动怒的啊!’

‘噢,不得了,再不走便会错过七时的电视节目了!’

就这样,那个标准的电视迷便一溜烟的走了。当然也没有理由留在学校,所以也立即离开学校。不过,不幸地,竟在校门前遇上那个可恶的天道。一如平常一样,那天道照例取笑我一番,我也无心恋战,所以才放过他,迳自回家去。

我家是开吃茶店的,店子的名字叫‘憩’。不过,现在打理店子的不是我爸妈。

一回到家中,就在起居间遇见阿唯。

‘好迟喔!已经6时半了!’

‘哼!你真多事!’

‘怎么啦?哥哥。’

‘我可不是你哥哥啊!’

‘我知道,但是┅┅’

‘还有啊,我不是说过在学校里你不用管我的事情吗?要不然阿明那家伙又会说些古怪的说话了。’

‘但是如果你这样睡下去,会着凉的啊。’

‘不是说过很多遍了吗?我们的处境是很容易被人家误会的啊。’

‘┅┅’

‘唉,当你转读八十八学园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会有这种发生的了。干吗你不乖乖的去念女子中学呢?’

‘但是┅┅’

‘你要转读八十八学园时我们订下的条件是什么你来说一遍。’

‘┅┅即使是在走廊上遇见也不能打招呼。’

‘唉,但是想不到你竟然被编到我班来,真是不知编班那家伙怎做事的。’

‘┅┅’

‘你知道吗?自从你转读八十八学园后,我的泡妞成功率便大幅下降呢!’

‘咦,龙之介,你回来得好迟啊。’

美佐子太太刚好从厨房里出来。

‘你那么兴奋,跟阿唯发生什么事啦?’

‘不┅┅没什么。’

当我回头一看时,阿唯已俏俏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这位鸣泽美佐子太太就是替我爸爸经营吃茶店的人,也是阿唯的妈妈。我的家庭环境实在是很复杂,我和美佐子、阿唯完全没有血缘关系,但就跟她们同住了十年。

不过经过了十年的岁月,美佐子太太看来依然是那么年轻,真不知道是2什么原因。

‘听说你又跟天道老师吵架了,是吗?’

‘耶?是阿唯告诉你的吗?’

‘是我去问她的。阿唯也有点古怪,不知为什么拿了我的闹钟去。’

‘闹钟?’

‘对,大概是一星期前吧,她开始在床头摆上了两个闹钟。’

‘那不正是我跟天道打赌的时候吗?’

‘她说什么假如让你迟到了的话她便得负责任的,每朝七时起床,准时唤醒你。’

这件事我一点也不知道。

‘龙之介,真对不起呢!’

‘怎么啦?’

‘是我让阿唯转读八十八学园的,想不到她还被编到了你们班┅┅她太任性了。’

‘┅┅呀┅┅’

‘阿唯虽然跟你同年,但她一直扼你当作哥哥一般看待。’

‘这我也明白┅┅’

吃过晚饭后,我便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全靠美佐子太太,我的房间才那么整洁。房间的窗口,正好对着我的同班同学友美的家。说得直接点,那窗口就在友美的房间的前面不到两米处。不过,友美总是拉上窗帘,所以我看不到房间里的情况。

序章(2)

话说在先头,很感激大家给的提议,本人决定每个女角写一个单元。我还是会打出序章的,因本人想各位了解同《级生2》的世界观,当你看完序逢就会被它的世界观所吸引,这才是它的魅力所在。

我爸爸是世界有名的考古学家,假如发现了新的遗迹的话,就几个月不回家也不出奇。现在他在那里我也不知道。记得上次我见到他大概是今年的夏天吧。

我妈妈在我很年少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所以对妈妈没有多大的印象。我现在只能凭照片才能记起她的样子。这间吃茶店原本是我妈妈开的,大概是因为爸爸经常不在,而觉得无聊才开设的吧?爸爸到底有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呢?

我记得妈妈死后不久,美佐子太太和阿唯便住进来。那时我才八岁。美佐子太太是我爸爸大学时代的朋友的朋友,跟我爸爸刚好相反,她的丈夫就在阿唯刚出世不久就意外去世了。那时候我爸爸的行动可也真是惊人,竟然透过朋友的介绍,请了美佐子太太来我家里打理我家的吃茶店。就这样,便展开了我和美佐子太太、阿唯一起的生活。大概是爸爸觉得扼我给美佐子太太照顾总比把我扔进托儿所去好吧?唔┅┅抑或是爸爸对美佐子太太有意思呢?

总之,美佐子太太就一直遵守承诺,独自打理我家和经营吃茶店。就是因为有美佐子太太在,所以我们的吃茶店才能开到现在还有人来吃茶吧。

现在想起来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我和阿唯还小的时候岂不是还辛苦吗?没有血缘关系,也没有打算和我爸再婚──这关系真有点不可思议。

阿唯这个时候也应该在房间里吧?

开始察觉我和阿唯之间的异性关系是在中学的时候。知道阿唯和我同住的朋友就常常取笑我,说什么每晚也跟她上床之类的话,真令人不胜其烦。跟阿唯初见面当然是在美佐子搬进来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四人还合照了一张煦片哩,应该还在柜台里的,耶,是这张了,那时阿唯还很害羞的躲在美佐子后面哩。这是唯一一张我们四人在一起的合照呢。

唔┅┅我刚才是否说得太过份了呢?爸爸常说∶‘到处聊事斗非也好,不爱读书也好随便你怎样也可以,但你一定要学懂了解别人心中的痛楚。’阿唯她可能在哭哩,我该去看看她吧┅┅不过,现在她可不象以前,她不会让我进她的房间的┅┅

‘咚咚。’

正当我想着是否该去看看阿唯的时候,阿唯竟然主动来找我。

阿唯∶‘哥哥,今天的事真对不起呢。’

想不到她竟然向我道歉。

阿唯∶‘我今后会注意的了。’

龙之介∶‘嗯┅┅’

阿唯∶‘那我去睡觉了,晚安,哥哥。’

龙之介∶‘呀,阿唯┅┅’

阿唯∶‘嗯?’

龙之介∶‘┅┅我刚才的说话是否太过份了?’

阿唯∶‘不,是我自己不对呢。那么,晚安了。’

就这样,阿唯便离开了我的房间。每次都是这样,每次都是妹先来向我道歉的。想深一层,阿唯其实是个容易受伤的女孩子。

看一看时钟,现在才只是7时半,没有理由那么早睡觉的,还是下去起居间帮帮美佐子太太吧。在起居间见不到美佐子太太的踪影。那也难怪的,每朝7时起床洗衣服,然后准备我和阿唯的早餐,接着便要为开店准备,11时至下午5时打理吃茶店的生意,店休后又要准备打扫。然后又要去买菜准备晚饭。现在恐怕倦得要死,睡觉去了┅┅

美佐子∶‘龙之介?’

龙之介∶‘噢!’

原来美佐子太太还未睡。起居室中扬溢着刚才晚饭时吃过的咖啡饭的香味。

眼前就是无论怎么看也是很年轻的美佐子。说起来,我还不知道美佐子太太的实际年龄哩。不认识她的人,大概会以为她还是独身。

美佐子∶‘讨厌啦,怎么一直看着我呢?’

龙之介∶‘啊,没┅┅没什么。’

美佐子∶‘对了,阿唯她睡了吗?’

龙之介∶‘可能是吧┅┅’

美佐子∶‘最近那傻孩子很早便睡觉了┅┅你和她和好如初了吗?’

龙之介∶‘我没有跟她吵架啊┅┅她刚才有出过来吗?’

美佐子∶‘就只有去洗澡时。怎么啦?’

龙之介∶‘不,只是我刚才的说话好象过份了一点┅┅’

美佐子∶‘不用记在心里,那孩子是很坚强的。’

龙之介∶‘不过┅┅她刚才到我的房间道歉哩┅┅’

美佐子∶‘嘻嘻,那不是很好吗?’

龙之介∶‘美佐子太太,我这样对阿唯你不介意吗?’

美佐子∶‘为什么?’

龙之介∶‘因为阿唯是你的亲生女儿嘛┅┅’

美佐子∶‘等一下,龙之介,虽然我跟你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我对阿唯和你是一视同仁的。你不用记在心里,早点去睡吧。’

美佐子太太总是对我那么温柔,但中学时代的我却反而对她做出反叛的行为┅┅美佐子太太打算一直维持这种同居关系吗?

洗过澡后,我回到小时候阿唯时常进来的我的房间。现在阿唯已很少进来我的房间,而阿唯她也不会让我进去她的房间。其实在我周围我男同学眼中,阿唯算是相当可爱的了,尤其是阿明,那家伙喜欢阿唯这件事已是众所周知的了,其他喜欢阿唯的男生也着实不少。只是不知是阿唯是否对同年龄的男生不感兴趣,她到现在也好象没有要好的男朋友。

唉,假如她找到男朋友的话,便不会有人以古怪的眼光来看待我们了┅┅不过,到时可能会变成阿唯的男朋友妒忌我哩。

我看看跟友美的房间邻接的窗口,对面仍然有光,看来友美仍在温习。

友美不单是我的同学,还是跟我青梅竹马的朋友。听说友美的爸爸是一间医疗设备制造公司的社长。不过她跟我可完全不同,她是委员长,爱读书又爱花,是个性情倔强又爱哭的女孩子。

小时候,友美的房间只要一亮灯,我便可以看到友美的身影。后来,不知怎的,换上了不透光的窗帘。友美她讨厌我了吗?

其实也不是那么讨厌我,只是试过几次,当好拉开窗帘时都跟她碰个正着。

我并不是有心窥看她的房间的。只是总是时间不对而已。友美总是比我迟睡,不过我只是夜而已,而友美则是为了念书。

这夜,阿明那家伙竟为了一个电视节目而半夜打电话来,还说什么电视节目是情报之源之类什么的,真是受不了那家伙。

(待续)

------分隔线----------------------------